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让人困惑的电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廷对曾国藩真的是又爱又恨,没有曾国藩满清的江山可就真的撑不住了,整个太平天国战役,说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也不为过,曾大帅就是整个汉人督抚集团的灵魂,如此大的功劳怎么能不爱?

可是功高震主向来又是招嫉恨的事情,曾国藩的功劳已经算是大到朝廷无法封赏了,异姓封爵还是一个汉人,能封到侯爵就已经算是到头了。

虽说侯爵之上还有个公爵的头衔,但是纵观整个大清国历史,公爵只是在乾隆朝封给了四个人,只有四个之后这个爵位也就被束之高阁了,而且那四个人全都是满人。

曾国藩的侯爵已经是汉臣封赏的顶峰,但是一个侯爵真的能跟大帅的功劳相匹配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力挽狂澜给大清多延续数十年的寿命,这功劳岂是一个侯爵能封赏的?

既然已经赏无可赏了,那么历史上这样的权臣大多下场都不好,可是朝廷还真的不敢动曾国藩一根汗毛,不仅是因为那五十万湘军,更是因为曾国藩这个人已经成为了汉臣中的道德典范。

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完人,立言立德立功,儒臣所追求的一切他都已经做到极致了,从他书房流露出的家书甚至被人聚集成册广为流传,他的一些治家格言已经被无数人奉为经典。

甚至曾国藩还写过一本冰鉴,专门教人们如何看面相。这可真不是什么搞封建迷信啊,在儒家的思想里,面相学还真的是一门源远流长的学问。

相由心生,中国古代几千年来精英儒臣们积累了很多观察人的技巧,从一个人的外貌和气质中就能把这个人的品德给摸的**不离十,这可是儒生们的不传之秘。

为什么古时候天下大乱,总有一些从龙的儒臣看见某某造反头子,就惊呼这是真龙之相啊!这是王侯之相啊!实话跟您说了,那可真不是拍马屁,而是那些人真懂看相。

曾国藩居然把儒家藏私的绝密手艺给公之于众了,写成了一本《冰鉴》流传于世,这其实就是向世人证明,他曾国藩已经掌握了儒家的核心机密,也就是说他手中才掌握着儒家的正统传承。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曾国藩组建了湘军集团,否则他才应该是满清清流的真正领袖。

这样的人朝廷是绝对不敢动的,如果你想寒了全天下儒生的心,想让这群人都起来造反,那你不妨杀一个试试。

慈禧四人看着这份没头没脑的电文很是诧异,他们当然希望曾国藩入京,这只老虎只有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能让人放心,但是他们却害怕一切自己看不懂的事物。

如果今天无法洞悉曾国藩上这份电报的套路,不弄明白他背后的想法或者说阴谋,养心殿里这四人恐怕谁都睡不着觉。

景泰蓝大火锅已经沸腾了,翻滚的汤汁散发着食材的美味,可是四副象牙筷子没有一个有兴趣品尝一丁点,他们嘀嘀咕咕的说起来没完,但是无论怎么分析都是一头雾水。

“难道曾国藩真的是咱们大清的忠臣?他打心眼里就不希望汉人好?这份电报跟华族令究竟有什么关系……”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谁都有点懵。

就在养心殿内紧张的烧脑子的时候,南边不远处的军机处,两个身影也完成了今天最后的工作,正收拾东西一边闲聊一边踩着最后一点余晖准备出宫了。

李拓把自己的随身杂物放到布包内,旁边杨智已经等候半天了,为了报答李拓的救命之恩,他决定请李拓回家好好喝一顿。

如果没有李拓在他最愤怒的时候提醒了一下,这要是在内右门口跟小太监发生了冲突,别说什么朝廷的惩罚了,就那两名侍卫就有权利抽刀砍他。

李拓真的是他的贵人啊,所以杨智从养心殿走出后没有直接从午门离开而是拐到了军机处和他攀谈了起来,后来一听再有不到半个时辰李拓就下值了,两人约好一起出宫所以杨智反而走在了翁同龢的后面。

跟交班的人拱手道别,两人漫步在逐渐黑暗的紫禁城内,低声轻语不时还笑几声,等走到太和殿广场之时,李拓突然笑着说道“杨大人你知道刚刚总理衙门的小刘干嘛来了吗?”

“小刘?哪个小刘?跟你说话的那个?”杨智不解的问道。

“对,就是他,总理衙门的小刘,我和他认识都三年了,那小子是个戏迷,你以后想和他拉近关系,就请他看戏就成……”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你可知道他进宫来是干什么吗?”李拓笑的一脸古怪。

“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他不是让小太监直接领到养心殿里了吗?你跟他也不过就是寒暄了两句,你能知道他来干什么?”

哈哈哈……李拓轻声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他来干什么了,他手里捧着的盒子内是一份电报,而且是南边来的电报,我还知道发电报的主人是谁……”

杨智眨巴眨巴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这怎么可能呢?你俩明明没说什么啊?周围还有那么多侍卫太监盯着呢,谁敢泄露军机情报呢?”

李拓拍了拍杨智的肩膀“杨大人啊,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我们这些值班的录事章京,说白了就是一群笔帖式,属于紫禁城里最小的芝麻官了,说不好听的那些站岗的御林军没准身份都比我们高……”

“可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并没人敢欺负呢?不是因为我们坐在军机处里,而是因为我们也有我们的生存之道啊!”

“自从国朝建立以来,明朝显赫的内阁权力就已经被渐渐的架空了,康熙朝的时候设立上书房,雍正爷之后设立军机处,到了咸丰年间又设立总理衙门……”

“朝中大员起起落落,你方唱罢我登场,今天看他高楼起,明天又见楼塌了!但是无论那些大员们怎么起落,我们这些捏着笔杆子打杂的小官却一个个活的无比滋润,真没见过章京还有笔帖式跟他们一起吃瓜捞的!”

“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有我们的江湖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