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9 俄国入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这次奄美大岛之战后,华族善守的名气就算在全球军界打响了,深谙土木作业的华族士兵把一连串的炮台经营的是固若金汤。

以火炮为核心,周围一圈一圈遍布坑道、战壕、射击暗堡,在外围还有人工触拉的地雷,包括一个个陷阱。

每一座炮台都是一个小型的军事要塞,士兵们在掩体中来回奔跑,在敌人火炮轰炸的间隙向外反攻。

吕麻岛本身面积并不大,六座炮台相互之间都能给予火力支持,新式线膛炮的精准度不是过去滑膛炮所能比拟的,每一次齐射都能炸的进攻俄军人仰马翻。

圣彼得号上的斯特凡斯基此刻眼睛都眯了起来,前方一群群死去的士兵就好像不是他的手下一样,他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冷笑。

“对了,这就对了,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战斗力,你反抗的越是激烈,这就证明藏宝岛越重要……继续战斗吧,我不会对人命有丝毫的怜惜,这是战争应该有的代价,只要能试探出你的底牌,我不介意让这些士兵全都去死……”

优秀的指挥官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从来都不拿人命当人命看,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自己,斯特凡斯基就是其中一员。

当第四波进攻失败后,斯特凡斯基点了点头“差不多了,敌人的底牌应该就是这么多了,停止向吕麻岛上增兵,陆军运兵船从东方海峡入口进入水道,准备向本岛登陆!”

“这座离岛交给大炮和剩下的士兵来解决,我带你们去拿黄金!”

战争真的是充满了不可预测性,肖乐天他们的计划是让六座炮台一直沉默,不到敌人进入海峡绝不开火。

可是所有人都低估了斯特凡斯基的警惕性,炮台如果再不暴露,如果三个小时内这些俄军不能从吕麻岛上发现肖乐天的军队,那么斯特凡斯基就会带着舰队扬长而去,绝对不会向海峡中派遣一艘战舰。

如果是那样的话,所有的安排都泡汤了,肖乐天的埋伏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不得不感叹华族国运尚在啊!在最关键的时刻,几名炮兵的肆意妄为,他们明目张胆的违抗军令,反而把战争推向了正确的轨道之上,这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或者说这就叫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老虎终于进入了笼子,大海上的后备兵团启动了,一艘又一艘的运兵船从海峡的东侧水道进入,护卫舰压着运兵舰队的北方,火炮警惕的瞄准北方的主岛,他们知道哪里一定还有隐藏的炮台。

所有可疑的山头都被火炮扫了一遍,有枣没枣打三竿,三轮试探之后北方主岛的炮台终于暴露了,掀翻的伪装下面露出了灰白的水泥工事,远远望去就好像大山上的伤疤一样。

“报告司令官,主岛发现三座炮台!守军数量不明……”

“报告司令官,赫曼斯基舰长发来信号,东方出现大规模逃难的渔船和货船,主岛上的中国人正在向太平洋上逃跑……”

“报告司令官,奄美大岛东侧出现将近四百多艘渔船和商船,正向大洋逃窜,赫曼斯基舰长请示是否拦截……”

“报告司令官……”

一份份最新的战况飞到了司令官的面前,让人诧异的是战事越是混乱,这位远征军的司令表情却反而越轻松了起来。

“传令赫曼斯基,不要管那些渔船和货船,现在敌人疯狂的反扑就是证明黄金还藏在岛屿上,这是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不要管那些细枝末节!”

“让他封锁住海峡的东口,并炮轰南方吕麻岛上的炮台,协助陆军解决战场南方的问题,剩下的不用他操心了……”

战场就是一张棋盘,在普通士兵眼里战争是混乱而毫无规律的,他们只能感受到身边地狱一样的厮杀场景,爆炸的破片激飞,硝烟中冲出来的敌人身影,刺刀闪亮如林,炸药包的轰响不绝于耳。

但是在指挥官的心中,战争就是棋局,每一名士兵的生命都是无足轻重的,他所要做的的就是把正确的棋子摆在正确的位置上。

之前的一切试探都是为了寻找肖乐天所布下的棋子,现在既然已经发现了,那么总攻自然也就开始了。

南方吕麻岛战事依然激烈但是华族新军败亡之事态已经不可逆转了,不论驻守炮台的守军反抗的有多疯狂,当赫曼斯基所带领的分舰队从东面开始炮击之后,海角炮台很快陷落了。

爆炸的黑烟腾空而起,喊着同归于尽口号的守军殉爆弹药库,海角炮台的陷落顿时让防御的三角崩塌了一角,其他两座炮台的压力顿时大了起来。

战斗到最后一刻,中岛炮台和吕麻炮台的军官们甚至组织了一次次的自杀式进攻,浑身捆满烈性炸药的士兵冲入敌人军阵,一次又一次逼退俄军的进攻。

但是他们已经无力回天,很快吕麻炮台就被俄国掷弹兵所投掷的炸药包所摧毁,现在吕麻岛上只有中岛炮台还在继续坚守。

炸的浑身是血的连长看着坑道内一地的尸体,扭头看了看山坡上匍匐前进的俄军,他狠狠的擦了一把脸上的血“兄弟们等等我,别走的那么快,我这就来了,我这就来了……”

跌跌撞撞的连长用身体撞开弹药库的铁门,里面码放的是如山的炮弹和炸弹。导火索早就已经连接好了,十多根雷管平均的塞在弹药库的各个角落里,只要你点燃桌子上那根主导火索,这里就会在数秒钟之内炸成一片废墟。

用牙齿撬开一瓶朗姆酒,连长咕咚咕咚喝下去了半瓶,桌子上还有一个吃残了的牛肉罐头,里面的肉汤已经凝固了白花花的油脂泛着冷凝的光泽。

也不用筷子,直接用手挖了好几块牛肉塞在嘴里“妈的,老子总不能当个饿死鬼!”

火柴被点燃,一根粗大的雪茄喷涂着烟气,呛的他不停的咳嗦,这时候连长突然面向西方,面向高钵山的方向大吼一声“高钵山的兄弟们啊!忍住,一定给我们忍住!五百兄弟的死换来你们的生!你们一定要守到最关键的时刻再战斗!别让我们的牺牲没有意义……”

“丞相!我儿子就交给你养着了……哈哈哈!”狂笑中明亮的雪茄烟头按在了导火索上,与此同时蜂拥而上的俄军也已经跳入了战壕内。

轰轰轰……爆炸的连锁反应将中岛炮台炸成了一片废墟,吕麻岛的抵抗终于消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