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9 禁令闯关/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国藩左手食指轻轻的敲打着桌案,他静静的看着交头接耳的众将,看着一个个犹豫的面孔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五年前当湘军还处在战争状态的时候,谁敢不遵从自己的命令?也许在讨论阶段会有争执但是一旦自己下定决心了,手下人那个不是绝对的执行?

太平日子才过了几年哦,人心就已经懈怠了,就连自己都有点镇不住这些养尊处优的手下了。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不打仗的这几年天天在家享福,女人估计娶了一大堆,孩子也生了一大群,再加上富贵生活泡软了骨头,现在这群人可比打仗的时候还缺钱。

想要维持住这样富贵的场面,就得不停的赚钱赚更多的钱,可是没有仗打的日子太苦闷了,和平时期想跟文官拼赚钱?还是省省吧。

曾国藩早已经看透一切,他笑着说道“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当年抢着攻城略地的好汉们,今天怎么一个个都蔫了?”

下面有人讪讪的说道“大帅啊……咱们肯定是得听大帅的话,可是这禁令实在是动静太大,要不咱们再商量商量?”

“就是啊,大帅您想想,要是上海那边的洋人强烈反对怎么办?难道还要办交涉?”

“实在不行咱们等等马欣怡?毕竟他是接班的两江总督,这个黑锅他来背最合适……”

“没错,让马欣怡来背黑锅,让他跟洋鬼子交涉去……”

人群七嘴八舌的乱哄哄的吵闹,而桌案后的曾国藩早就笑的迷上了眼睛。他的心中暗叹,都扯淡去吧,让马欣怡背黑锅?恐怕我前脚走后脚禁令就得消失,你们真的是变了啊!

就在大堂上一片议论之时,大帅府外老农冲着远处胡同拐角点了点头,很快一名传令兵从阴影中冲了出来,直奔白虎节堂而去。

急促的脚步声直冲议事大堂,传令兵的嘴里还发出惊恐的吼声“报……报告大帅……钟山脚下马欣怡马总督当街遇刺……”

咣当、咣当……一片桌椅被撞倒的声音,大堂内众人全都愣住了“你说什么?马欣怡遇刺了?死了还是重伤?”

“报告将军,当街身亡,一刀刺穿心脏,神仙也救不过来了……”

“刺客呢?抓住了没有……”

“说来奇怪,刺客自称张汶祥,杀了五名护卫和马总督之后,非但没有逃跑,反而对草市的百姓高呼‘杀人者,张汶祥是也’根本就没有逃跑,也没有抵抗……”

士兵说的没错,当张汶祥暴起发难从护卫中杀出一条血路并刺死马欣怡后,他并没有逃跑而是冲着那些丧胆的士兵狂笑。

这是一名真正的死士,他带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干掉了马欣怡,现在他又做好了准备用自己的性命去平息朝廷的怒火。

壮着胆子的士兵,小心翼翼的接近了张汶祥,看他确实没有反抗的意思这才绳索齐上牢牢的捆住了他,并随后向江宁快马报信。

九帅曾国荃惊恐的看着大哥,他很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杀死马欣怡本来就是众多湘军高层秘密商议好的事情,但是时间绝对不是现在。

历史上张汶祥的死,其实是和湘军集团跟朝廷的冲突分不开关系的。真实历史上,当曾国藩被调入京师任直隶总督后,马欣怡来到江南。

这个朝廷的嫡系,上任之后就开始撬湘军的行市,很多要紧的民政官位都被他替换成了朝廷的人,摘桃子的意图非常明显。

最让湘军无法容忍的是马欣怡居然秘密调查消失的天国圣库,这可是湘军高层的大忌讳。当马欣怡彻底得罪了湘军集团后,刺马案也就发生了。

张汶祥在大操场上杀死了马欣怡,整个刺杀过程顺利无比,而且张汶祥最后也没有逃跑而是心甘情愿承认自己是捻军余孽,杀马欣怡就是为了报仇,最后被朝廷剜心刨腹。

历史虽然发生了改变但是冥冥中却总有很多东西在藕断丝连,在这个平行世界里马欣怡再一次被杀死,而刺客居然还是张汶祥。

九帅心中在拼命的打鼓,他终于明白大哥的决心了,大哥居然肯提前发动对马欣怡的刺杀,还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那么意图只有一个就是震慑在场所有的人。

果不其然曾国藩听完士兵的汇报后,气的勃然大怒他猛拍桌案“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把刺客下大牢严加审讯……”

“哎……我本想从善如流,等会询问一下马总督的意见,可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好了,现在谁还有意见?这江南禁令到底能不能行啊……”

拉着长音的问询吓的所有人噤若寒蝉,他们左右交叉打着马蹄袖,然后躬身拜倒在地“谨遵大帅令!军令如山,属下敢不从遵从!”

老农又一次走了进来,他轻轻的搀扶着曾国藩笑着说道“都议了两个时辰了,大帅也累了,众位大人也饿了,大帅不是说赐宴吗?再不开宴酒可就都凉了……”

“哈哈哈……怪我怪我,今天就这样吧,我下去换身衣服,你们先开席喝着,今天就当是给我送行的宴席了……”

老农搀扶着大帅绕过白虎屏风从后门走了出去,而九帅曾国荃快步追了上去,跟老农一左一右搀扶着大哥。

“大哥啊,今天这事您怎么不早跟我说一声……”还没等曾国荃抱怨话说完呢,只见曾国藩脸色突然憋的通红,只听噗的一声一道血箭从嘴里喷了出去,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嗦。

“大哥……”曾国荃下意识的就要大喊大叫,结果老农一把捂住了九帅的嘴“噤声!千万别闹,您不想让大帅的心血白费吧?现在这个局面就得靠大帅撑着啊!”

曾国荃眼泪一下子就冲了出来,他跺着脚冲着东方咬牙切齿的低吼“肖乐天啊!肖乐天!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害死我大哥了!你丫的要是打不赢这场仗,我就跟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呜呜呜!大哥啊,可心疼死我了!”

当天下午,江宁城大帅府向江南各地发出紧急电令,整个江南地区所有田地、房产、工厂、工坊……等等大宗产业的过户交易,被紧急叫停两个月。

江南地区中国人的财产总算是被暂时的保护了起来,而上海的洋人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一片大哗。

“卑鄙!真是卑鄙的中国人!这是对自由市场经济的无耻干涉!我们要抗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