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9 深度殖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殖民模式和欧洲人的完全不一样,他依托中原庞大的人口基数还有多年动乱而产生的流民群体,开始对南洋进行华族大移民。

肖乐天想要南洋的资源,他可以自己亲自建设屯垦区,利用华族移民群体建立一个个村庄开拓新的农田并最终将无数农田和村庄连接成一个巨大的屯垦区。

稻米、橡胶、香料……包括海产品和一些矿物,这些财富完全不依靠当地的土邦王和土著的手,而只是利用自己华族的力量。

也许有人说这不就是赤果果的移民占领吗?但是肖乐天很聪明的没有把事态直接挑明,他在最关键的节点上选择了退让一步。

肖乐天绝对不挑战欧洲列强们的蛋糕,税收照常缴纳,欧洲资本所介入的行当都选择了退让,比如说金矿、远航贸易、香料等等,这些行当肖乐天插手的非常浅,他的资金主要集中在粮食种植贸易这个相对利润低微的产业中。

你们欧洲列强不愿意赚的辛苦钱,我们来赚,你们正在赚的大钱,我们暂时回避。

而且从始至终肖乐天都不是以国家的名义在运行屯垦区,而是以乐天银行和洋行的名义投资这些华族聚集区。

这种纯商业的模式就避免了和欧洲殖民者还有土邦王的主权纷争,把屯垦区完全定义为商业投资项目,就好比现在的塘沽特区。

在国际法中,塘沽工业特区现在已经成为了肖乐天集团独立投资,在清国运行的一个商业项目,受到万国商法的保护,而且通过跟大清国‘友好’的协商,特区取得了自治权。

自治权也不用多要,随便写个七八十年吧,天知道七八十年后大清国还在不在啊。

南洋的深度殖民也是这个套路,乐天银行、洋行还有华族的那些大型商业集团,都是和殖民者还有土邦王签订了八十年以上的投资合同。

对于殖民者还有土邦王来说,用一纸空文还有那些毫无价值的热带雨林,就能换来一笔现钱还有未来的税收保证,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所以南洋的屯垦区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阻力,就这么慢慢的发展壮大了起来,虽然屯垦区的华族和土著猴子们发生过很多冲突,但是在肖乐天外交人员的斡旋下,这些年屯垦区和欧洲人还有土邦王族关系却非常密切。

这也在情理之中,中国数千年官僚文化,所沉淀出的最大财富是什么啊?那当然就是贪腐文化了!中国的官员,拥有全球花样最多的送礼门道,他们搞这种暗中利益输送的小手段简直是炉火纯青。

在这些中原官僚的眼中,欧洲人那种索贿行贿的手段简直直白的跟小学生一样,还有那些愚蠢的土邦王,更是无法抵抗数千年官僚文化所沉淀下来的马屁学问。

看看,世间万物都有用,就连贪官你要用对了地方,也是个宝贝。中情局这几年在大清国内可是发掘了不少行贿索贿的天才,俗称官场油子。

这帮人统一起来,拉到南洋去腐蚀欧洲殖民官还有土邦王们,那简直就是用大炮轰蚊子。

这是多么神奇的一个计划,莫里哀现在都有了一种给他的敌人肖乐天下跪的冲动,这不就是个天才吗。

肖乐天的屯垦区还有无数华族移民,其实就是中东谚语中的那匹巨大骆驼。在沙尘暴中,主人躲在帐篷里,骆驼小心翼翼的把脑袋伸了进来。

“我只把头伸进来避避风,身子还是在外面的……您看我头都进来了,肩膀进来行不行……肩膀都进来了,我前腿也进来吧……”

骆驼就这样一点点的挤了进来,等到帐篷的主人发现自己的空间都没有了,可是为时已晚到时候骆驼屁股一顶,帐篷的主人就只能滚到沙尘暴中去了。

很老套但是很经典的计策,一般人很难识破,主要原因是这个计策需要时间非常的长,而且之前的麻痹工作肯定得做到位。

那些游走于南洋吃喝玩乐的华族外交人员们,就是撒在整个南洋的麻醉剂,让他们根本就看不见这些华族在干什么,或者看见了也认为那只不过是一群贪婪的农夫在工作罢了。

反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人极其擅长种地,他们就爱干这种事情,所以拼命的种地就是天性!

莫里哀摇头叹息道“我敢肯定,那些英国殖民官还有土邦王们,压根就不知道这12万吨稻米的存在!如果他们真的看见过这样规模的粮库,他们不可能不对华人产生惊恐之心……”

“藏的太深了,深度殖民再往上升级一步就是实际占领,可是就差这一层窗户纸,肖乐天就能骗过全世界!”

“但是你这该死的东西,永远都别想骗过我!我莫里哀必定会在全世界的面前拆穿你的阴谋,你这个阴谋家!”

莫里哀指天骂地,看的旁边的俄国军官们全都愣住了,他们虽然也对如此庞大的粮库而感到触目惊心,但是也不至于到歇斯底里的状态啊。

可是后面的事情就更让他们想象不到了,只见莫里哀骂累了扶着粮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从军服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深吸了几口。

他淡淡的对手下情报官说道“泼上煤油……烧了这些粮食!”

“上帝啊!你疯了吗?这是是12万吨的稻米,我的天啊,这可以让莫斯科人吃一年了……”

斯特凡斯基当场暴怒跳起来就想阻止,可是莫里哀后面淡淡的两句话就让他彻底哑口无言了。

“莫斯科人吃一年?请问你能带走吗?你说这是巨大的财富,请问你能变现成现金吗?”

“你带不走,又无法变成现金,这又不属于你们俄国……请问,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你给我记住了,这是肖乐天的粮食,留着给他那就是资敌!”

莫里哀驳斥的斯特凡斯基哑口无言,他们知道按照战争的法则来说,莫里哀想尽办法削弱敌人是对的。

可是这可是12万吨的粮食啊,在苦寒的俄国,每年冬天都有无数穷人活活饿死,他们对粮食的感情是温暖地带的法国人所无法体会的。

“哎……该死的,既然你们法国人愿意造孽,我们就不掺合了,传令下去让士兵们抓紧把金银搬上船,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误了……我们走!”

俄国军官们撤出了粮库,与此同时一座座巨大的竹木粮仓开始冒烟起火,很快泼满了煤油的粮食堆就变成了一支支巨大的火炬。

一座、两座、三四座……无数座!白拉奕城南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热浪烤的人们根本无法靠近,火场十米范围内就连溪流都被烤干了。

熊熊的火光在数十公里外都能隐隐的看见,所有华族心中都有一个不详的念头浮起。

“难道是白拉奕粮仓着火了?我的老天啊!那是我们五年的积蓄啊……”

莫里哀笑着把烟头丢进大火中,熊熊烈焰的光芒映照在他的鬼脸上跳跃明灭。

“这只是一点点的利息而已,报仇……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