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7 反攻前的九小时/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霸所发生的一切,每过一个小时就有人专门电报给德之岛的王怀远,在肖乐天没有赶回主战场之前,王怀远和坂本龙马就是级别最高的战场总指挥。

萧何信亲身犯险在汤湾山上作为诱饵军的总指挥,罗火此刻身在太平洋上,带领无数反攻舰队正等候决战的命令,而琉球本岛的留守任务就交给了司马云和尚泰王两人。

各有各的任务,一个萝卜一个坑谁都甭想闲着,华族已经拿出了全部身家赌这一把,人人都拼上了老命。

当那霸秩序一切良好的电文传到王怀远眼前后,这位中情局的缔造者不可思议的看着电文“一切安好?没有动乱,没有挤兑,没有间谍,更没有地痞流氓闹事?”

“靠!打仗了结果琉球的治安反而越来越好了?真他娘的活见鬼了……咳咳咳!”

龙侍大和尚轻轻怕了拍王怀远的后背“阿弥陀佛!施主何必惊讶?这不是好事吗,这说明丞相的民族主义精神已经开始向百姓心中渗透了,只要给华族时间,这颗小数目绝对会变成参天大树的!”

王怀远白了他一眼“行了,你还真当自己是和尚了?丞相允许你出家,只不过是为了平息其他人心中的怒气,再加上你们日本和尚自古有参政的习俗,所以也不影响你继续卖命……看你口口声声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法师了?咳咳咳……”

坂本龙马挠了挠光溜溜的头皮笑道“你还别说,我当和尚还真挺习惯的,自从穿上这身衣服之后,头脑不怎么就清楚了很多,也许真是佛祖慈悲加持我吧!”

“好好好……你大和尚已经开悟了,那你跟我说说总攻命令什么时候开始?佛祖给你什么指示了没有?”

“哈哈,你还别说,真有指示……最晚凌晨五点让萧何信他们从北坡撤退,那时候就是我们反攻的时刻……”

“现在是晚上七点整……汤湾山上至少还要守九个小时,那是地狱九小时啊!让他们且战且退吧!”

其实坂本龙马的判断并不是什么预言指示,而是基于战场情况所能做出的最正确的判断。现在俄国从指挥官到士兵都已经发疯了,他们为了四座宝库已经失去了理智,在今晚的战争中他们会一波又一波的往战场上调集兵力。

陆军士兵全押上去不够,那就上炮兵,野战炮不够还可以拆卸小口径的舰炮临时充当野战炮用,再不行还能编组水兵临时充当陆军士兵使用。

一波又一波的敌人投入战场是需要时间的,三万大军慢慢汇集到汤湾山脚下,没有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

所以守军必须要死守住前半夜,不能轻言放弃否则敌人的后续部队可就不会再往圈套里面钻了。

六个小时之后,陆战队放弃东西和主峰三座要塞,全体官兵撤退到北坡朱雀营所驻守的丁字库要塞,寻找机会从北坡突围。

三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足够萧何信带着弟兄们撤出汤湾山了,而那时候俄军肯定正在清点和运输金子,属于战后最兴奋的时刻。

凌晨五点,人类最疲劳的时刻,再加上血战之后的脱力感,就会让俄国人的战斗力急剧下滑,那时候就是华族军队一剑封喉的时刻。

坂本龙马望着北方烧的通红的天空狠狠的说道“高钵山炮台发出复仇怒火之时,就是反攻的开始……”

王怀远也被鼓荡的血气涌动“对!我相信丞相会赶回来的,致远号必定会赶回来的,这么大的热闹,丞相那个脾气秉性岂能不过来掺和掺合!”

一切都和王怀远两人分析的一模一样,现在塘湾山上的萧何信也做出了最后的决战动员“死战血战六小时,这六个小时之内你们给我玩命的放干敌人的鲜血,六个小时之后我带你们撤出战斗……”

“让你们打的时候,就得给我往死里打!让你们撤的时候,都给我干脆的撤出来,别拖泥带水……谁敢不听指挥,军法一律枪决!都听清楚了吗?”

冰冷的口吻震的众人不敢反驳,一个个沉默的经历然后扭头领命而退“死守六小时,咬碎牙也得顶住……”

白虎一营和白虎二营,分别得到了玄武四营的兵力支援,人们打开了所有弹药库,军令要求五个小时内将所储备弹药全部消耗一空。

“杀啊!为了沙皇陛下冲锋!这是沙皇的亚洲,我们将双手献上……全军冲锋!趁着夜色冲锋……乌拉!乌拉!”

漆黑的夜色中,潮水一样的俄军在军官的激烈下跟打了鸡血一样仰拱向前,夜色阻挡了敌我之间的视线,这给进攻者创造了最好的条件。

喊着乌拉冲锋的沙俄士兵密密麻麻如蚁附,在野平太的眼中就好像黑沉沉的大地上有一层黢黑的妖气压了上来一样。

今夜无月也无星,天空被大块的云朵所遮挡,战场上能见度非常低,华族士兵们根本就看不清楚对面冲上来的每一名俄军,所有人只能看见一大块如地毯又如晨雾的杀气、妖气贴着地面正快速的接近。

“全体都有……加特林准备……所有士兵准备射击……预备……开火!”

哗……当时战场上就是一片暴风雨刮过的声音,上千把毛瑟和加特林机枪喷涂的火光连成一条火龙,在漆黑的夜里分外谣言,直接勾勒出了阵地的弯曲形状。

真正参加过大战的人都知道,步枪、机枪密集射击时候,你是根本听不到单独的子弹爆破音的,你不会清楚的听见哒哒哒的节奏响声。

那一刻所有枪口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发出的只是满月太平洋大潮涌上来的哗哗声,弹雨就跟一层巨浪一样向敌人拍了过去。

嗖嗖激射的子弹打穿敌军的身体,飙出来的鲜血跟雨粉一样四处激飞,冲在最前面的士兵连惨叫都没有只见身子一抖就栽倒在地。

正前方的敌人被剥离下一层又一层,人命就跟割韭菜一样被一层又一层的撂倒。

“继续冲锋……不要在乎这点牺牲……冲锋!冲锋!”军官手持左轮站在岩石上,单手抓住士兵的衣服就往上扒拉。

“前进,前进!胆敢撤退者杀无赦!掷弹兵准备接敌人,破坏守军的工事……今天晚上,我们的战旗必须插在山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