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 自私的武士/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日本这个民族的剖析,在这个世界里如果肖乐天自认第二名,那真没人敢说自己第一,道理太简单了肖乐天已经研究了这个民族两辈子。

都不用提现在被强行中断明治维新进程的扶桑国了,就算前世作为亚洲第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就算他们早早的让全民西方化,可是骨子里那种格局小、气量低的民族根性都难以去除。

在前世,二战之前日本手上的牌简直好的令人发指,甲午之后就是日俄战争,日俄之后又有一战,吞并了琉球、台湾还有朝鲜,最后在二战爆发之前甚至连东三省都囊获怀中。

抛弃民族情感不提,单纯从战略上来分析,几乎所有的政治家都必须承认日本当时手里真的是攥了一把好牌,他都不用费脑筋去琢磨怎么打这些牌,其实只要抓在手里不放就已经能稳操胜券了。

说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我们无法回避的是,在日本全面投入二战之前,国际列强其实已经承认了日本对朝鲜、琉球、台湾包括伪满洲国的宗主权了,尤其是甲午之战所割让出去的朝鲜、琉球、台湾,更在法理上没有丝毫的漏洞。

那么好的局面,其实根本不用日本主动的去做什么,他们只要守住就足够了,守住那些新开拓的疆域,如美国一样坚守到局势明朗,坚守到战争的末期,哪怕他们从始至终都保持中立,那也是胜利者。

可惜这个小而暴的民族,格局气量实在是太小了……不不不,应该是个人的气量太小了,从而反噬到了国家利益。

军国主义分子为什么好战,其实就是为了私利,他们需要战功,他们需要战争来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

那些狂热的发动兵变的士兵,他们根本就不会考虑国家利益,和政治家所构建的大战略,他们要的只是自己的身份得到提升,而提升的唯一办法就是发动战争。

纵观日本军国史,就是一部底层士兵不断进行军事冒险、豪赌,然后高层政治家再擦屁股的闹剧。

发动九一八事变,居然东京的高级文官们毫不知情,甚至连天皇之前都不知道。

二二六兵变,发疯的陆军居然攻击内阁,两名内阁总理大臣被刺杀,整个世界一片哗然。

无论是杀外族人还是自己人,都没有什么正义的借口,纷繁事物的表象其实根源就如肖乐天今天所说的一样。

“武士道精神,本来就是一个只有小我,没有大我的狭隘思想价值观,每个人都过分关注自己或者自己那个小团体的利益,再加上强烈到变态的提升自己,改变阶层的yuwang作祟,让你们更加的失去了理智!”

“我不在乎你们那场斗殴,我在乎的是你们将来究竟能不能融入到华族这个群体之中,如果你们的心永远沉浸在过去那狭隘的武士道精神中,而无法升华的话,那么像这种无脑的冲突以后会愈演愈烈……”

“总有一天,你们会陷入到一个怪圈之内,你们的大脑已经无法再控制你们手中的太刀,相反的太刀却能反过来控制你们……想追求个人的进步和阶层的提高,这yuwang无可厚非,但是你们会不会走正道呢?你们会不会为了小我而牺牲大我的利益呢?”

“我看会!就因为三名主官之间的意见不合,手下的士兵居然能全营群殴,甚至还企图抢劫军火库?你们到底有没有脑子?嗯……有没有脑子!”

“到最后竟然敢冲击友军?军港的军事级别比你们拔刀营足足高了三个级别,你们以下犯上居然还自以为有道理了?”

“事情到最后不可收拾,还想用刨腹谢罪?说白了你们不就是想用死来威胁我吗?跟我玩道德绑架?你们那点小心思能骗得过我?”

“别动不动就喊什么刨腹不刨腹的,那就是一种道德绑架,你们很清楚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意背上一个见死不救的骂名,谁都不愿意让人指责冷血……所以你们就用自杀来威胁我,潜台词这不是很清楚吗……”

“你肖乐天要是不怕背上屠夫、冷血杀手的骂名,那你就让我们去死!你们知道我肖乐天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好几百老兵自杀的,所以说你们的谢罪诚意纯粹就是一场骗局,就是道德绑架!”

“省省吧,跟我玩这一套,你们是对手吗?信不信我在报纸上随便写两篇社论,就能把你们这点阴暗的小心思全都给曝光了?你们信不信,我一纸政令让扶桑所有的武士晋升之路,全都因为你们的愚蠢而断绝?”

“我有一万种方法教训你们的愚蠢,但是我没有那么做,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们曾经在我麾下流过血卖过命吗?”

“可是你们现在呢?依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跑来长跪逼宫?军营还搞什么绝食?你们到底脑子里长的都是什么?是脑仁吗?还是生鱼片?”

兵太郎年龄最小,他也最稳不住情绪,让干爹这一通大炮猛轰当时情绪就崩溃了,他掩面痛哭“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义父大人我求求您告诉我正确的答案吧?我脑子不够用了,我已经糊涂了……呜呜呜,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我们究竟该怎么做您才能消气啊!”

就在气氛最压抑的时候,不远处的雾姐突然开口了,毕竟都是日本一脉,她看着兵太郎两人如此痛苦,也是心有戚戚的。

“答案不就在你们的军事条例里面吗?怎么如此的糊涂啊!丞相要的不是惩罚你们,丞相要的是你们从心灵中认识到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

“军事条例里要求的每日例会,三日中会,一周大会的制度都忘记了?血战之后要立刻开战后总结交流会,这规矩也忘了?”

“每日三省吾身啊!不是打仗的时候才需要开会,今天这种情况更需要你们开自省会,你们如果不发自内心的忏悔,不让每一名士兵都意识到错误在什么地方,那么以后这种无脑的错误肯定会再犯的!”

“丞相的苦心难道这还看不明白吗?”

兵太郎脑袋一歪梗着脖子吼道“闭嘴,你这个贱货!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我靠,肖乐天差点被气晕过去,这干儿子找的真失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