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 不可思议的黑历史/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闹长毛的时候,满清八旗还有汉军绿营打的那叫一个垃圾,咸丰帝天天在紫禁城里听丧气的军报,今天败了一场明天又丢了一县,他可是刚刚登基的新君啊!龙椅还没捂热乎呢就天天遇到这种事儿,谁心情也好不了啊。

败来败去的,最后还不得让满汉重臣们都怀疑我这皇上的能力啊!所以那时候的咸丰是打心眼里痛恨那些无能的满人将领。

这下可好了,咸丰和肃顺顿时臭味相投,两人终于合起手来开始收拾这群养的不成样子的废物,那时候四九城让肃顺给闹的鸡飞狗跳没有一天宁日。

肃顺任户部,整理财政一口气开革了四十多不干活的宗室,而且咸丰还给他撑腰任谁去皇帝面前哭鼻子都不开恩。

紧接着肃顺调查戊午科场案,主考官是满人文渊阁大学生士柏,说杀就杀了一点香火情也不给留啊。

多少代都没对满人这么动真格的了,你一个闲散宗室,凭什么?

对了,还得说一句题外话,这肃顺虽说是爱新觉罗正根后裔,但是他的母亲身份可不够好,是庶福晋也就是副副老婆,地位比妾稍微高那么一点点。

这种身份可想而知满人群体服不服了,那当然是不服啊!

最最可气的是这家伙太重用汉人了,手下肃门六学士全都是汉人,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都是肃顺给保举出来的。

都说曾国藩厉害,可是要不是肃顺捧他,给了他征收地方厘金的权力,那么后来也就没有湘军了,没钱还想聚兵吗?

“杨大哥啊,那时候肃顺算是把朝廷内的大人物都给得罪了一个遍,但是我要说的故事重点可不在这上面,而是在您看不见的地方呢……”李拓摇头晃脑又干了一杯美酒。

官场上的争斗毕竟是你来我往泾渭分明,你有你的派系我也有我的好友,肃顺得罪的满人多但是同时也有自己的小派系,顾命八大臣就是朝中一党啊!

如果按照正常推断,以肃顺的能力不应该败的这么快,可是历史中往往就有那么一些隐藏的很深的微小事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却能改变历史。

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咸丰帝不得不带着老婆孩子和重臣们往承德逃,名义上是去木兰秋狩,但实际上就是逃命。

当时跑的很急,各种物资根本就没有准备好,甚至连主子们坐的马车都不够数,肃顺下令在民间强征,那就是抢啊!如狼似虎的兵丁冲入各村各庄,甭管马牛驴骡,只要是大牲口能拉车的都给抢走了。

当时的慈禧太后还只能称呼为懿贵妃叶赫那拉氏,他虽然在宫中受宠而且还生下了唯一的皇子,可是依然得不到特殊待遇,肃顺分给她的居然是一辆骡车。

“杨大哥啊!您琢磨琢磨看,后宫之中除了皇后之外谁身份最尊贵啊?那当然应该是生下了皇子的慈禧太后啊!就连她的面子肃顺都不给,您说肃顺这脾气还是人脾气吗?”

这时候老姜在一旁笑了“这里面可就真的有门道喽……来来来,杨大哥干了这一杯,我告诉你这个秘密啊!”

二人碰杯干了一盅美酒老姜鬼笑着说“其实肃顺和太后都挺冤枉的,这里面闹鬼的可是大有人在啊!”

“按照宫里的规矩,这外臣肯定是不能直接和后妃们交谈说话的,所以这双方之间传递信息那就需要中间人了……中间人是谁呢?一个是死了的安德海,而另一个我不提名字了,您知道也没用,不过就是军机处内的一个小小官吏而已……”

“其实肃顺也不差那一辆马车,慈禧太后是什么身份他当然清楚,他也不可能为了一辆车去得罪宫里的贵人,可惜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啊……”

“当时肃顺正是红透半边天的时候,安德海在他面前提鞋都不配,肃顺都懒得见他,听说安德海来了就随手让军机处这位小官吏去接待一下,看看有什么要求没有!”

“安德海当然是好言好语的苦求,想要一辆稳当点的马车……但是谁都没有想到,那名小官吏其实是肃顺政敌的手下棋子,他怎么会放弃这个上眼药的好机会?”

“呵呵……等到他向肃顺回话的时候,那叫一个添油加醋,那叫一个阴死人不偿命啊,在他那张利口中,叶赫那拉氏根本就不是来苦求的,而是高高在上跟使唤奴才一样来命令的!”

“啊!肃顺那臭脾气能惯着这毛病,就一句话要车没有,你接着坐骡车去热河吧!”

李拓捏着酒盅在手指间慢慢旋转“那可是大冷的天啊,一路坐着颠簸的骡车,吃饭的时候全都是清汤寡水一点肉丝都没有,慈禧太后实在受不了又派人去恳求了好几次,结果肃顺连搭理都不搭理……”

“换车,肃顺不搭理,求伙食上照应一下,肃顺还是不搭理……这里面当然还有哪位‘功臣’的功劳了……呵呵,女人就是这样的,偏偏就爱在这种小事上计较,这个仇可就算结下了!”

杨智听的直咽口水,他万万没想到满清官场内部腥风血雨居然斗的如此严重。

李拓摇头叹息道“事情还没有完呢!那肃顺真是狂的没边了,在咸丰帝弥留之际他甚至和顾命八大臣秘密商议,要效仿汉朝钩弋夫人故事,先杀了懿贵妃然后再扶小皇帝登基,怕的就是女主祸国……”

“隔墙有耳哦,这些秘密言论自然有仇恨他的小小官吏给透露了出去,您说太后能不狠他吗?”

“还有一件事你更想不到,先帝驾崩后,两宫太后和两位亲王为了分而划之,所以提议让肃顺一个人护送先帝灵柩,而让其他七位大臣陪同太后和小皇帝提前回京,这就是鬼子六的毒计!”

“你当北京城内肃顺的幕僚和细作们没有发现诡异吗?可惜啊,还是我们这些小官吏在最后起到作用了,快马急递给肃顺送信的人居然在密云以南被人给堵住了!”

李拓冷笑着说道“两个时辰,驿站居然堵了他两个时辰啊!可惜了,那是肃顺最后一线逃命的机会,就被我们这些小小官吏给耽误了!”

“等到送信人赶到大营之后,关押肃顺的囚车早就开走喽!”

酒菜已冷,老姜明显喝高了,他脑袋躺在桌子上嘟囔的说道“当年……当年肃顺要是快马往南逃……要是一直逃到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逃到他们的势力范围去……”

“呵呵……呵呵呵!那可就要换个天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