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 悲伤无奈!/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现在的肖乐天来说,任何的儿女情长,任何的感情用事都是毒药,为了即将到来的血战他已经耗尽了心血,他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此刻夜已经深沉,孤身一人的他坐在书房内,不停的翻动刚刚送来的绝密情报,门外的警卫士兵组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安保防线,与其说这里是丞相府,更不如说是个监牢。

“英国人看来一直都在关注着东亚的局势啊!摆平了一个德比伯爵,现在又来了一个本杰明……这份俄国舰队的情报一定是本杰明泄露给满清的!”

刚刚从南洋传回来的中情局密报,证明了富庆提供情报的准确性,三爷果然没有骗肖乐天,那份英国人提供的战舰情报居然如此详尽。

俄国人的舰队现在已经逼近了马六甲海峡,安达曼海上的华人商船已经近距离的接触到了这支庞大的舰队,并带回了第一手目测情报。

“排水量超过三千吨的铁甲主力战舰十二艘……排水量在两千吨以下的驱逐舰十五艘……甚至还有一千吨以下的轻型炮艇和鱼雷艇共十八艘……”

“乖乖,你这是来东亚处理库底子吗?波罗的海舰队的破烂都拉出来了吧?居然还有十六艘风帆商船,作为补给舰一路跟随……呵呵,完全是后世对马海战的战略思维啊!”

肖乐天急躁的在屋子里来回打转,就如同精神分裂一样不停的来回否定。

“没问题的,别看战舰数量多但是质量根本就不行……主力铁甲战舰全都是老式木壳船改造的,致远主炮对付这种战舰完全可以做到绝杀……那些驱逐舰更是弱小,甚至有几艘还是明轮老舰呢,这完全就是淘汰货……”

刚刚给了自己一点信心,紧接着他就开始不停的否定自己“不不不,不能轻敌,绝对不能轻敌……敌人质量不够但是数量太多了,蚁多咬死象啊!”

“之前的情报完全失真,真没想到俄国人会派来这么多战舰,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士兵……水兵和陆军士兵加在一起已经接近三万人了,如果他们不在大海上决战,而选择迅速突围北上呢?”

“该死的,三万重装生力军投入到远东,那么龙爷的义勇军还怎么打?最让人担忧的就是这三万人集中起来使用,一旦形成合力组成一支大兵团向满清施压怎么办?”

砰的一声,肖乐天一拳砸在桌子上“添乱,所有人都给我添乱!为了这场血战,我已经耗尽了精力,我提前推出华族法典来凝聚民心,我想尽一切办法去麻痹满清和欧洲列强,我就差装孙子了……”

“可是为什么你们不仅不帮忙,反而帮倒忙?北京城那帮王八蛋我就不说了,英法更别提他们天生就没安了好心眼……”

“可是富庆你怎么也跳出来给我捣乱?载淳你就不能消停消停?甚至连我最相信的拔刀营都来了这么一场营啸!”

肖乐天干燥的手掌心拼命的摩擦自己的脸,他逼迫自己放松放松再放松一下。可是一想到白天和坂本龙马之间的冲突,他就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哆嗦。

目光落在了书桌最左面的一张纸上,那上面只有一行字‘坂本龙马于下午一点三十五分,乘坐荷兰商船南下,该船目的地香港’。

“哎……龙马君啊,你果然守信用,没有北上回国。算了,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吧,只要你不背叛我,我自然也不会对付你……”

想到这里肖乐天突然说道“来人……”呼声中一名警卫推门而入安静的站在书桌前。肖乐天在那份情报上奋笔疾书,最后折叠起来交给警卫。

“送给王怀远,让他速办!”

“是!”警卫敬礼然后扭头快步离开书房,不一会的功夫这份肖乐天签名的情报,就摆在了王怀远的面前,上面蜡封火漆完好无损。

打开情报王怀远只看了一眼就悲伤的闭上了眼睛,那上面肖乐天的字迹非常清楚‘传令香港中情局负责人,密切监视坂本龙马的一举一动,如果此人有任何危险举动……我授权你们先斩后奏!’

“何至于此啊!丞相您怎么了?何至于此啊……”王怀远突然感觉一个劲的心悸,他赶紧掏出怀中银色的酒壶,里面盛满了清宫大内秘制的苏合香酒。

喝了两大口,心悸的感觉才好了很多,他悲伤的看着那份情报,最终长叹一声掏出钢笔在封皮上写到‘立刻发报香港,照章办事’。

办完了如此让人悲伤的差事,王怀远打开一份新的卷宗,那里面是致远号初七巡航琉球时候的安保细则,这是五天后最重要的一项活动,藏在军港的致远号总算要和百姓们见面了,如何保证活动的安全,这重担都压在了王怀远的肩上。

“嗯?丞相希望军民代表登舰参观?绝对不行,这一条否定掉……是否覆盖炮衣这种问题还用问吗?当然是覆盖了,主炮的样子绝对不许外人看见……”

“实弹射击?错错错,那么多间谍藏在琉球,我们怎么能主动曝光武器系统,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致远号必须远距离巡航,不能往民用港口上停泊,绝对不许百姓近距离观看……”

“项英他们还想带兵上岸?还想在万民面前进行阅兵表演?你别怪王叔叔我不讲道理,我也不是不让你出风头,这些风头还是等战争结束之后再出吧……”

“大战爆发之前,致远号官兵的组成情况是绝对机密,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肖乐天麾下有两个人权力最大,一个是萧何信,他虽然残疾了但是作为一名高级参谋长还是称职的,他对肖乐天大战略的制定有很重的发言权,很多时候肖乐天也得吸取萧何信的意见,很多肖乐天的想法都是萧何信给否定的。

而第二个权力中心就是王怀远了,中情局的缔造者,一人负责整个谍报工作,他可以用保密条例来否定肖乐天的某些好大喜功的决定。

比如初七的致远号巡航,按照王怀远的提议,压根就不应该搞这种巡航,大海战爆发在即,致远号就应该藏着掖着当秘密武器使用。

但是肖乐天的态度很坚决,他认为越是大战前夕,就越应该稳定民心……携狂胜而来的致远号无疑是稳定人心的利器,所以巡航表演必须进行。

既然大方向王怀远不能否定了,那他就只能从细节上难为肖乐天了,很多容易造成军情泄密的表演环节,在他的钢笔下全都被否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