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2 沈葆桢/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外行人来说,闽江口海战绝对是一场让大清国振奋的胜利,甭管致远号属于谁,就凭同文同种的民族感情,总是能让大清国的百姓感同身受。

但是对于内行的军事家来说,这场闽江口海战虽然很激烈,但总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双方交战点到为止,致远号杀的不够狠辣,俄国舰队也显得比较怂货。

这就好像两个高手过招一样,华族出手如电打了俄国远征军一个嘴巴子,结果后面的战斗就没有了,双方保持距离居然脱离了战斗。

日意格能成为船政学堂的教官,拿一千两银子的月薪,这说明他的肚子里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训练舰从闽江口往学堂返航的时候,他和这群年轻的学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不不不,你们完全没有看懂这场海战,俄国人并没有吃太大的亏,相反的肖乐天反而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而让俄军窥探了底细……”

“你们不要总用普通人的思维来考虑战争,战争最终的目的是要达成核心任务目标,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小损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俄军总共才沉没了两艘护卫舰,这对于如此庞大的舰队来说又算什么呢?”

日意格这话激起了公愤,这些骄傲的学员们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机会可以扬眉吐气了,更何况这还是他们的‘圣君’同治帝御驾亲征,甭管击沉多少,光政治意义就足以让他们兴奋一年。

这些学员们怎么可能允许法国大鼻子的泼冷水,刘步蟾就差骂街了“抬杠是不是?你成心抬杠是不是?别看只是两艘护卫舰,但是你也别忘了陛下只有那么一艘战舰,造成这样辉煌战果的仅仅是一艘战舰而已……”

“士气!打仗打的是士气你懂不懂?兵法有云千里奔袭,必蹶上将军!这群俄国人是千里奔袭吗?这是十万里奔袭啊!”

“罗刹鬼绕了多半个地球,现在就靠一口气顶在胸口呢,只要把他们这点士气给泄光了,他们就是一群待宰的羊!”

日意格很不赞成这种论点“这都是什么时代了,又不是冷兵器时代,现在一支军队强大的士气来源于他们的后勤,来源于强大的火力!只要俄国人突围出去,和海参崴的守军会师,远东俄国人的局势就能稳住了……”

“至于你们所说的士气,这些俄军休息一个月也就全都恢复了!算了,我必须要向沈大人提议,你们的兵法课绝对不能给予及格……”

嗨……这句话可把学院们气的够呛,你一个法国大鼻子教官,好好教大家西洋知识,教大家操船不就得了吗?传统兵法课程都是中国师傅教好不好,你丫的管得着吗?

一群人上去就想理论,可是这时候训练舰已经左满舵向闽江内河道驶去,就在这时候迎面大江上突然出现了一片帆船。

“快看,是沈大人的旗帜……”人们一看还真没错,正是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的旗号。

左宗棠在离开福州去西北的时候,特意向朝廷请旨把自己的船政大臣名头给了沈葆桢,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好好经营马尾造船厂和船政学堂。

这样的请求朝廷断没有驳回的道理,毕竟林则徐在朝中还是有三分人脉的,而且沈葆桢也不是庸才,无论私情和公义都没有下绊子的道理。

事实证明沈葆桢还真是个实干家,造船厂和船政学堂让他这几年经营的有声有色,别的不说就看严复、刘步蟾、邓世昌这帮优秀的学员就全都明白了。

闽江口的海战不可能不惊动大清官府,当福州城接到俄国兵舰肆意撞击沿岸渔民的消息后,沈葆桢勃然大怒,立刻点水师兵船前去驰援准备交涉。

刚刚看见了铁甲战舰雄风的学员们,看着对面闽江上冲上来的那些五百料小海船,看着挂满补丁的船帆,再看看船头水师兵丁腰间的大刀,和所谓的红衣大炮……一个个全都臊红了脸。

这回没人有心情跟日意格斗嘴了,两边的落差让学员们对大清未来的海军充满了悲观。

沈葆桢站在船头迎上了训练舰,在老水手的小心控制下两船在江心交接并搭上了踏板,沈大人小心翼翼的登上了训练舰。

“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炮声?谁和谁打起来了?为什么长乐县城出现了大批逃跑的百姓?赶紧回答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严复等人把上午的战况附属一遍之后,当沈葆桢听见皇上就在大海上参战的消息之后,这位大清的忠臣眼前一黑大吼一声“肖乐天!你无耻啊!哪有你这么祸害大清国的……”话没说完整个人向后软倒。

沈葆桢昏过去了,这下人们全都疯了,身后的兵丁搀扶住沈大人,其他的学员送椅子的送椅子,送水的送水,忙乎了好半天才把沈大人给救醒。

“皇上……皇上去哪里了?”

“沈大人,您放宽心,皇上很安全,俄国人根本奈何不了致远号,相反还让致远号给干沉了两艘……”

“糊涂!”沈葆桢大吼一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皇上身负天下怎么能冒险呢?万一出现一点意外,大清国怎么办?再来一次辛酉政变吗?”

这话说的可太重了,儒臣最讲究慎言,这种敏感话题轻易是不会在公开场合提起的,今天能在这里当众说起,这足能证明沈大人心已经彻底乱了。

“就算皇上平安,这件事也无法善了啊!北京城还不得轰塌了天,朝廷又得跟俄国办交涉了,左大人在西北打的多艰苦?我们还要给俄国人全面向咱们开战的口实吗?”

“你们糊涂啊!拿肖乐天当好人,这家伙就是成心想把大清国拖下水!这人心黑脸皮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有马铭那些人!我太包容他们了,满以为他们是皇上的亲兵,就多加照顾,谁承想他们居然敢开炮!我之前就不应该允许他们移防长乐县……”

“发报!向北京城发报!立刻汇报今天发生的一切,快快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