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 钱潮滚滚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肖乐天的西行漫记诞生到现在已经有五年的时间,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说肖乐天的民族论能够影响多少大清的百姓,那纯粹是吹牛。

但是这五年的时间,肖乐天的思想确实已经深深的影响到了眼下的所有华族成员。华族法典诞生于琉球,琉球民众绝大多数都自然成为了华族的一员,这些人对肖乐天思想的狂热崇拜是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那些被困在那霸的西洋商人全都惊呆了,以至于有人惊恐的在日记本中写下“四月一日,华族首相肖正式宣布进入战争状态,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好战的民族……”

“白发苍苍的老者掏出自己的棺材本换成了一张张印刷粗糙的战争债券,裹着小脚的汉族妇人也不顾男女之别挤入人群去购买战争债……”

“甚至有孩童捧出了珍藏已久的白瓷小猪,喊着眼泪砸碎在长街上,银币和铜板洒落一地,那些钱也将成为肖乐天战争机器里燃烧的煤炭……”

“这是疯狂的城市,这是疯狂的民众,这更是疯狂的民族!从他们的脸上你看不到亚洲人惯有的恐惧洋人的表情,军警抓捕欧洲间谍时候的粗暴举动让我心有余悸!”

“谁能想到呢,在整个亚洲都是文明世界代表的欧洲绅士们,会被一群军警打落帽子,撕碎西装,甚至抽掉裤腰带……哦,我的上帝啊!他们的理由居然是害怕逃跑,太野蛮了!”

“更野蛮的是,这群人居然是崇拜鲜血的民族,我不知道为什么首相府邸会升旗一面怪异的旗帜,上面有暗红色的泼洒图案……后来我才知道,那叫残血旗,首相府升起的那一面就是最大的一面,那上面有肖乐天的血!”

“当残血旗升起的那一刻,华族就会立刻变成不可战胜的狂怒雄狮,整个城市已经被胜利的呼声震碎了,大街上到处都是游行的民众,乐天银行内到处都是抢购债券的市民,每当有军队从军营开拔出来,都会第一时间被市民所簇拥……”

“食物、水果、鲜花……甚至是金钱,就这么从人群中撒到军队的身上,而铁血彪悍的军人不为所动,坚毅的就好像在烈焰中缓慢穿行的铁战车一样!”

“万能的上帝啊!请保佑我,永远不要和这样的民族为敌,他们都是疯子,一群嗜血的战争狂人……”

这些西洋人懂得什么,他们不过就是看一个热闹,看一个皮毛而已,肖乐天苦心经营多年的华族其中底蕴深厚的简直不可想象。

电报线根本就没有坏,那不过是为了瓮中捉鳖抓捕间谍的一个说辞而已,当残血旗升起的那一刻,塘沽特区还有远东的龙爷也很快就得到了命令。

塘沽沿海楼,这座最早宴请过肖乐天和九帅的老字号酒楼,此刻众商云集,而他们簇拥的人正是刚刚从山西回来不久的老掌柜范镰。

当老掌柜捏着电报纸,在家丁的搀扶下走入酒楼后,在场塘沽特区所有众商巨贾们全都起立,一些辈分小的年轻人甚至直接跪地喊爷爷或者太爷,看样子也是从晋商体系中走出来的。

老掌柜眼中精光四射,一股霸气震的沿海楼里所有人都凛凛然不敢大声呼吸。

“都看好了!这就是琉球的电报,就在今天午时,华族大丞相发布战争令,此刻我们华族已经进入战争状态……老少爷们们!该看看咱们的心意了,琉球的同行已经动起来了!”

轰的如同炸雷一样的掌声响了起来,沿海楼外的大街上无数百姓不知所措的看着哪里,不知道今天包场子的大老板们都在发什么疯。

“备战!备战!哥几个穷的就剩钱了,这钱都是跟着丞相一起赚的,就算都赔到丞相身上,也无所谓!战争债券我认购350万……”

“等的就是今天,这场仗要是胜了,咱们华族在这个世界内的地位声望也就算树立起来了,不能让他们瞧不起!老子我认购480万圆!”

“没错,只有战火开拓新商路,我们这些商人才有更大的做生意空间……凭什么我们不能在伦敦开分号?凭什么我们不能在巴黎设立公司!这场仗必须要打赢了!四海商号认购1350万圆!”

美酒整坛子整坛子的往上送,热菜还没上桌,凉菜还没动筷子,在场所有人都已经醉了,认购战争债券的金额迅速攀升,一个小时之后就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6400多万银元。

“哈哈哈……让这个世界都看看我们中国人的财力吧!让他们知道知道中华五千年历史,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家底!”

“欺负我们中国人没钱吗?欺负我们中国人心不齐吗?今天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黄金大龙……老少爷们们哦,传江湖令,给咱们所有生意伙伴们带个话,后半辈子想要有尊严的活着,今天就别吝啬了!”

“呜呜呜……”席间有人痛哭流涕“打吧!打吧!要多少钱,我们就捐多少钱!我爱这个华族,我想我们的丞相……我不想他没了啊!呜呜呜……我不想让这个梦才开始,就没了啊!”

热泪滚落在酒里,是咸的!烈酒喝道喉咙里,是辣的!人心里的那团火,是热的!

有人心热,有人心冷!此刻在首里城的南城门上,满脸呆滞的爱新觉罗载淳,望着满城狂热已经无所适从了。

他当然希望师傅胜利,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些抢走关外土地的罗刹鬼啊!可是他更希望指挥这场胜利的人是自己,如果是自己带领这么多虎贲收复失地,那该有多好啊!

“二毛……你告诉我,师傅如果收复了远东,还会还给我吗?”

这估计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回答的问题了,四太监谁都没有说话,就连二毛也沉默不语了。

载淳红着眼眶热泪滚滚而流“我好恨啊!我真的好恨啊!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登高一呼万众景从?”

就在小皇帝情绪极度消沉之时,二毛开口了“陛下,你有哭鼻子的精神头,还不如赶紧下城去见师傅,去求求师傅带你一起出征,有时间发牢骚,难道就没有时间学习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对啊!自己哭鼻子算什么本事?去找师傅学本事啊!去亲自看一看,体会体会,什么是现代化的战争,什么是大规模的战役。

想到这里载淳一抹眼睛,扭头就往城下跑。

注:第三更了,再往下的更新可就是为蛋糕加更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