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8 灰色的五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爱新觉罗奕誴,道光第五子,自幼不喜读书好侠任气,故不为父皇所喜,后过继给惇恪亲王绵恺,为惇勤亲王。

由于奕誴是被亲爹所过继出去的,自然也就失去了竞争大宝的资格,历史上道光晚年皇子夺嫡,主要还是集中在老四咸丰还有老六奕?身上。

但是不管身份怎么变幻,血浓于水的道理人们还是明白的,看咸丰上台之后对这个弟弟的态度就知道了,文宗即位,命在内廷行走。奕誴屡以失礼获谴。咸丰五年三月,降贝勒,罢一切职任,上书房读书。六年正月,复封惇郡王。十月,进亲王。穆宗即位,谕免叩拜称名。

先压一压,再猛的往上一拉,正是最经典的施恩套路,咸丰对自己这个亲弟弟不可谓不好。

但是奕誴毕竟读书太少,身上的市井气太浓了,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任闲散职位,干的最久的还是那个可有可无的宗人府宗正一职,在朝臣的眼中那个职位也就是个样子货罢了,王爷里面真正要说权力,那还是得看奕?的。

位高但是权不重,再加上独特的身份庇护,就让京师五爷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他可以夏天蹲在城门楼子下面跟护军营的兵丁手掰西瓜吃,然后一溜黢黑的西瓜子吐到路过当官身上,看着那帮人敢怒不敢言的表情,一群人哈哈大笑。

他也可以冬天顶着大雪纷飞带着大黄狗,穿着翻毛皮的老羊皮袄在胡同里闲溜达,看见那日子过的艰难的小买卖家,也许一碗热乎馄饨他就能丢过去一两金子。

好侠任气,渐渐的也让他有了一个侠王的美称,甚至有些四九城的老户们把他和乾隆朝的五爷宏昼,康熙朝的十三爷允祥相提并论。

这是一位非常接地气的王爷,市井百态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京师百姓提起五爷的名头那个不得挑起大拇指道一声侠王义气!

但是就这么一名市井声望极高的王爷,慈安、慈禧还有奕?等人居然没一个拿他当威胁,杨智以前是想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而今天算是彻底明白了。

这侠王五爷,居然在八大胡同放起了高利贷,客户还全是旗人贵胄,一言不合挥拳就打人,就冲这脾气以儒生为代表的文官集团,说什么也不可能捧他上位啊!

套一句老话,您人是好人,可是望之不似人君啊!说白了,你就没有一个当皇帝的仪表仪态,让你登上龙椅那还不得天下大乱啊。

而且五爷经常给小老百姓出头,没事儿就欺负欺负那些八旗纨绔们,弄的八旗集团内部对他也薄有微词。

李拓怎么就跟这位爷拉上关系了?杨智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奕誴也不让他想明白,拉着杨智的手腕就往后院走,绕过胭脂虎开的赌馆、烟馆来到后院,一间烧的热气腾腾让人浑身冒汗的屋子里,李拓正倒酒自斟自饮呢。

“来来来,这屋子别看其貌不扬,爷我可是花了好几千两改造过的,墙都是夹壁墙后院有火房,上好的银丝炭一天就得烧五百多斤……谁让爷我不耐烦穿厚衣裳呢!”

“我家的母老虎呢?出来接客了……”五爷一声吼,一名二十六七眉眼带着精干劲的女人气呼呼的走了出来。

“呸……臭不要脸的,养老娘我当外宅,还喊接客……明天我就挑帘子接茬接客去,我看你到最后要不要脸!”笑骂几句,然后向杨智万福行礼,杨智知道这就是五爷的禁脔胭脂虎了,哪里敢失礼急忙还礼。

奕誴纯粹就是个没皮没脸,胭脂虎的笑骂他根本就不在乎反而照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脸?要脸干什么?朝廷上那群王八蛋,早就脱了裤子让洋人随便干了,这大清朝早就没脸了,我还要脸干嘛去?”

“吃呗!喝呗!玩呗!咱们就天天乐呵乐呵呗!母老虎你要是重操旧业,我五爷没说的,给你当大茶壶去……”

这后院里的人都听习惯了奕誴的胡言乱语,胭脂虎啐了他一口根本就不接这个话茬,掀开帘子把杨智让了进去。

李拓好像已经是这里的熟客了,跟五爷也不客气,左一口酒右一口菜吃的大汗直冒,见杨智进来扭头就塞过去一个杯子“喝酒,喝酒!这里没第二样酒,五爷就喝关外的烧刀子,以后想跟五爷混,那你可得练练酒量了……”

从进了这个大门到现在,杨智就跟做梦一样,他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个四九城了,李拓一个小小的军机处章京,就能勾连那么多小吏组成一张庞大的关系网?

道光帝的五儿子,居然成了京师侠王,拿着放高利贷当好玩?这鱼龙混杂的京师里到底还藏着多少的秘密?奕?和奕譞身后是不是也有秘密呢?

看着杨智有点发懵,五爷和李拓笑了,奕誴努了努嘴胭脂虎扭头带上了房门,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奕誴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跟李拓关系最好吗?因为这小子肚子里那是真有干货啊!以前我朦朦胧胧都想不明白的事情,让他就那么拎着壶往我头上这么一浇……嗨!你猜怎么着?还就丫的开窍了……”

“读书不能多啊!读多了人也就读傻了……天天盯着史书上那些白脸奸臣,红脸忠臣去?就没人研究研究那些没登上史册的人是怎么活的吗?”

“翻开古往今来的史书,几十年的光景就是几页纸,有资格在那上面留下名字的又有几个人?就说当朝吧,眼前四九城的官吏加在一起就得上千,全国加在一起就是十好几万!可是百年后,谁有能记得住谁呢?”

“呸……姥姥的,后人能记住咱们中的十一二个那就算咱们这一朝出名喽!”奕誴笑着说道“还是李拓看的明白,这红脸和白脸的戏跟咱们都没份,咱们要唱就唱灰脸的戏!”

“今天五爷我就问你一句实话,我五爷要办大事了,你能给你五爷筹备出多少钱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