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跪门/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龙爷最熟悉肖乐天,作为贴身侍卫耳濡目染这几年中龙爷能够分清肖乐天什么时候是真遇到困难了,什么时候则只是发牢骚。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明明已经稳住了局面但是还是说一些泄气话,这就代表丞相在发牢骚,有时候肖乐天的脾气也很古怪,一旦孩子气上来,说出的丧气话都没法往外流传。

怪不得中情局得专门弄一个小组全程盯着肖乐天呢,一旦丞相喝多了或者情绪非常波动的时候,他们就得做好救场的准备。

肖乐天还想喝酒,可是被龙爷给拦住了“丞相啊,花园外野平泰和兵太郎都已经跪了一天一夜了,您就真无动于衷?拔刀队虽然不好管,但是打仗还是一把好手的……”

“让他们接着跪去!在那么多宾客面前丢我的脸,在华族法典颁布的重要日子里搞叛乱!这让全天下怎么看我?怎么看我的华族令……”

“不是叛乱,是内讧,就是一般的打架斗殴啊……”龙爷赶紧帮同僚圆这个场,拔刀队说到底就是一群人吃饱撑的打架斗殴,这在军营里很是常见。可是如果定性为叛乱,那可就事儿大发了。

“其实拔刀营发生的事情放在平常还真不算什么,当兵的脾气火爆打架斗殴都是常有的事……只是时间太敏感了,让您有点生气,我相信拔刀营的兄弟们对丞相还是忠心耿耿的!”

龙爷说话就是好使,就连萧何信、罗火等人都劝不过来的那股劲,让龙爷淡淡几句居然说松动了。

肖乐天长叹一声“哎……我何尝怀疑过他们对我的忠诚呢?我是怀疑他们对华族令的忠诚啊,我怀疑他们在我死后是不是还会这么忠诚……说到底他们毕竟不是华族!”

龙爷笑了笑“哎呦,丞相您这刚说出去的话,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变卦了?华族令上说的很清楚,不以血统、肤色论民族,只要说汉语写汉字,接受咱们中国人的道德观,并愿意接受华族令的约束……这样的人,都可以申请入华族啊!”

“怎么这就要反悔了?美国来的黑人您都不嫌弃,怎么野平泰、兵太郎他们就嫌弃成这样?我说句实话您别不爱听……”

龙爷耸了耸肩“我觉得您这就是爱之深责之切,您是真拿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当自己亲儿子了……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能包容外人的错,可是却无法包容亲人的错误!”

“亲儿子不争气,可比外人不争气更让人愤怒啊!”

肖乐天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心说这项少龙啥时候变成心理学家了?我自己都没有这种意识,他上来就能分析心理病情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未尝没有几分道理“净扯淡!我没那么大的儿子,我要能生出那么大的儿子,我不就成怪物了……算了,既然你说了我就去看看吧!”

丞相府是一座依托山势层层叠叠建造的一片建筑群,规模宏大设计巧妙。其后花园是一座充满日式风格的区域,基本上保留了当年岛津家统治时期的风格。

这里地势最高,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和港湾的美景,甚至在战争时期这里还能作为巷战的最佳指挥中心,所以这里一直是肖乐天最喜爱的地方之一。

沿着台阶往下走,绕过两组假山和松树,月亮门内两名穿着白衣的武士正跪在地上如同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兵太郎、野平泰,一个算肖乐天的干儿子,一个算肖乐天的干女婿,这种身份其实挺扯淡的,因为肖乐天比他们俩也就大个五六岁。

可是在琉球、扶桑两国之内,这身份却是万民所承认的,是一件非常严肃到不行的事情。尤其按照日本武士的规矩,如果有人胆敢质疑这一身份,那么兵太郎和野平泰就有权向对方发起挑战,就算杀死对方也不违法。

两尊雕像已经跪了整整24个小时,现在他俩的膝盖和腿完全没有了知觉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当看见肖乐天的身影出现二人热泪夺眶而出嚎啕大哭。

“父亲大人!请不要这样惩罚我们了,您可以拿走我们的生命,但是请不要让我们屈辱的活着……”

“罪过在我们两人身上,请不要再惩罚那些士兵了,他们的罪过我俩一体承担……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我们不顾大局给丞相的喜事添加了耻辱,我们愿意用血来洗掉耻辱!”

“我们只求丞相开恩,恢复他们的华族申请权力,这些孩子征战多年,为了这个机会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了……他们是在是不容易啊!”

旁边的亲卫快步走到肖乐天身边低声说道“拔刀营已经绝食一天了,无论我们如何苦劝和威胁,他们都无动于衷……中情局也束手无策,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怕死,完全不听任何威胁……”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肖乐天走到他俩面前冷冷的说道“你们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错在了那里,你们更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真的怀疑你们对我的忠诚吗?不是的,我并没有丝毫的怀疑,我也不在乎你们给我惹的那点乱子,在贵宾面前丢的那点面子,我其实一点都不在乎!”

“我只是怀疑你们对我所一手创建的这个制度是否忠诚!你们到底有没有真心的融入到我所创建的新世界里面去……很遗憾,我并没有看到我所希望的样子!”

“你们的心还停留在中古世界里,你们依然只是可悲的忠诚于主君,你们的脑子里从来都没有思想……不不不,你们有思想,你们拥有过去那种愚忠愚孝的思想!”

“说到底你们缺少一种精神,就是想创建一个怎样世界的一种精神!你们的理想不过就是改变自己的生活让自己进入你所理想的天堂里面去,心量稍微大一点的会考虑一下你周围的小团体……当然了,也仅此而已了!”

“这也是一种自私啊,你们只要自己进入幸福的天堂,却从来不会考虑让百万千万民众一起进入幸福的天堂!”

“正因如此,你们的心中才只有主君,而无家国!更没有让万民幸福的伟大理想!可怜,可悲,可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