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4 信用崩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国家存在,税收体系就会永世不绝,用税收来为纸币信用做背书在19世纪真的算是走在时代的前列了。

其实纸币的信用想要建立起来也很简单,只要国家想主推纸币的信用,可用的办法太多太多了。

比如说乐天洋行在五年前,趁着江南战乱刚平息地价正便宜的时候,购买了很多重要商埠码头附近的土地,那时候肖乐天就已经为后期的经济复苏做准备了。

这些土地属于乐天洋行和乐天银行,数量庞大的无人可以统计,那么商人想租赁这些土地或者购买,肖乐天完全可以制定出规矩来,只接受南票纸币而不接受现银,这么一来纸币的信用不就更高了吗。

同样的道理,很多重要资产的交易,是选用现银还是纸币,这都需要一个引导,只要方法巧妙,想把纸币的信用提高还是很容易的。

国家信用的核心是什么?归根结底两个字,那就是安全。一个国家是否能够给民众提供安全的生活环境,是否能够给商业交易和海量的资金提供安全的交易环境,这都是信用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提供安全的是什么?当然是军队了,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无论你创造多少的财富,你也只不过就是外寇眼中的肥羊罢了。

宋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明中期跟倭寇常年的征战也证明了这一点,至于说晚清民国阶段那就更不用提了。

而现在江南的钱票危机,说到底还是战争危机。

自从肖乐天横空出世以来,可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解放琉球、三次塘沽攻防战、一次攻陷北京城、一次远征扶桑日本……更不要说在欧洲的一连串胜利了。

正是一连串的胜利,给人造成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假象,更给了人们一种强烈的安全感,人们绝对跟你混有前途,在琉球进行商业交易很安全,所以人们才会把税金交给你。

金钱说到底最大的yuwang还是避险,这种yuwang甚至压过了趋利性,你都保护不了我们了,我们干嘛还要给你税金?

资金没有国界,一旦他们认为这个地区危险就会立刻抽身而逃,这跟后世美国在全球的战略是一样的。

那个地区够富裕了成为肥羊了,你放心吧他必定会在那个区域制造冲突、动乱还有战争,目的只有一个,逼着避险的资金往美国飞。

美国的战略无比清晰,但又无比的王道,谁让人家军事全球第一呢。

现在的肖乐天可不在食物链的最顶层,虽然表面上看他的光芒很耀眼其实自家事自家知,这些光芒糊弄糊弄民众还可以,对于真正的政治家和巨商来说,肖乐天和欧洲列强之间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

欺负满清、扶桑不算什么本事,能在欧洲打胜一场战役也是借了普鲁士的战略大势而已,包括法国远征军的覆灭……其实十艘战舰的所谓远征军,在欧洲人眼里看那根本屁都不算一个。

远东义勇军的出现彻底激怒了沙皇,波罗的海舰队主力齐出三万多大军跨越大半个地球去支援海参崴的俄军,这样的大手笔就连英国人也不敢小觑。

肖乐天还能顺利过关吗?这场战争到底能不能赢呢?

市场给了一个最明确的回答,当俄国舰队刚刚离开波罗地海的时候,远征军的消息只是在江南部分洋商之间相互传递,大清的百姓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

上海租界内花旗银行、法兰西银行、汇丰、渣打银行等顶级银行家,就已经开始悄悄的密会了,从那一天开始租界洋行开始有意识的囤积实物银币,逐渐减少肖氏钱票的存储量。

那时候市场并没有太大的反响,直到远征军舰队航行在大西洋并进入非洲近海后,大清国的商人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很多人开始观望最明显的就是一些大商家都纷纷停止了那些大的投资项目。

比如说买卖土地的交易,买卖工厂店铺的交易,投资建工坊、茶山、缫丝行等大项目都暂时叫停了,精明的商人能可选择少赚一点也不愿意冒险了。

可是那时候更多的百姓不知道,所以纸币的信用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百姓们依然用纸币进行生活中的交易,浑然不知经济危机的到来。

俄国舰队继续南下,绕过南非好望角进入印度洋,这时候江南地区已经有流言开始散步了,那些卖针头线脑、油盐酱醋的小店主,都会跟熟客聊一聊即将到来的战争,茶馆、饭庄、青楼、戏园子也出现了很多交头接耳的声音。

可是那时候民众依然不认为远东的战争会对江南有什么影响,毕竟太遥远了人们根本不知道海参崴在哪里,甚至不知道那片土地以前属于谁现在又属于谁。

日子还是得一天天的过,只不过市场上的物价在不经意中上涨了那么一点点。

俄国舰队直奔印度驶去,这时候上海那些洋人银行家们终于开始行动了,几乎是同一时间江南各地流言满天飞,洋人的银行居然同一时间暂停了肖氏钱票的交易业务。

经济危机的导火索终于点燃了。

洋人的表态让江南大商家纷纷预感到风暴的临近,难道说最坏的结果就要发生了?所有人都选择死死的捂住现银,而拼命的去花纸币。

幸亏纸币发行之时没有承诺现银兑换,如果承诺过此刻恐怕乐天银行在江南的所有分号都会被兑换的人潮所挤爆。

可是就这样,还有一些抱着侥幸心理的百姓去银行询问,人数越来越多秩序也越来越混乱。

人多就会有冲突,贪恋、恐惧情绪左右下的民众很快就会失去理智,甚至有人撒泼耍赖要求乐天银行用现银兑换他们手中的纸币,不给他就躺在地上不走了。

一个耍赖的,就会带来无穷无尽的无赖,最后只能请求官府的镇压,而镇压一旦出现,则更加剧了信用崩盘,纸币的购买力这下子又开始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