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司马云的神辩才/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丞相不能走!丞相怎么可以走呢……”蔡璧暇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出来。华族没有肖乐天那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琉球没有丞相,岂不是成了天下列强的口中食了吗?华族人心只有丞相能够汇集,其他人都无法凝聚这么多人心。

司马云笑了他半蹲在台子上,目光平视蔡璧暇的眼睛“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不觉得你很不讲道理吗?人都是自由的,难道丞相就没有自由,没有人权了吗?”

“如果丞相说他要辞职,他要离开这里,请问你有什么资格阻拦?你这不是绑架又是什么?”

蔡璧暇在激烈的言辞交锋中已经被引诱到了伏击圈内,司马云已经展开了绝杀。

“我……我不是绑架,琉球不能没有丞相,华族也需要丞相……难道丞相要放弃百万华族了?难道丞相要眼睁睁的看着列强继续欺辱华族,让我们的财富被掠夺吗?”

“不要这样……丞相我求求你不要这样!”蔡璧暇都要被急哭了。

这时候司马云笑了“我的天啊,怎么正反的道理全都让你给说尽了,你刚刚还说白拉奕的牺牲是错误的,下一秒你就说华族不能没有丞相……我的孩子,你到底要什么?”

一句话问傻了蔡璧暇,对啊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呢?

看着发傻的蔡璧暇司马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门,就好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傻孩子啊!要丞相干嘛呢?回头再有西方人打过来,没准丞相又得牺牲几万人去保护几十万人……你说那被牺牲的几万人多冤枉啊?”

“咱们心疼丞相,不让他背这个骂名了好不好?咱们让丞相辞职吧,让丞相开开心心的去游玩,这摊子谁爱干谁干你说好不好?”

蔡璧暇哭了,她被司马云的犀利言语攻击给逼哭了,她拼命的摇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司马云摊手耸肩“这你也不要,那你也不要!孩子啊,你到底想要什么?”他站起身来面对大家沉稳的说道。

“其实一切的矛盾出发点,就在于你们心中那个追求完美的心态上,世人都追求一个好字,都追求一个完美,可是人世间有什么事情是完美的呢?”

“如果说我们民族遇到的难题就如大学中的百分试卷一样,总得有一个人带领着咱们去答题,去解决这份试卷……现在丞相就是那个带头的人,而眼下的考题就是俄国远征军!”

“丞相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了,他绞尽脑汁想要解决这份试卷,可是他毕竟是一个凡人,他能带着咱们大家得80分,就已经是极限了……”

“80分不好吗?80分难道在你们的眼里还成了失败了?要知道这份答卷交给咱们在场的任何人,恐怕连及格都未必能达到啊?你蔡璧暇能得多少分?就冲你现在的情绪,能得50分就顶天了……”

“还有你兵太郎……你觉得你当华族的丞相,你能得多少分?”

兵太郎已经被司马云的气势给折服了,他吓得拼命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反正不可能会及格……”

啪的一声,司马云一拍手“对啊!其实在场的人想解决这个问题,包括我在内都一样,其实都是一个不及格的下场……那么我们究竟有什么权利去指责带我们拿到80分的丞相呢?”

“蔡璧暇!你所纠结的,无非就是那丢失的20分而已,你天真的认为你所崇拜的丞相就应该得到百分,就应该完美无瑕,丢了那20分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这就是你心中的那个执念,无法解脱!”

“其实在历史上,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为什么历史上历朝历代的君王都是毁誉参半的?尤其是开国君王,都背负了很多的骂名?”

“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很多人都是拿自己想象中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标准来要求帝王。你刘邦就不应该有痞子气,你李世民怎么能杀兄弟,你朱元璋任用酷吏杀功臣也是不对的……”

“这样的例子无穷无尽,人们永远纠结在那丢失的20分里无法自拔,而总是忽视掉他们得到的80分……其实仔细想想,任何成功的帝王,那个不是因为解决了当时那个时代的首要问题而后上位的呢?”

“今天丞相所面对的指责,以后的上位者一样会再次的经历一遍,因为道德绑架的绳索就在每一个凡人的心中,他们随时都可以丢出来抡一抡,无限扩大上位者的错误,同时又无限压缩他们的功绩……”

司马云摇头叹息道“最可叹的是,很多时候都是一些有功的忠臣、老臣在拼命的挥舞道德绑架的绳索,把帝王们逼到了死角……”

“哎……今日始知,帝王为什么爱杀功臣、忠臣了!因为越是这些人,抡起道德绑架的绳索也就越有力,越是虎虎生风!”

今天司马云讲的话恐怕比他平时一个月所说的话还要多,绵里藏针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不用骂人,不用说脏话,不用愤怒的嘶吼……就用一团棉花压过去,压的你透不过气来,棉花里的钢针还能刺的你遍体鳞伤。

现在司马云就把问题给挑明了,你们觉得丞相这件事做的不对,那丞相就辞职呗!你还敢杀了丞相不成?我看丞相走了谁能挺起这个摊子?

既然你们连六十分的水平都到不了,又哪里来的强烈自信心去指责人家得八十分的人呢?而且还指责的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的。

那好,你可以继续指责,我们的丞相也可以选择撂挑子不干了!你有你的权力,我也有我的权力,还真以为道德这玩意可以绑架所有人了?

一场漂亮的辩论以司马云的完胜结束,这时候剧烈咳嗦的王怀远也平复了很多,正当现场气氛开始缓和之时,突然大殿外跑来一名传令兵。

“报……北京中情局分局长春十三娘有紧急事务要求入大殿面见丞相……”

“嗯?传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