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8 裂痕!/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嘴巴给我抽他……狠狠的抽他!”肖乐天指着兵太郎怒吼着向龙爷下命令,结果发现龙爷犹犹豫豫的,他心里的火更盛了。

“你不动手,我自己动手……”不用龙爷亲自上手肖乐天自己冲了上去左右开弓正反就是两个大嘴巴。

兵太郎这回半点刺儿都不敢扎了,相反的他还越挨打越兴奋,就跟个贱骨头似得腰杆笔直笔直的。嘴里不停的哈伊……哈伊……的叫。

才打了四五巴掌肖乐天就觉得很没有意思,真是不能跟傻子论短长啊,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你究竟想表达什么,但凡带有一点领悟性质的思考,对于兵太郎这种武者来说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任务。

“罢了,罢了!我真是对牛弹琴……大男人还没有女人看的透,你们除了杀戮到底还会什么啊!”

就在这时候,从花园外走来一人,手里托着一枚牛皮纸的信封,众人定睛一看正是肖乐天救过性命的坂本龙马。

“丞相大人!这是我的辞呈,经此一事,我觉得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在丞相麾下行走,既然我已经无法适应这里的变化,那就请让我离开吧!”

说完微微鞠躬,双手奉上了辞呈。

野平太和兵太郎顿时一愣“龙马大人!您这是干什么……这次冲突责任在我们俩身上,您和您的卫队只不过是自卫罢了,再说了一共就那么十几个人,那么大的冲突也挑不起来啊,责任怎么能在您的身上呢?”

肖乐天万万没有想到坂本龙马会在此刻向他逼宫,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龙马……坂本龙马!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冲我耍脾气吗?你在向我抗议?”

“大人!我不是向你抗议,我只是提出了我自己的意见,而您并没有接纳而已!既然道不同为什么还要走在一起……”

龙马君一脸的悲愤“这件事你做错了,完全做错了!我们日本的武士可以放弃生命,但是绝对不能放弃尊严,这是我们的传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您总是说了解我们日本武士,但是您真的了解吗?还是仅仅是了解点皮毛呢?我且问你,为什么源赖朝带兵推翻了平清盛之后,却没有毁灭平家的宗庙?祭祀平氏的神社也没有一间被焚毁?”

“为什么德川幕府统一了日本,却没有去大清洗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的宗庙神龛?依然允许日本人继续的去祭祀那些他以前的敌人?”

“这些问题你都想过没有?为什么你们中国人每一次改朝换代,都要焚毁前朝的宫殿,甚至连前朝的坟墓都给破坏掉?而且你们还删改史书,把自己曾经的敌人抹黑成恶魔?”

“丞相大人啊!我们之间的文化本来就不一样,我们日本人轻生死,我们认为个人的性命就能带走自己在人世间所创造的所有善恶,而不应该受到千万年道德的惩罚!”

“所以,我们在战场上可以杀个痛快,哪怕对手是亲生父母兄弟,我们的太刀也绝对不会手软……可是杀过之后呢?当胜负已分出,我们就会放下心中的执着,去平静的当一名普普通通的人,我们并不会把杀戮和罪恶无限的延伸出去!”

“所以我们可以笑看敌人的后代祭祀祖先,我们也允许敌人的灵魂在他们的神社上空飞舞!生死不过就是轮回旋转,我们从来不会做那种毁灭敌人的肉体,还要接着毁灭敌人的灵魂这种事!”

坂本龙马已经泪如雨下了“丞相!你可以拿走这些孩子们的生命,他们不会有丝毫的怨言!但是请你不要拿走他们的灵魂!求求你了……”

花园内所有人都傻了,谁都没想到坂本龙马这名血管内流着肖乐天鲜血的高级武士,今天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出来,而且攻击性这么强。

这番话可以说否定了肖乐天之前所有的价值体系,甚至话里话外影射肖乐天是一个诛心的暴君,以摧毁别人灵魂为乐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肖乐天彻底的怒了“放屁!你放屁!既然不服管,那就给我滚蛋!我肖乐天要打造的理想之国,就要先正人心……该死的,你既然不接受我的价值观,那就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是我肖乐天请你们来的吗?我求你们来了吗?又想吃老子的饭,又嫌老子的碗筷不符合你的审美观吗?我他妈的不欠你们的……”

肖乐天破口大骂,而坂本龙马也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梗着脖子盯着一边的松树,眼神里全是冰冷的光。

这下场面可有点乱,龙爷想劝解可是根本就没法接话茬,因为现在谈论话题的深度已经是他无法解答的了,他只能扎着手不知所措。

野平太和兵太郎也愣住了,他俩没想到今天龙马君火力这么猛,居然直接跟丞相发生冲突。

就在一片混乱的时候,萧何信、王怀远等四天王从前殿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站在二人中间开始苦劝。

“龙马君你这是干什么?拔刀营的事情咱们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让他们连着开三天自我批评会,只要真心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回头丞相肯定会开恩的……”

“丞相您也得克制一点,拔刀队是有错误,可是那些武士想要彻底接受您的思想,也得给人家时间啊?别说他们了,就连我们这些太白顶跟出来的老兵,有时候都追不上您的思路变化,您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您一样善变啊!”

要放平常,四天王出面劝和甭管有天大的矛盾,也都化解开了,可是所有人都低估了今天这场冲突的严重性,没想到肖乐天居然来真的了。

“坂本龙马……你这是铁了心和我作对了?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和以前一样包容你们,然后再给你们一点点适应的时间?”

“你错了,大错特错!现在是我华族生死存亡一线间的关键时刻,俄国远征舰队最多一个半月就要到了,大战在即我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跟你们磨牙玩!”

“华族令的出台可谓异常坎坷,就如一颗幼苗一样稍有不慎就会夭折……我肖乐天必须为华族令保驾护航直到他能成长到顶风冒雨无所畏惧的程度!”

“这是我的底线,我不允许任何人挑战我的底线!很好,你不是递上辞呈了吗?我肖乐天接了,从今后你再也不是我华族的一员,你所有的官位还有爵位全部免除……”

“去自生自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