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7 透阵而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场仗才刚刚开始,俄国人就已经懵逼了。单刀赴会的致远号嚣张无比,然后又不合情理的出现了肖字旗和残血旗,这证明肖乐天本人就在战舰之上。

而此刻一面更怪异的旗帜出现了,居然是一面绣着金龙的明黄旗帜,这又是代表谁呢?

清朝毕竟是中古思维的国家,朝廷上并没有现代意义的国旗概念,真实的历史上要等到北洋成立之后,李鸿章上表为了在大海上表明大清国战舰的身份,这才设计了清朝的国旗。

而此刻只是1869年,现在别说欧洲人不知道大清国旗是什么样,就连大清国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国旗。

但是五爪金龙旗一出所有人都只能联想到一个人,因为龙文化是中国人特有的,黄色崇拜也是中国人独有的,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只能证明大清国身份最高贵的那个人出现了。

文尼亚大脑已经快要停机了,他是一名合格的战舰指挥官但不是一名优秀的政治家,分析这种事情太不擅长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无形的绳索给束缚住了。

“还开不开炮?还打不打这一仗?一个肖乐天就已经是很难对付的政治家了,如果大清国皇帝也在上面,我要是误伤了或者杀死了……这到底算有功劳呢?还是打罪过呢?”

没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谁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欧洲近代史上杀国王乃至皇帝的例子非常少见,英国人杀过,那是商人群体动的手,结果杀出一个重商主义的日不落帝国来。

法国人也杀过皇帝,结果就是大革命的爆发,弄的法国人成了欧洲无组织无纪律,自由散漫的代名词。

这两次针对国王和皇帝的屠杀,都换来了整个欧洲贵族集团的集体谴责,法国大革命的时候甚至造成了欧洲缔结反法同盟,所有的国王联合起来要去给路易十六报仇。

并不是说他们跟路易十六私交有多好,一切只是物伤其类狐死兔悲而已。今天能杀法国皇帝,明天就能杀奥地利、普鲁士、沙俄皇帝,那样的场景不是欧洲诸王所乐见的。

所以拿破仑三世两次战败都换来了囚禁而不是砍头,包括历史上普法战争后,拿破仑三世也没有被审判而是在英国流放。

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普鲁士的国王威廉,当然了那时候已经改称呼为德意志皇帝陛下,德皇威廉二世。就是眼下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面前学习的那个小外孙。

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失败后,威廉二世并没有受到审判,而是在荷兰女王的保护下安度晚年,给了他一座城堡还有封地包括很多的财富,让他至死都享受着皇帝的富足生活。

所以说,王不杀王,是欧洲贵族圈的一个传统,你可以战败对手,但你不能杀死对方,这就是规矩,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败于另一个国王的手上,到时候你的性命谁来保护呢?

现在文尼亚和斯特凡斯基所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大难题,同治帝身份太高贵了,就连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都不敢下令让他死,他们这些小小的军官又岂敢造次呢?

真要是杀了同治帝,引发大清和沙俄的全面战争,这几个小虾米首先得砍头抛尸荒野!

战场容不得丝毫的犹豫,斯特凡斯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歇斯底里的吼道“骗局!这全都是骗局!肖乐天亲征我相信,清国皇帝亲征我绝对不相信……开炮啊!所有战舰开炮!”

文尼亚和斯特凡斯基完全是闭着眼睛下的开炮命令,他们真的不敢面对未知的命运,他们从心底透出来一股寒意,几乎把他们冰冻起来。

时间几乎停滞,天地好像在慢镜头回放,俄军右翼舰队重炮齐发,大海上水柱冲天爆炸声响彻云霄。

致远号一瞬间身中五弹,爆炸的火光几乎将整个舰体包裹,没有防护的水兵尸体翻滚抛到天空中,再被气浪撕碎。

但是一切都阻挡不住致远号的脚步,厚重的装甲满分通过了考验,没有一发炮弹造成致命伤害,铁甲只是被烧黑并有略微的变形,没有任何被击穿的迹象。

这一刻,致远号动力全开,直接从金刚石号的右舷还有极地号护卫舰的左舷之间,在那个狭窄的空隙中透阵而过。

现在就是肖乐天和同治帝表演的时刻了,身穿首相军服的肖乐天和身穿龙袍的同治帝,就站在舰桥的眺望窗口处,冒着生命危险下达了作战命令。

“所有近程火炮、加特林机炮……全速射击!杀伤敌人有生力量……”

“主炮开火,炸沉敌舰……”

致远号不仅仅有3门210口径主炮,在战舰的两侧还有6英寸口径阿姆斯特朗后膛副炮、57毫米口径哈乞开司速射炮、37毫米口径哈乞开司机关炮、0.45英寸口径6管轮转式格林机炮……

这就是一座大海上的浮动火力输出平台,在近程作战中,这样的火力密度任何军舰都承受不住。

轰轰轰……阿姆斯特朗后装炮炸的两艘俄军战舰一片哀嚎,翻滚的水手尸体掉落在大海中。各种口径的哈奇开斯速射炮在甲板上制造一片火海,血肉碎渣到处飞溅。

至于说格林机炮更是战场上的绞肉机,凡是水兵密集之处,都被加特林机炮重点关照一遍。

林震带领的枪炮组彻底打疯了,这名琉球本土派的代表,撕开军服上衣的扣子,冲过去抢过一挺加特林疯狂的开火。

突突突……加特林的铜音如同钢琴低音琴键在弹奏一样,死神乐章无比华丽!

“过瘾啊!过瘾……无限量射击,不要吝惜弹药,杀到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们,杀到他们做梦想起咱们都得尿裤子……”

骄傲的北方骑士,透阵而过,倾泻一片火海,阵斩两艘俄国战舰。

最关键的是,整个冲阵过程中,肖乐天和同治帝一左一右站在指挥舱的左右,冒着生命危险近距离的观看了整个战斗过程。

当然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俄国官兵的心中,此刻他们才知道飘扬的那几面旗帜,根本就不是什么战略欺骗。

中国人果然开始拼命了!

注:第五层蛋糕的加更送到……累死我了……主站来点全订激励一下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