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 内宅众女/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塘沽特区,经过肖乐天多年的苦心经营,此刻早已经成为北中国最重要的港口城市,没有之一。

这个时代的清国海岸线,北方有塘沽,南方有广东,中间就是上海,已经很均衡的瓜分了清国的海洋贸易分布,而塘沽特区出现的最晚但是由于其独特性,这个特区发展的势头也是最猛的。

道理很简单,塘沽特区属于高度自治区,在某些特权上他甚至超过了上海洋人的租界,面积更大,汇集的中国商人更多,能调动的清国资源也就更丰富。

再加上几次塘沽攻防战,已经让满清和肖乐天达成了很多秘密协议,此刻的塘沽特区早就已经北上吧开平、滦州也就是后世唐山的一大部分给包裹了进去。

面积够大,钱够多,资源也有,港口更是很优良……最后再加上独立的自治权,这座北方小小码头,在短短几年间已经成为了亚洲响当当的名港之一。

民间富足了,从生活中就能体现的出来,尤其是中国人最重视的春节,对于特区的百姓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斗富的最好机会。

特区内肖家大宅的女主人富慧,曾经无意间说过一句最喜欢看焰火表演,这可不得了了,整个塘沽富商集团纷纷重金去南方采购焰火,整个春节塘沽城彻底变成了一场无休止的烟火秀。

天色刚一擦黑,摩拳擦掌的富商们就开始霸占发射地盘,开始组织家丁进行焰火表演,你家刚放一个九龙出水,他家就放出一个五福临门,东城刚发射一个哪吒闹海,西城就放了一个大圣闹天宫……

整个特区的百姓看的如痴如醉,清国最顶级的巧手烟花工匠,用几乎是神技样的莫测手段,在夜空中用焰火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

肖家大宅,也就是很早以前黄举人家地基上扩建的肖乐天府邸,后花园的秀楼上富慧和一众大观园美女们看的这叫一个过瘾。

在富慧的身边有三坛美酒,待会将由她来决定那一组烟花是最漂亮的,这美酒就是奖励品。别看美酒价值不如那些烟花的一个零头,但是这面子可是大到每边了,丞相的大夫人,现在特区百姓都视其为东宫皇后,能拍上这马屁,哪怕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了。

“哎呀,快看哦!是水漫金山……那是白娘子!”秀楼上袭人笑的跟朵花一样,周围大观园的姐妹们一个个笑的直拍巴掌。

富慧扭头看了看坐在身旁的一众姐妹们,看着她们身上那或红或白的顶级皮草,头上手上戴着的各式各样名贵首饰,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道“都是有大福气的哦!能跟了肖乐天,也算他们上辈子没白吃那么多的苦!”

富慧说的没错,大观园这些姐妹们,此刻早就不是丫鬟了,她们除了伺候肖乐天的时候还知道自己丫鬟的身份,而平时他们都有自己的小院自己的丫鬟伺候,说白了一个个比小姐还要娇贵。

“可惜晴雯和平儿留在琉球了,要是她俩也在这,那就齐全了……”袭人感慨完天上的焰火,又开始想念万里之遥的姐妹了。

“得了吧,她俩才不想咱们呢,也不知道老爷怎么想的,就留下那两个小骚蹄子了……我们比她俩差多少啊……”泛酸的正是金钏,捏着手里的酒杯咯吱咯吱的直咬牙。

提到老爷,一群女人都没有过年的乐趣了,这还真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肖乐天谁都不留,估计她们之间还不会拈酸吃醋,可是肖乐天毕竟留下了两个。

富慧摆了摆手“都怪我,要不是我皮肤不适应南国潮湿的气候,你们也不至于跟着我回来……等过完年吧,出了十五我送你们去塘沽……”

“大夫人,我们不是……不是那个意思!”众丫头脸色羞红,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想男人了,但是谁心里都跟明镜一样,她们就是想男人了。

“大夫人受不了南国的潮气,大夫说了只有春秋两季可以去琉球居住,夏天湿热太厉害,冬天湿寒也很要命,咱们就在这陪着夫人……我们才不想哪里呢!”

“切……你嘴上说不想,心里指不定怎么百爪挠心呢?十天前我跟你一屋睡,谁半夜发骚做春梦了?叫的那叫一个大声哦……”

“小浪蹄子你胡说什么,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秀楼上一片哄堂大笑,这些内宅的女孩子已经让肖乐天这个离经叛道者给污染了,哪里有一丁点的礼教之防?富慧看的苦笑不止,可是还没法管,因为她知道肖乐天就喜欢她们这样。

就在大闹之间,楼梯腾腾腾的响起,一个身影稳稳的走了上来,一看正是琥珀,她身后还跟着三名小丫鬟,一人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砂锅。

“你没怎么伺候的,这么冷的天儿,也不给夫人披上围脖……就知道拈酸吃醋想男人,不知羞……”轻啐了一口,琥珀上前把那整张的银狐皮围在富慧的脖子行,一条小狐狸口叼着尾巴正好护住富慧的脖颈。

“夫人,我熬了香浓的黄豆炖猪脚,这是老爷推荐的名菜,说是里面富含什么……什么胶原蛋白啊!最是护肤了,夫人您多喝两碗啊!”

富慧拍了拍琥珀的手笑道“你也是,让大厨房去做不就行了,你还下什么手啊?挺冷的天气被累着身子啊……”

“我没事,大厨房手艺不行,要说炖菜那一定得看好火候,得用心啊,而且猪脚必须得清理干净,不然会有异味的……我可不放心他们弄,来太太您尝尝口味怎么样!”

这边琥珀刚给富慧端上一碗,那边大观园的姐妹们就笑着抢开了“我也要吃,老爷都说是护肤的了,我也要变漂亮点……”

天空中焰火不停的明灭,秀楼内女人们欢笑争抢,好一幅热闹繁华富贵景象,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焰火明灭的光芒中,琥珀的表情却有一丝狠戾一闪而过。

“琥珀?琥珀……你怎么不吃啊?”

“嗯?嗯……哈哈,我看焰火看出神了,给我也盛一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