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再起质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摆了摆手,蹲在台子的边缘上,无比平和的说道“其实你想要的答案刚刚你已经自己给自己了……你们日本武士,忠诚、勇敢、悍不畏死,这些都是你们的优点,但是同时你们的最大缺点就是情绪化,容易暴躁,而且考虑问题的深度不够……”

“如果你们之前就知道了这个计划,就冲你们这些性格上的缺点,很可能一场好戏让你们给演的不伦不类,到时候你还想骗过那些老奸巨猾的间谍?”

“实话跟你说吧,华族令发布那几天,全亚洲最高素质的间谍云集一堂,你知道英国派出的那几个武官有多厉害吗?后来情报回馈说,他们仅仅是远远看了致远号一眼,就能倒推出我们未来的海军战略发展计划……”

“你想想,我们的对手是那么好对付的吗?为了欺骗他们,我们只能先欺骗自己……所以不要愤怒,要学会理解!”

野平太把兵太郎拉回到了人群中,此刻的兵太郎跟泄气的皮球一样,再也没有刚刚的疯劲了。

就在肖乐天以为插曲已经结束之时,就在他准备继续进行军事会议之时,又有一个质疑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次居然是从海军席位传出来的。

蔡璧暇,琉球海军大将蔡瑁的女儿,未参军前号称琉球第一美,参军后又被称之为新军之军花。美貌与智慧并存就已经很厉害了,更难得的是她居然还有坚毅的性格和吃苦耐劳的秉性。

海军生活那是多苦啊,她居然能撑下来而且一点都不厌烦。

如果说兵太郎所代表的是肖乐天幕下日本武士势力,那么蔡璧暇这次开口代表的恐怕就是琉球本土重臣派的想法了。

“请问王局长,既然一切都是中情局的组织计划,那么我问一句……渔头的死也是您的安排吗?白拉奕的惨案呢?也是您的安排?”

“一万多华族百姓惨死,240万担粮草被焚毁,还有被抢走的四千多两黄金和无数其他财宝呢?这也是你的计划!”

这话可太冷了,一下子把刚刚缓和的气氛顿时给掐灭了,王怀远和肖乐天顿时一愣,蔡璧暇一下子就撕开了他俩心中的伤疤,刚刚止住的鲜血一下子又冒了出来。

大殿内死一样的寂静,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蔡璧暇的潜台词大家都听懂了,丞相的计划很好,其中有一定的牺牲和欺骗也能容忍,但是这些欺骗和牺牲究竟应该谁来制定?

渔头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白拉奕的民众也是人,谁有权利牺牲他们?再有就是欺骗,今天中情局为了胜利可以欺骗拔刀队,那么明天是不是还可以欺骗海军?

今天可以骗日本武士,后天是不是就轮到琉球土著官员们了?谁是核心,谁又是外围呢?谁是应当被保护的人,谁又是可以被放弃的牺牲品?

这个规矩究竟应该谁来定!蔡璧暇的问题仅此而已。

肖乐天的势力发展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彻底的吞并了琉球古王国的一切,原本强势的琉球君臣势力,被日益庞大的华族势力所稀释,现在话语权已经越来越低了。

相信远东国和婆罗洲王国建立之后,琉球国势力会进一步的弱化,这样的担忧每一名琉球本土派都很忧虑,正是这份忧虑才让他们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渔头,下一个白拉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足足过了三分钟王怀远才开口“渔头的事情是一个惨剧,老渔头是我的好朋友……他在死之前,其实已经得了痈疽之症,无数名医已经判了他的死刑了,就算他不出这个任务,他那个病也活不到明年……”

痈疽其实就是癌症肿瘤在古代的一种笼统称呼,中医管这种病叫恶毒之症,不仅很难治愈病人自己也很受痛苦。

“渔头是自愿接这个必死的任务的,他的牺牲是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任何人强迫他!”

“阿弥陀佛!”人群中有信佛之人双手合十,闭幕低头为老渔头的死而祈祷,蔡璧暇也不例外她一脸虔诚的为老渔头祈祷。

“可是白拉奕呢?难道那一万多人也都得了不治之症吗?”蔡璧暇依然不依不饶。

会议此刻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跑调歪楼了,从军事会议一下子变成了人性的大探讨,牺牲和风险这个古老的话题,这个严肃的哲学议题,被摆在了桌面上,困扰着每一个人。

话题的主人公坂本龙马在那里呢?其实他距离这里并不远,就在首里城内一处秘密的花园内,白拉奕惨案的直接责任人坂本龙马正一身白衣跪坐在榻榻米上。

清酒、鱼生还有插在梅瓶中的鲜花,这里是琉球自然有四时不谢的鲜花,触目惊心的红。

清酒被倒在肋差锋利的刀锋上,洁白的棉布蘸着酒浆擦拭着刀锋,龙马君的表情淡然而又虔诚。

“不知道一会刨腹,我要选择一字切呢?还是十字切呢?可惜没有人给我介错了,恐怕会疼一个小时才死去吧……”

“罢了罢了,我造的孽,我会用我的痛苦来还……无论我死的有多么痛苦,都比不上白拉奕那么多条人命啊!”

冷冽的酒水入喉,很快变成一团火,鲜美的鱼生上面浓浓的全是芥末,辛辣的滋味让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安排香饵钓金鳌……丞相啊,你要钓鱼总得舍得香饵吧?你的猎物价值越高,你的诱饵价值也得提高,不然怎么会上钩呢?”

“呵呵呵,您和王怀远还是太过理想化了,你们为什么觉得罗刹鬼会上当呢?亚历山大二世当然是雄主,他钦定的远征军会是一群白痴吗?他们真的会听信我所说的一切?”

“哈哈哈……不让猛兽见到点鲜血,不让他们先吃到点带血的肉,他们的眼睛就红不了,也不会发狂的!”

“现在好了,白拉奕一万条人命和240万担粮草,再加上金银财宝终于让野兽狂性大发,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对黄金岛的传言失去理智!”

“丞相!对不起了,请原谅我的独断专行,请让我用自己的血去洗刷这些罪孽,那些枉死的冤魂请不要离开……我坂本龙马现在就去找你们赎罪!”

说到这里坂本龙马手中肋差一翻,寒光四射直奔自己的腹部刺了过去。

“肖乐天……我欠你的血……今天就还给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