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9 毒药与疯女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焰火表演总有结束的时候,在特区数十万民众的欢呼声中,沿海大酒楼终于赢得了今晚焰火表演第一的殊荣,这把四海商号的伙计们给气的,一个个嚷嚷着明天接着比,一直要比到正月十六去。

空气中到处都是硝烟和喜庆的味道,后来有人推算过仅仅塘沽特区一个春节的焰火消耗费用就足够直隶两个上等大县全年的赋税了,可见塘沽此刻已经富到了什么程度。

人群渐渐散去,此刻就连肖家大宅也逐渐熄灭了各屋的灯烛,玩的尽兴的女孩们一个个进入了梦乡,只有一个人没有睡她就是琥珀。

一根白蜡烛下,琥珀的眼中鬼火四射,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摆放了一溜白纸包,他正用银勺子往这些白纸上分药面呢。

“呵呵……味道不错吧?这可是我加料的黄豆焖猪脚哦!喝吧,吃吧,尽情的享受吧,姑奶奶我给你们加点料好不好?”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是她,正是这个琥珀,这个当年中毒丧失生育能力的琥珀,今天却把黑手伸向了大夫人富慧。

这是一种很罕见的中药配方,是一种常人无法得知的慢性毒药,这是一种不能杀人但是能让女人慢慢丧失生育功能的阴损毒药。

这是一种任何药剂师都无法察觉的慢性毒药,甚至你都无法把他往有害药物里面去归类,因为这个配方对男人是丝毫无害的,对女人身体的其他功能也没有任何的损坏,他所攻击的只是女人的生育能力,而且想当的缓慢隐蔽。

配方极其隐秘,只有大内那些嫉妒成性的嫔妃们才少有人懂,配方藏在最年长太监的记忆中,藏在太医院最恶毒心肠大夫的手腕下,轻易无人能知。

紫禁城明清两代漫长的历史中,到底有多少妇人受过这份毒药的害,那根本无法考证,但是从历代帝王较低的生育率来分析,这份配方绝对不止一次在紫禁城内肆虐过。

而且事情非常有趣,但凡强势君主,就是那种家国天下都能一手掌握的君王,他们的子嗣都是很兴旺的,比如说康熙,包括后来的雍正乾隆,儿女都是很多的。

而那些历史上公认比较昏庸,脑子不太灵光,脾气容易被人鼓动,很情绪化的君王,他们的子嗣却不那么兴旺。

为什么会这样呢?也许把毒药赐给琥珀的李莲英能够给出一个答案出来。

“但凡圣君,都是能外震朝堂,内压后宅的狠角色!而且这些君王眼睛毒辣的很,一般人休想在他面前耍小心思,而且后宫女人之间的争宠,在这样的帝王面前也都得收敛收敛……”

“内宅规矩大了,邪魔外道就不敢过于放肆,那些恃宠而骄的女主们,也都不敢把事情做的太过分,所以很多阴险恶毒的手段,那时候还真没人敢用……”

“如果皇帝昏庸一点,能力稍微差一点,眼睛里看不清好坏人,也镇不住后宫里的邪气之时……呵呵呵,这样的皇帝,多死几个儿女嫔妃,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琥珀心中自然有一股恨,那是失去做母亲资格后的愤怒,她无处发泄这种情绪,就只能迁怒于人,正因为有了这样的阴暗心理,她才会被李莲英所选中。

在慈禧的计划中,富慧和虎妞包括这些内宅的女人都是不可以为肖乐天生子的,一个没有儿子的肖乐天,顶多祸害大清几十年而已,等他老去死去后,那个庞大的势力自然会土崩瓦解。

慈禧太明白汉人的劣性根了,汉人脑子聪明而且勤劳勇敢,老天爷几乎把人类所有的美德都给这些汉人了。

可是汉人骨子里就有一个不治之症,那就是不团结,那就是内斗,那就是党同伐异!这群汉人天生就爱搞小团体,然后拉帮结派的内斗,除非有一个伟人镇着他们,否则他们谁都不会服谁。

现在的肖乐天真的很难对付,军事上打不过他,搞暗杀他手上的护卫还很厉害,想来想去还是用最传统的方式来对付吧。

那就是熬,我满清有的是耐心好好的熬死你,就跟熬死曾国藩和曾国荃一样,那些汉人中的精英,只要熬死他一个,剩下的势力就都好办了。

你肖乐天早晚都得死,如果你还没有一个好后代继承家业,呵呵呵……你留下的势力就会以闪电速度崩溃瓦解,化整为零。

慈禧曾经阴狠的对李莲英说道“这个大清国啊,已经不行了,因为这个国里的男人都不行了,指望他们对付肖乐天?呸……我还是别做梦了,所以我得出手了,归根结底还得我叶赫那拉氏来救这个大清……”

慈禧最终还是动用了那份配方,一份流传在紫禁城内宫如幽灵一样的神秘配方,富慧第一个遭受了毒手。

没人会怀疑琥珀,这个失去生育能力的女孩得到了大家所有人的关爱,肖乐天甚至给自己定下规矩,每次回特区都会第一个陪伴琥珀。没有女人会吃琥珀的醋,因为她们都能体会到琥珀的可怜之处。

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众人对琥珀的过分照顾非但没有让她感恩,反而增加了她的仇恨,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已经被毁灭了那么我就得毁灭你们,要下地狱咱们一起下。

所以琥珀接受了慈禧的秘密任务,而且她还能跟着大家一起饮苦食毒,下了毒的各种美食,她会跟着大家一起吃,反正要死一起死,这样就更没有人怀疑她了。

直到今日,琥珀已经秘密给富慧下毒半年多了,富慧的肚子果然没有一丁点的动静,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天天爱做美食的琥珀,居然已经换了一颗心,人心早就变成了兽心。

“呵呵呵……富慧啊!你一个嫁过三次男人的贱货,还想在老爷身边作威作福当大夫人?你也配!死去吧……你死去吧!”

“呵呵呵……你们姐弟两个不是大清国的忠臣吗?庆三爷不是一心为朝廷好吗?富庆不是为了满人可以抛头颅撒热血吗?”

“哈哈哈……笑话啊,真是笑话!报应哦,真是现世报!在琉球为朝廷争取利益的庆三爷啊,您能想到朝廷现在正命令我下毒害你姐姐吗?”

“哈哈哈……这真是糊弄傻狗上墙啊,真好玩,真是太好玩了!庆三爷你多多为朝廷卖命啊,您多卖一次,我就多下毒一次,这多有意思啊!哈哈哈……”

低声的狞笑中,眼泪夺眶而出,琥珀已经彻底的疯了。

人生有时候还真是一场悲剧,琥珀说的没有错,现在的富庆依然自视为满清的忠臣,他正想尽一切办法给肖乐天施加压力,他想把肖乐天拉回到忠臣孝子的金光大道上。

琉球丞相府,装满整块玻璃的观景凉亭内,两位兄弟坐在一起总算是单独吃了一次过年的团圆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