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 黄金乱军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财富能够激发军队的士气,但是财富同样也能削弱军队的士气,尤其是过于庞大的财富摆在血战之后的士兵面前,这些前一秒还在奋勇杀敌的战士,此刻却起了别样的心思。

黄金、白银、各种珠宝就在士兵眼前一箱又一箱的抬了下去,由于时间紧、任务重,俄军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箱子来装这些金锭和银锭,大多时候都是用敞开口的弹药箱来往山下运送金锭。

慌乱中人们忘记了盖盖子,黄金被战火映照的熠熠生辉,那光亮照到士兵的眼里就拔不出来了,运金子的一路上到处都是士兵咽口水的声音。

“你们说回头我们能分到多少?”有是士兵小声的问道。

“天知道啊?但是之前指挥官说突破敌人要塞的士兵,能给一公斤的黄金作为奖励啊!”

“放屁,哪里是一公斤,我刚刚看见这些金锭了,都是铸造好的十公斤一块,应该是每人十公斤!”

很快又有人加入到了议论之中“别胡说了,每个人给十公斤?刚刚那波冲锋,我们一共投入了一万兵力,难道分十万公斤的黄金?实话告诉你们吧,这些金子都是陛下的,帝国财政很紧张,这些金子恐怕直接就要运到伦敦金融城里,去融资、去还债了……”

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如果说这些金子是献给沙皇的,那么一切都好说士兵们的情绪还能稳住,可是一听说这些金子要直接送到欧洲的金融中心伦敦去,去送给英国人,他们顿时不开心了。

“我们的黄金凭什么给那些该死的海盗,他们霸占着大海上的商路还不富裕吗?贪婪的吸血鬼!”

这个时代俄国的教育普及率还非常的低,不仅跟南欧没法相比,就算跟大清比也差了一小截,这些刚刚摆脱农奴身份的士兵,忠诚是忠诚,勇敢也真勇敢但是脑筋可真不敢恭维。

他们不懂什么叫银行贷款,也不知道什么叫国家公债,复杂的利息算不明白,国家信用是什么东西?能吃不能吃呢?

这些知识对于他们来说完全陌生,他们只是用最朴素的情感理解了一个问题,我们用命抢来的金子,怎么就白白的给外国人了呢?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沙皇为了赎买他们的奴隶身份早就榨干了国库,而且还向欧洲银行家大量的举债,沙俄早就已经陷入财政危机了。

爱克森并不知道流言正如致命的病毒一样在人群中传递,而且随着运下山的黄金越多,致命的病毒传播也就越广,到最后几乎两万汤湾山俄军全都在议论这个话题。

人们望向黄金的眼神越来越不善了,士气在这一刻突然变成了一股不忿的戾气。

凭什么我们用命换来的金子,要白给外国人?

提前承诺的奖赏在哪里?不是说好要给金子吗?

这都是沙皇陛下的黄金,这些军官难道要贪污?

该死的,怎么这么多金子,怎么还运不完了?

人心一旦长草了那就会疯了一样的不停的飞长,再加上肖乐天藏起来的黄金实在是多,已经运输了一个小时,结果还没有运完的迹象。

情感朴素的士兵心疼的都要哭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财富啊!很多人急的都快哭了,好像下一秒这些黄金就要送到英国人的口袋一样。

在这种复杂情绪的影响下,进攻丙字库要塞和山顶工事的士兵,突然大变样了,攻击再无犀利可言,几次明明能够突破的冲锋却被华族的反冲锋给打了回去,战熊一下子变成了绵羊。

可惜爱克森等人已经陷入到巨大财富所带来的喜悦之中,浑然没有察觉士兵们心理上的波动。

这可能就是贵族教育的后遗症吧!他完全无法理解穷人对财富的那种渴望,就好比一辈子没吃过饱饭,总是挣扎在饥饿死亡线上的乞丐突然遇到大餐一样,那种对食物的贪婪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些农奴出身的年轻人,从他们的幼年、童年、青年时代,都是在极度贫穷的状态下长大的,他们别说没见过金子了,饭都没吃饱过几次。

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乍一见如此海量的财富,那是根本抵挡不住心中的贪欲的,贪婪情绪一旦疯涨,就会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忘了应该干什么。

漆黑的夜,多云,天上无月也无星,在人类还不会利用电能的时代,照明只能靠火焰。而汤湾山地形复杂,占地面积广阔,就算两万人一人两根火把也无法照亮这座大山。

运送黄金的队伍很快就出意外了,先是有人一脚踏空踩在碎石上,两人抬的炮弹箱顿时掀翻,沉重的金块撒了一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该死的,你怎么走路的?长没长眼睛?”长官怒骂道。

“对不起长官!这里实在是太黑了,我看不清脚下的路啊……”就在士兵解释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在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捏着一块金锭嗖就拖入灌木丛里,快的谁都没有发现。

不一会的功夫,在山路不远处的小树林内,一盏煤油灯的光芒映照下,三个士兵贪婪的看着面前的金锭。

“十公斤啊!咱们每人都能分一大块,这足够我们将来回家买好多的田地了……”

“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带走呢?我们还得去远东打仗,这玩意这么大这么沉重,我们怎么运上船?”

“你傻啊!找地方埋起来,反正将来这座岛屿也是咱们俄国的,找机会再挖出来啊!”

“对没错,还是你聪明,赶紧刨坑把金子藏起来……”

就在三人挖坑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开口了“等等?为什么只藏一块金子?既然偷一次了,为什么不偷三次,黄金有的是,机会多得很!凭什么不一人分一块?凭什么三人分一块金子?”

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对啊!我傻了不成,金子如山,看这样子至少要运到天亮去,我们凭什么就藏一块?接着去偷吧。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呵呵一笑扭头又钻进了夜幕中。

穷人乍富就是这种心态,他必须要把半辈子的贪婪都释放掉,这时候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军法早就丢到太平洋里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