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5 血腥财富盛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济危机对于社会的冲击力无疑是巨大的,普通民众关心的只不过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只不过是眼前的一点点生活而已,他们看不了多远也不想看多远。

虽然每个人都挺佩服东海肖丞相的,但是佩服抵不过生活的艰难,一顿不吃人就会饿得慌。

当小脚老太太看着酱油店里写的恕不收纳南票只收现银的告示她会怎么想?当茶叶店里同样的货物,现银购买和纸币购买居然差了一倍的价格,他有有多么的愤怒?

纸币赚来的时候是按照一圆银洋的价值到手的,可是往外花的时候居然只能当半块银洋去花,财富居然瞬间被吞噬了一半,这下整个江南的民众都疯了。

乐天洋行还有乐天银行的所有店铺都遭到了愤怒的民众攻击,臭鸡蛋可是没少挨,到最后银行的伙计们都不敢上街了,大白天都不敢开门。

各地官府还有湘军守军们也都累疯了,在这场危机中他们也无法幸免,那些湘军高级将领们,还有满清的官员们手里也有不少的纸币,他们可不管你肖乐天的规矩,直接找到江南分号的大掌柜要求兑换。

如果你不给予兑换,那官府也就不会对你们提供任何的保护。

虽然中间有曾国藩、胡雪岩等人的左右斡旋,但是一两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他们更不可能插手管手下官员的私事,人家兑换自家的钱票,大帅再厉害也只能是建议一下,总不好直接下军令。

肖乐天怎么会开这个口子,乐天银行断然拒绝了这一不合理的要求,这下冲突立刻激化了。

原本为银行提供保护的官府差役兵丁们全都撤了,愤怒的民众开始冲击银行,琉球总部为了保证人员财产的安全,不得不选择暂时关闭江南地区所有的分号。

“乐天银行都关门了!咱们的钱要变成废纸了!老天啊,你们这群强盗……肖乐天你怎么不去死!”

整个南票流通的地区,几乎全是咒骂肖乐天去死的声音,纸币的购买力又崩盘了一大截。

江南越乱,上海的洋人银行家们就越兴奋,名贵的酒水开了一瓶又一瓶,财富的盛宴已经向他们敞开了大门。

“来来来!众位先生们,女士们!庞大的江南经济体就要倒下了,我们马上就到收获地季节了!干杯……”

“肖乐天还想救市?做梦去吧,他在江南发行了16亿的纸币,那就是16亿枚银元啊!一枚银元重量为30克,一亿枚银元就是3000吨,16亿就是48000吨纯白银,肖乐天就算把他自己卖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在手!干杯……”

“感谢战争,感谢肖乐天的狂妄,正是有了这场战争,才给了我们这次盛宴!我坚信当俄国人击败肖乐天之后,纸币终究会变成一堆废纸,而被肖乐天掠夺走的白银也不会回流到江南地区……”

“那时候,江南就会如一个失去了所有血液的巨人,空有无数值钱的资产却没有现金流,到那时候我们手里的现银就可以出击了!干杯……”

“哈哈哈……到时候我们只花一块银币就能买到平时十枚银币都买不到的优质资产,先生们、女士们,十倍以上的暴利就在我们眼前出现了!”

酒会气氛已经达到了顶峰,醇香的酒浆跟流水一样的消耗,在财富光芒的闪耀下,淑女变成了**,绅士变成了野兽……所有人都幻想拿着最少的钱,把江南无数土地、码头、商业街、缫丝厂、纺织厂、陶瓷厂……等等一切值钱的资产全都变到自己名下。

圆舞曲一首接着一首,男女们欢歌笑语舞姿翩翩,而大厅的窗户外不远处就能看见急匆匆行走的清国人,他们正在苦苦寻找那些依然还收纸币的商铺,一个个满脸的惊慌失措。

酒会气氛正在最热烈的时候,突然一名男士推门而去敷衍的和周围的朋友点了点头,快步走到花旗、渣打、法兰西银行行长的面前低声说道。

“有点不妙哦!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不少对手盘,他们正在暗中吃进纸币,现在市场上纸币崩盘的速度已经减缓了!”

花旗、渣打、法兰西等银行派驻到上海的分行行长,都是总部培训多年的老手,对业务非常的熟悉,尤其是花旗的恒利文更是老油条一根。

“对手盘?能查出背后的操盘手是谁吗?”

“具体是什么人不太好查,但是我怀疑这笔资金和那些琉球的粮商有关系,我估计是肖乐天正在借粮商的手开始稳定纸币的信用了!”

“粮食?粮商?还真是他们,看来肖乐天这是黔驴技穷了,都把那些卖苦力的商人推到前台了……不过亚洲这地方就这么古怪,中国人对粮食有一种很深的恐惧心理,肖乐天这是捏住了他们的脉啊!”

商业的基本原则,有买卖就必定会有对手盘,这个世界是二元对立的,和谐统一也对立矛盾。

你不看好纸币的前景想办法抛售,当价格砸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对手盘则必定出现,你砸的价格越低对手盘也就越强大。

现在纸币的信用其实就锁定在那场战争上,肖乐天胜利了则纸币立刻能恢复到原有的信用和购买力上,那么之前廉价抛售的人岂不是亏死了。

如果俄国人胜利了,南票的信用立刻清零,抄底资金只能是全军覆没,那些高位出手纸币的银行家们则大赚。

现在纸币的购买力已经腰斩一半,对手盘终于开始行动。

在整场危机中,很奇怪的是江南地区平日里最容易波动的粮食价格,此刻却没有太明显的波动,虽然很多粮商也都想在这场危机中大赚一笔,可是万万没想到琉球方面居然提高了稻米的供货量。

别说江南是鱼米之乡粮食都能自给自足,那纯粹是人们的一个误解,在明朝中叶之前流传的谚语是‘江南熟,天下足!’那时候江南的粮食产量绝对是整个中国粮食安全的稳定器。

可是到明朝末年,江南工商业发达之后,粮食产量却是逐年下降的,因为大量的人力物力都集中在更赚钱的行业中,比如瓷器、丝绸、茶叶,他们已经不耐烦赚粮食那个缓慢的辛苦钱了。

所以明末到清朝中期,民间的谚语又变成了‘湖广熟,天下足!’两湖和两广地区的粮食产量对帝国来说则更加重要,只不过百姓传统的心理意识不太好改罢了。

至于到现在,江南还有两湖、两广地区丰收不丰收已经没多大的作用了,天下粮食安全已经全看琉球,而琉球则全看南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