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5 组团刷BOSS/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官如虎,则吏为爪牙,猛虎食人永远是爪牙先上,但是很奇怪的一点,自古百姓痛恨官员远远多于痛恨小吏。

究其原因也很简单,小吏信奉的是官僚之上,他们自有自己的一套生存哲学,这套哲学理论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而是在几千年官场腥风血雨的斗争中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

李拓就是这个阶层的代表人物,是其中的翘楚。

他有108种方法进行隐秘的贪污而不被上官和百姓发现,他更有18种手段控制自己的贪欲在一个朝廷和民间可以接受的范围区间。

他精通隐匿身形的法则,他可以让自己藏在官场的大幕之后,小心的吸取养分而不被人发现,他们善于揣摩皇帝和百姓心中的仇恨值,趋吉避害是他们必须要学会的基本课程。

肖乐天对这种人有一个非常独到的理解,按照后世玩游戏的模式来思考,皇帝、朝廷、百官、小吏其实就是游戏下副本的一个探险小队而已。

庞大的副本里有无数精英小怪,有大大小小的BOSS头目,如果按照整个实力值来判断,副本里所有怪物的总体实力则远大于探险小队人员之总和。

可是很奇妙的是,在这场游戏中,人少的一方往往是最后胜利的一方,一队又一队的探险者们从门口杀到最后,带走丰富的财宝和战利品,人类历史的史书上记载着他们的丰功伟绩。

其实副本就是一个国家,那些无穷尽的小怪就是亿万的民众,而探险队的各职业分工则想当于一个国家的统治顶层。

仇恨值贯穿整场游戏,是一切的核心,探险小队如果想不团灭,那就得想尽办法平衡各种仇恨值。

一道政令的下达,只要他是吸收民间利益的,那么就视为探险小队对民众这个BOSS群体的一次伤害输出,有伤害则必有反击,就好像牛顿所说的一样,力量都是相对的。

当你对着墙壁打出去一拳,则必定有相对的力量反馈到你的拳头上,这就是物理学的本质。当然也是人类社会运行的一个规则之一。

当民众BOSS开始反击了,数亿人的怨气冲天,探险小队所要面临的压力可就大的不得了,这时候就需要进行分工。

战士,俗称肉盾,要用各种嘲讽来吸引仇恨值,而藏在肉盾后的各种输出职业,就要迅速的对民众BOSS的各种进攻进行见招拆招,并尽可能的最大化输出,压制反击。

当然还需要各种加血的职业不停的给战士进行补血,让那个站在前台不停嘲讽民众的肉盾,能够痛并快乐了活着。

中国的官僚文化,其中小吏文化算是这场游戏里的一个异类,如果按照游戏职业来分的话,他们就属于输出职业中的盗贼。

肉盾在前面扛,就好像是皇帝和那些品级高官冲在第一线一样,而牧师在后面刷血,就好像无数清官还有英雄在用自己的牺牲奉献,提高这民众对这个朝廷的信心。

这是一个需要平衡的游戏,冒险小队需要肉盾嘲讽民众BOSS,因为冒险小队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在副本中探到宝藏,他们就是要从民众的身上攫取到利益,最简单的就是税收。

而光刷仇恨,不知道加血,那就会让肉盾很快被民众的怒火碾压。而牧师的圣光其实就是让那些民众们能看到幸福的希望而已。

当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论朝廷之时,人们总能举出一万种不好的恶政,也同时能够举例出五千件鼓舞人心的善政。你能找到可以唾骂的贪官污吏,而你同样也能找到让人敬佩莫名的明君清官。

善与恶,黑与白,是与非……在二元对立的思想中,大BOSS最终迷惑了,只要平衡的游戏能做的完美,那么这一代大BOSS就算血被放干倒地身亡,他们的反击也最终无法消灭那个小队。

不过历史上也有很多极端的例子,当这种平衡游戏被打破,民众被大量仇恨值给推到了火山口之上,而那时候牧师加血的大招却已经全部用光。

也许在那一刻,BOSS所能释放的终极大招,就会降临在人世间,那就是最终的洗牌,那就是革命。

当然这一切跟李拓等人都没有关系,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小吏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就是输出职业中的小偷,他们藏在肉盾的身后不停的对BOSS进行攻击,并随时随地的从敌人的口袋里摸出金钱,塞到自己的钱袋里面。

探险小队灭团了又如何?一个强隐就能消失在黑暗中,然后从容而退,至于说躺在地上的肉盾和牧师以及他人的尸体……他们才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呢。

换一支探险队伍,副本接着刷就得了呗。也许有一部分盗贼由于学艺不精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从而遭到怪物的无情碾压。

但是无所谓了,自己学艺不精命不济,那就怪不了别人了,天下这么大哪里还没点冤死鬼呢。

这就是李拓他们信仰的官僚文化,这就是小吏们的生存哲学,大清国内有他们的身影,大明朝内照样有他们的影踪,元朝、宋朝包括隋唐两汉,这批人永生不灭。

杨智听着李拓掰开揉碎的讲这些不传之秘,他的嘴渐渐越长越大,嘴角甚至有晶莹的口水要流出来而不自知。

这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生存之道,他突然觉得自己这前半生彻底的白活了。

“错了,我果然错了!按照你这么一解释,我方方面面都已经大错特错,我过早的暴露自己,我主动的跳到朝廷和肖乐天相互冲突的第一线……我明明是一个弱小的蚂蚁,却以为自己能够在狮虎之间的搏斗中取利?”

“甚至我还愚蠢的不留后手,把所有的情报都一把砸出去了,好牌这也让我给打成臭牌了……”

李拓叹息着摇了摇头“对啊!我一直费尽心思的教你这些道理,目的是什么?就是想让你明白生存之道是什么,想在朝廷内活下去,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没有经验还不愿意听我的计策,你这是再往绝路上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