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3 致远号的烟雾弹/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晚清,朝廷一听办外交这三个字就头疼,一方面是洋人太嚣张,另一方面也是朝廷太缺乏这样的人才,他们对西洋的各种法律规章基本上处于文盲状态。

更要命的是,大清直到最后灭亡,其实心里都没有放下天朝上国的虚面子,很多办外交的官员,和欧洲列强去交涉,都不是依据万国公法,而是紫禁城内的想当然。

慈禧老佛爷当政的时候,外交官要干什么都得听太后的,有时候明知道太后说的话不在道理上,说出去会让西方人笑话或者误解,可是谁敢不遵懿旨呢?还要不要脑袋,要不要官位了?

所以说,在晚清的那几十年间,谁办外交谁倒霉,天天受夹板气,洋人太后两头不给好脸色。

别看沈葆桢办船厂,办学堂等实务很卖力,但是一旦遇到这种办交涉的工作,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往北京城推脱。

“发报,赶紧发报!记住了啊,一定要把我被气晕的这件事写进去……来人啊!训练舰靠岸,把我抬下船去……”

训练舰沿着闽江逆流而上,很快就停靠在沿江的一处货运码头上,当沈葆桢被竹椅抬下船的时候,他一手抓住日意格一手抓住严复低声说道“这段时间把其他的课都停了,船厂和学堂的所有帆船可着你们用……所有学员去大海训练,好好打探打探情况!我放心不下皇上啊……”

沈大人放心不下皇上,可是小皇帝载淳可未必知道他沈葆桢的孝心,此刻的载淳已经完全玩疯了。

现在的致远号跟那些纠缠的敌舰完全说不上作战,双方就跟麻秆打狼一样两头怕,文尼亚命令舰队保持距离,而致远号也不愿意浪费宝贵的炮弹,双方就这么拖着、耗着,好像在等什么。

到底在等什么呢?项英很清楚,大家都在等黑夜的到来。只有等到黑夜来临,双方才有撤兵的借口,否则就只能这么僵持下去。

战时已经安全的多了,载淳的禁令接触,在几名水兵的保护下,小皇帝开始仔仔细细的参观这艘神奇的战舰。

肖乐天和项英在指挥舱内分析海图,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进行推演,直到下午四点种,项英发布了一条新的命令。

“传令锅炉房,停止烧白煤……把咱们特意准备的那些煤块拿出来烧吧!”

“什么东西?你特意准备了什么?”肖乐天不解的问道。

项英给丞相倒了一杯咖啡“丞相您就看着吧,一会就明白了……”

锅炉房接到命令,马上开始更换煤炭,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肖乐天眼瞅着致远号的烟囱开始往外呼呼的冒黑烟,浓烟滚滚在天空中拉出一条漆黑的烟带,甲板上的水兵们晃动着脑袋,空气中到处都是灰烬飞舞。

“呵呵,我让开滦专门准备了一些高含硫的杂煤,就是用他来麻痹敌人的……传令下去,锅炉减压,降低船速……”

“丞相啊!既然我们想让敌人上当,就得主动示弱,什么比致远号锅炉故障更能欺骗敌人呢?”

当天下午四点半,金刚石号上的文尼亚将军发现了致远号的异常,明明很淡的烟带突然浓烟滚滚,而且致远号速度也降低了不少,这让他无比兴奋。

“哈哈哈!上帝保佑沙皇,上帝保佑俄国!那艘该死的战舰出故障了……肯定是锅炉故障,我就说吗,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完美的科技,太超前的东西都不可考……”

“普鲁士又不是英法,他们的工业实力也就跟我们沙俄想当,我们都造不出来这样的战舰,他们又岂能造出来呢?就算造出来也是隐患重重!果然如此,上帝保佑我们,乌拉!”

金刚石号上的士兵被舰长鼓舞起了士气,到处都是兴奋的吼声还有乌拉万岁的声音。

“舰长,趁着敌人军舰故障,我们冲上去干掉他们吧!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有副官傻傻的提议。

“放屁!敌人是锅炉故障又不是主炮故障,冲上去干什么?接着挨炸吗?没看那艘战舰只不过是速度降低了,又不是失去动力,我们上去自讨苦吃吗?”

“你们记住了,这次海战给我们一个大大的警示,我们来亚洲的首要任务是拯救远东,而不是好勇斗狠来的!别小瞧这些东方人啊,还是应该小心小心一点……”

“都给我记住了,从此刻起大海上遇到琉球的船只尽量不要攻击,另外修改航道我们不要太靠近琉球本岛……听说那里的炮台很厉害,我们不去碰那个钉子!”

“保持距离……等到天色完全黑了,我们就北上去跟大部队汇合,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这艘战舰了……”

肖乐天看着距离又变远的俄国舰队,他和项英相互对视一笑,知道这些凶残的北极熊终于害怕了,一切计划在完美的进行中。

就在这时候,突然指挥舱外响起了载淳的喊声“师傅!你看东方!有一座大岛啊!”

众人顺着载淳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东南方向尽头有陆地的影踪,回头看看海图再看看致远号的位置,人们可以确定那就是台湾。

“那就是台湾岛了!这是大清直到现在都没有被开发的一座岛屿,可惜我们这次没有时间,下次有机会吧,我一定会带你上岛去看一看……”

载淳跑回指挥室内,趴在海图上仔细研究台湾岛的地形图“大清没有开发的岛屿?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开发呢……”

肖乐天耸了耸肩“天知道北京城里的人是怎么想的,自从乾隆年间福康安……对了就是富慧的娘家富察氏那位大名人,在他平定了台湾林爽文叛乱后,原本就应该顺势开发这座宝岛,可是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随后居然又把这座岛给封闭起来了……”

“一直到现在,朝廷还有三大禁令没有打开,第一是禁止内地百姓渡海来台,第二是禁止台湾和汉人进入番界和高山族等民族接触,第三禁止私人打造铁器……”

“你自己想一想,有这三条禁令,你还指望这座岛能开发的起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