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 奇耻大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畜生!真是一群畜生!”邓世昌等人一片怒骂,俄国人的暴行激怒了这些年轻的学员们,他们多想冲上去和敌人拼死决战,可是没有战舰,他们手上连一艘最小的海岸巡逻战舰都没有。

“泱泱天朝啊!一年赋税银两数千万,怎么就连一艘兵舰都不买,怎么就任由这些畜生屠杀我们的子民……”

“皇上啊!你开开眼啊!求你开开眼看看百姓们受的苦吧,在我大清国的版图内,洋人居然敢肆意的屠杀,这是个什么狗屁世道啊!”

悲愤的吼声震撼人心,可是更震撼的是迎面冲过来的俄军战舰,苍青色的铁甲部分油漆斑驳,土红色的铁锈痕迹就如同鲜血往下流淌一样。

这可是铁甲舰,而众人乘坐的只不过是一艘小木船而已,这要是撞上了肯定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教官日意格也怒了,他大声的吼道“升旗,马上升旗,给对方发信号……”也许是他的语速太快,也许是旗手的法语水平不过关,那名守着众多旗帜的旗手不知所措的看着日意格。

“什么?什么旗?我究竟应该升什么旗……”

“哦上帝啊,升法国国旗,告诉对方我的身份,这是法国的训练舰,他们敢冲撞上来是要引起外交纠纷的!”

“左满舵!紧急规避,我是怎么教你们的,傻看着我干什么……”

如果说俄国人的肆意屠杀是一种屈辱,那么现在日意格的话更是一种屈辱,邓世昌第一个用法文吼了出来“凭什么?这里是大清的沿海,是我们大清的疆域,这艘船属于马尾船政学堂!什么时候变成法国的船了?凭什么升法国旗?”

“不服!我不服……”邓世昌吼声如雷,剩下的学员们也都对日意格怒目而视“对,为什么升法国旗?我们不同意,我们不服!”

日意格都快气疯了,他啪的一掌拍在了栏杆上“服从命令!你们有什么可不服的?我问问你们,你们凭什么不服?大清国的名号能镇住俄国人吗?难道挂你们的国旗?请问大清的国旗是什么样?在哪呢?”

一句话当时如同半空一道惊雷,在场的学员们都杀了,是啊!教官说的没有错,大清国的名号能吓住俄国人吗?乌苏里江和黑龙江外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丢了,人家会怕你?

还有……国旗在哪呢?人们突然惊奇的发现,大清从来都没有一个法律去规定国旗的样式啊!大清国哪里有国旗呢?

无数人热泪长流他们哽咽的说道“我们怎么连一个可以为之效死的旗帜都没有啊?呜呜呜……我们居然连一个可以激励人心,激励万民的旗帜都没有,我们连一面旗都没有!”

日意格摇头叹息然后冲着发呆的旗手喊道“别愣着了,赶紧升旗啊!”旗手抹了一把眼泪,那面法国国旗开始缓缓的升上了桅杆。

远处圣彼得号上的莫里哀顿时大惊失色“那艘船在悬挂法国国旗?快看他们发来的旗语……马上翻译!”

“这是法国训练舰,正进行例行的海上航行训练,我们正在为大清国培训舰长,对方请立刻规避,以避免冲撞!再次确认,请立刻规避,避免冲撞……”

“哈哈哈,我想起来了,在我的情报库里是有这么一件事,听说左宗棠从法国请了一批教官,要给满清训练航海人才,我想就是这艘小船了……司令官,请下令规避吧,您总不能同时和两个国家发生外交冲突吧?”

斯特凡斯基眨了眨眼,琢磨了一下觉得在血战之前,跟满清和法国同时闹纠纷,确实是很不利的,所以只能示意手下进行适当的规避。

马尾船政的练习帆船向北面偏西逃窜,他们的目的地是闽江口。而如墙一样压上来的俄国战舰转动船舵向北面偏东行驶,他们从福州这里就要往东北方向前进了,因为琉球在那边。

巨大的旗舰圣彼得号轻松的撵上了速度缓慢的训练舰,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小小的三角轻帆船,锅炉喷涂的煤烟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烟带,很多煤渣纷纷落下,落在那些年轻的脸庞之上。

无人能够形容当时的屈辱!邓世昌甚至想跳海自尽,俄国人士兵肆无忌惮的笑声刺痛了他的心,两船相交之时,圣彼得号上的罗刹鬼向下吐了一片的口水,浓痰飞溅在训练舰上。

对于这些骄傲的年轻人来说,今天所遭遇的一切就是地狱!

人群里终于有崩溃的了,他冲入武器室内抢出一把训练用的步枪就想射击,可是在日意格等人的死死纠缠下,步枪被夺走了。

那名失控的学员跪倒在甲板上,向北方磕头,额头撞的满是鲜血“皇上啊!求你看看民间的疾苦吧,求你看看这老大的帝国变成什么样子了!朝廷啊!求你开开眼,干点正经事吧!”

“海军!谁给我们一支强大的海军,老子我就把命卖给他!呜呜呜……可是我们到现在连一面可以为之牺牲的旗帜都没有!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圣彼得号上的莫里哀冷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耸了耸肩俯视脚下卑微的小小帆船“各人的优秀又有什么用?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你们还想拥有一支强大的舰队?”

“中国人……还是好好的去种地,去做工好了,当好你们的工蜂的职业,为我们高贵的欧洲文明创造财富就可以了,强国梦?还是洗洗睡去吧……哈哈哈!”

训练舰上的邓世昌听到了这羞辱的笑声,他双眼冒火红血丝布满眼球,他望着北方的海平面,他心中念叨着一个名字。

“五千年国运不会灭绝!祖先的灵魂总会保佑我们渡过最狂奔的风雨!就算整个中华都跪了,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跪,他就站在那里等着你们!”

“东海有个肖丞相,他还从未让我们失过望!肖丞相啊……无论有多艰难都请你们挺住,为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抢回一口元气吧!”

就在邓世昌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报仇的时候,突然他身边的严复大吼一声“快看东北方向……有烟带!天空中有烟带!灰白色,笔直上天……老天啊,这是什么船,怎么舍得烧这么名贵的白煤!”

注:今天的加更送上了,这是为第四层蛋糕个加的第一更,一会还有一章加更!

祝我六月生日快乐吧,拼了,累死拉倒……蛋糕盖不停,加更用不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