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底限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选择彻底销毁这些档案呢?这些信息既然对我们华族是有害的,何不立刻选择彻底清除,然后在场所有人下达封口令?”

人群中立刻产生质疑之声,同时也有很多人赞同这个观点“说的没错,无知草民很容易被私仇蒙蔽眼睛,为了报仇他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直接销毁这些档案,让他们永远的从历史上消失影踪……”

哼……肖乐天一声冷哼怒喝道“你要我学秦始皇焚书坑儒?还是学满清搞文字狱呢?你给我记住了,如果说有一种东西是这个世上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我们这个文明所创造出的文化……”

“而厚重的历史,更是我们文化中不可缺少的基石,任何销毁历史的行为都是在挖我们文明的地基!”

“面对历史,面对一个文明,个人的生命是短暂的,王朝的生命也是短暂的,百年光阴弹指而过,历史上能够绵延两百年以上的王朝屈指可数……”

“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短时的私利而去毁坏民族万年的基石啊!为什么要封闭一百年?因为百年之后,谁知道后人需不需要我们这次事件所提供的警示作用?这件事会不会是帮助后人度过难关的一个断臂妙计?”

“我们都不是预言家,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所销毁的,会不会是百年后后代所急需的!所以,我宁可封存百年后再选择公布,也绝对不会销毁历史……”

严厉的口气让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低了,肖乐天沉痛的说道“我们的历史上,丢掉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每个王朝为了自身的利益都会有选择的消灭一些东西,同时又伪造一些东西……”

“这是一种恶习,一种自以为是狂妄的恶习,每个王朝都以为自己的统治是万年不变的,是会走到世界尽头的,可是真是这样吗?其实能过百年就算幸运了……”

“他们所销毁的,也许就是后代最急需的!毁地基的事情,咱们不干,就算有一天华族这个群体消失在历史之中了,那也是我们的宿命,不能因为我们害怕毁灭就要毁灭文明共同的财富!”

“所以,我赞同坂本龙马的建议,根据事件的重要程度和影响力,我们建议将档案的封存期限分为50年、100年、150年……无论多高的绝密档案,150年后都要公诸于众,那就是历史经验,那就是全人类的经验教训!”

“谨遵丞相令!”众人无不心服口服拜倒于地。

紧接着坂本龙马说出了第三点“最后,我建议针对白拉奕战死者进行一次精准到位的帮扶工作,先统计所有死难者的个人资料,然后找到他们的后代和直系亲属,他们是为了华族的共同利益而牺牲的,那么我们华族就得有一份诚挚的感谢!”

“所有死难者建庙祭祀,能够找到的直系亲属给予政策上的帮扶,免费的医疗和教育,给予他们进入军队和议会的便利通道,让他们的牺牲转化为子孙的福气,这就是我们活着的人所应该做的……”

“这就是我的三点建议,请大家共同议论吧!”

其实这次辩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所有人的心门已经彻底敞开,阴微的小心思都暴露在了阳光下消毒,人们不用再羞耻于自己的暗中盘算,因为所有人的私心已经被丞相全扒干净了。

大家都不光彩,也就不要互相指责了,面对龙马君的提议,所有人都举手表示赞同。

书记官记录着每个人的发言,最后这些提议经过修饰和汇总后,就会成为未来《保密法》的根本框架,有了框架才会有后面的填肉。

表决一致通过后,肖乐天突然开口了“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我还有一个提议!这也是我突然想到的……刚刚大家都说了,人性本来就是不完美的,斗争是人类自古以来的劣性根,今天我们所遇到的问题,其实就是华族未来经常能见到的问题……”

“人只要超过三个,就自动会分为左中右,人的思想就自然而然的产生偏差,人数越多偏差也就越大,最终思想接近的人就会自动形成帮派,更别说这里面还有利益的纠缠了……”

“今天,面对华族所有实权高层,我提出一个‘底限概念’做人要有底限,做官更要有底限,面对斗争我们斗到什么程度,争到什么位置,必须要有规矩!”

“华族对外的斗争,我们的底限是什么?底限就是不搞种族灭绝,这是我们对外斗争不可触碰的红线,任何一个民族都有生存的权力,谁敢提出种族灭绝论,那就是全人类的公敌,华族内部要共同诛杀!哪怕那个人曾经是你们的亲密战友……”

“华族内部的争斗,我们的底限是什么?底限就是人命!人命大过天,如果斗争严重到了互相屠杀,那么任何挑起屠杀的一方都要遭到其他人的共同诛杀,不论他的位置有多高,内斗一旦上升到暗杀,相互内战的地步,挑起冲突者哪怕是我肖乐天,也要接受审判!”

“扶桑的武士你们要听好了!不要自以为心中的价值观是正义的就可以去暗杀反对者,你们永远要记住一点,别人有权利和你的思想不一样!”

“汉族的高官们更要听明白了,施政之时不要总想着牺牲一小部分而满足大部分人的利益,这是汉人数千年留下的一个很不好的劣性根!”

“人命总归是人命,牺牲财富我们不在乎,只要人活着就能再次创造出更多的财富,可是人命不应该牺牲,就拿白拉奕这一万名牺牲者来说,你知道那些年轻人中有谁是未来的军事家政治家呢?”

“你们谁能知道,那些孩童里谁就是未来的科学家呢?你凭什么去决定他们的生死?”

“战争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之前计划推演出75%的成功可能,这难道还低吗?用一万条人命把概率提高到90%又有什么必要?”

“就算敌人不上钩,就算他们成功的在海参崴和守军会师了,难道我们的末日就到了?错了,华族走到现在那是一步一个血脚印走出来的!”

“也许战争打的越艰难,就越能锤炼我们不屈的灵魂!究竟那种选择我们最占便宜,现在可不好说啊!”

“白拉奕惨案这一页今天就算掀过去了,功过百年后由后代评说吧!但是我所说的底限论,就是我们华族未来政治环境的根本土壤!”

“你们有什么花花草草的思想,都得在这个土壤里生根发芽,谁要是敢出这个圈!那就非我华族一员,其余成员可以共诛之!”

斩钉截铁的话音已落,在场众将官无不动容跪拜,五体投地。从此刻起,肖乐天所带领的华族内部,开始出现了各种依托底限论而形成的潜规则,这种潜规则一直影响到了后世数百年,并成为华族政治圈内人人遵守的一种文化。

注:写的好累,来点蛋糕安慰安慰我这痛苦的小心灵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