1119 杨智受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禁城的宏伟未见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杨智仅仅来过一次,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就好像烙印在他的心里一样,刀砍斧剁般的清晰。

满眼内全是触目惊心的大红和明黄,强烈的色彩感本应显得灵动活泼,但是却被这片宫殿群的广阔个提升成了**肃穆。

杨智甚至有一刻心中在幻想,如果这片红点完全是黑白色调,那么配上如此宏大的规模和气势,那将是一种怎样的强大气场。

不不不,杨智晃了晃脑袋把自己的胡思乱想丢到了金水河里“那怎么行呢,这一片红墙黄瓦就已经威压至此了,这要是全换成黑白灰三色,那还能住人吗?那岂不成了鬼蜮……”

“哎哎哎……想什么呢?东张西望看个毬啊!那边是内宫,是你能看的吗?你鼻子上那俩窟窿眼是喘气的啊?”小太监冷眼看着杨智,嘴角都撇到天上去了。

杨智顿时心中邪火就冒起来了,好歹我也是大清国的爵爷,好歹我也是有功之臣,你一个阉人就敢这么对待我?

鼻子上这是俩窟窿眼吗?这是眼睛,人眼睛,可不是你那狗眼睛……狗眼看人低的贱种阉人,居然敢……咦?杨智定睛一看,小太监居然站在内右门外不走了,右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正不停的捻动,索贿的意思非常明显。

杨智气的心都突突跳,内右门就在军机处东边,属于内廷和外廷的分解点,这里要是没有太监带领,可没人敢放你进去,毕竟往门后一走可就距离后宫女人区越来越近了。

守卫内右门的侍卫们满脸古怪的看着杨智,一个个心说这傻货哪里来的?都到这还没交门包呢?我靠,这一路上得让小公公骂成什么样啊?

侍卫们可是见识过太监们骂街的,这群没卵子的变态们,从几岁开始就进入皇宫,跟着一群老变态在一起,一辈子就学两件事,阿谀奉承和冷嘲热讽。

对上要谄媚,对下要冷傲!这都是太监的拿手绝活,要说骂人不带脏字,损人让你内出血,这帮人妖绝对是祖宗级别的。

“呦呦呦……您家厨房开在西南角了吧?早上没吃饱,瞧瞧这小脸憋屈的,要不我领着您再吃点?放心吧,这是皇宫大内,不缺您那一口吃的……”

旁边的侍卫还有躲在门口看热闹的军机处值班章京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结果那小太监一看有观众捧场,那小腰板更挺直了。

谁说太监不如人来着?我太监一样能**朝廷官员,你还不敢放个屁!

不是北方人,甚至不是四九城的人,都是很难听懂小太监这句骂有多阴损的。在中国的北方,四合院是京畿之地很常见的一种建筑式样。

而在古代,盖房子是非常有讲究的,可不是想怎么盖就怎么盖,古代建筑和风水学、封建礼法都有关系,你不能僭越了,更不能违背风水了,其中的讲究实在多的数不清。

在传统风水理论中,房屋的西南角就是一家中的白虎之位,属大凶,用厕所镇压一下也是风水学中的一个讲究,所以你有空去真正的四合院里旅游,绝对能发现厕所的位置一定是在西南角。

小太监骂杨智家的厨房盖在西南角了,那就是骂他吃屎啊!而且吃屎还吃不饱,到大内来还要送他点太监们的五谷轮回之物,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高超水准,不是在骂人界沉浸七八年的,恐怕是没有这种造诣的。

杨智毕竟是造反派出身,骨子里还是有野性的,满清的王公大臣惹不起,受侮辱了他也就认命了,毕竟后半辈子还要靠满清朝廷吃饭。

可是让一名下贱的小太监侮辱,这种耻辱感可不是他这位土匪能忍受的,渐渐的小太监后背渗人毛都立起来了,他感觉杨智想要杀人。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想死啊……”小太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不掏门包还冲他散发杀气的主。

内右门的侍卫们惊醒起来了,他们握着刀把的手开始增加力道,只要杨智胆敢有丝毫异动,这两名侍卫马上就能冲上去制服他,如果敢反抗那就格杀勿论。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军机处的值班房里闪出一个身影,快步走到杨智面前咳嗦了一下“杨大人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看来真是在西山印债券不见阳光,待的有点木了吧?公公辛辛苦苦从午门把你领进来,一点鞋钱,茶水钱还不赶紧奉上?”

说完这位值班的章京从袖口里掏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塞到了小太监的手里,然后凑到杨智耳边低声说道“贰臣可不容易当啊,当要忍辱负重,切记切记!”

一句话点醒了杨智,他扭头向那名章京道谢却发现人家已经转身回去了,他赶紧讪笑着从袖口掏出一沓子大清北方专用的户部债券,足足有一千五百圆的样子。

“公公莫生气,下官这是看皇城的气度看呆了,一时失神……这点小小心意,您请笑纳,笑纳!”

太监的脸上都跟装着开关一样,见到钱了马上笑逐颜开“瞧大人您说的,我这贱命跑腿也是应该的,什么笑纳不笑纳啊,哈哈哈……”

笑声中,那卷纸币嗖的一闪,跟变魔术一样凭空消失了。

这回杨智算顺利的入了内右门,往前走几步也就到了养心殿,他低声问小太监“这位公公啊,刚刚那位值班的大人,是那位啊?”

“哦,您说的是李大人啊,他是军机大臣李鸿藻的同乡,保定人,擅写一笔好字而且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虽然是秀才出身,但由李鸿藻李大人的担保进了军机处,当了一名录事章京……”

谈话中杨智知道那名救他一命的章京名叫李拓,入军机处只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

“李拓、李拓!回头一定要去谢谢他……这个大清朝水太深了,没有一群朋友帮衬着,恐怕早晚我也得让别人给玩死!”杨智暗自下决心。

注:这是第四更吗?我是不是在发疯?我干嘛要给你们四更呢?我真是疯了……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四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