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夜色偷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早和敌人交火的正是住手海峡东口的赫曼斯基舰长,他所指挥的斯维特拉娜号以及其他两艘主力战舰和四艘护卫舰,正好堵在海峡的最窄处,那里海峡的宽度只有区区的三公里。

奄美大岛并不是一座岛屿,他的主岛一共由两部分组成,北方的主岛奄美大岛战局了总面积的70%,南方狭长的吕麻岛占总面积的15%左右,这两座大岛之间的海峡就是肖乐天给俄国舰队所挑选的葬身之地。

海峡呈东西向,西面的入海口宽阔海流平缓适合大舰队集团出入,而东面海峡入海口狭窄多礁石海流湍急,在兵法上属于最佳的防御之地。

最窄处三公里的海峡,能够安全行船的宽度不过就是一千多米,其余地方都有很多礁石和暗流极端危险。

斯特凡斯基派遣赫曼斯基用少部分战舰死守这里,在兵法上来讲是正确的,一千多米的出海口,七艘大型战舰完全可以坚守很长时间。

之前军官们进行过战术推演,就算是那艘强大的致远号要强攻这里,如果赫曼斯基选择死守的话,也能为大军争取五到六个小时的时间。

赫曼斯基确实忠实的执行了总司令的命令,他不仅牢牢的守住了海峡,更策应其他部队向吕麻岛发起炮击,海角炮台就是被这支舰队给炸塌的。

整整一夜赫曼斯基警惕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东方的太平洋,作为一名谨慎的指挥官他不敢对那艘铁甲舰有丝毫的轻敌,如果致远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将抱着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悲壮之情,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死死的挡在外面。

舰队收缩再收缩,最后分舰队全都藏身在海峡之内,就在最狭窄的入口后面,所有的大炮警惕的对着大海。

整整一夜,汤湾山上炮声不断喊杀声隐隐传来,火光明灭照亮了半边天,作为军人赫曼斯基也希望能够参加进去,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任务也很重要,想要大局的胜利必须要有个别人的牺牲。

在无数官兵恳求参战之后,赫曼斯基总是平静的说道“战争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到最大的功劳的,那些默默无闻者所作出的贡献其实更大……如果我有选择权的话,我更希望我们直到大战结束,我们也不要投入战斗……”

“因为这里是战场的侧翼,丢了这里我们就丢了一半的战场主动权!未来最后的胜利,我心甘情愿放弃那些作战的军功!放心吧,帝国是不会忘记我们的付出的……”

在指挥官的安抚下,数千海军士兵总算是稳住了心态,开始苦熬慢慢长夜!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就这时候,一支奇怪的舰队正借着夜色的掩护,熄灭了一切灯火悄悄的向海峡内靠近。

今夜多云、无月、无星,整个大海漆黑一片,人们甚至没法看清楚海平面和天空的界限,哗啦啦的海浪相互拍打,战舰轻轻摇晃的就像婴儿的摇篮一样。

这种能见度极低的夜晚,是非常考验瞭望手的眼里的,他们瞪大眼睛看着空无一物的大海,时间长了就双眼酸痛,只能狠狠的揉。

在这种情况下,疲劳的瞭望手很容易出现一些幻觉,就好像现在两名瞭望手好像发现大海上出现了很多的黑影。

黑影缓慢的在海上游动,很像集体洄游产卵的海归,或者是成群的大马哈鱼。

“那是什么?是不是我眼睛花了?”

“我看看……没什么啊,是不是波浪造成的阴影?”

他们可不知道,此刻足有两千多艘渔船和小型货船正小心翼翼的靠近他们,而操纵这些船只的水手们都是琉球最有名的水鬼,其中国头水鬼占了绝大多数。

死士!这是一群死士!他们出发之前就在国头水鬼雕像面前发过誓的,不成功则成仁!要么带着胜利的消息活着回来,要么就死在这片大海上。

这些民船都是军方从民间采购而来的,属于战场上的炮灰,他们出现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船沉在海峡东方的出海口内,用船上巨大的水泥结构体组成一道深海下的人工暗礁。

渔船商船上面摆放的都是半人高的巨大水泥结构体,这种外形酷似古代陷马钉的水泥块,一共由四个柱子所组成,无论你怎么丢在地上,总会有三根柱子支撑一个平面,一根柱子笔直向上。

水泥块之间用铁链甚至儿臂粗的棕绳所连接,到时候沉入海底这些绳索就会将所有水泥块纠缠成一个整体。

这还不算完,每艘船的船舱里还装有大量的石块和沙土,沉重的砂石压的船只吃水线极低,行驶在大海上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船老大和水手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相互间只是用手势来进行沟通,当他们已经能清楚的看见对面战舰上的灯火后,当他们能够看见来回走动的俄国士兵人影之后,一根根的粗大棕绳开始相互抛了过去,很快这些小船就牢牢的系在了一起。

“什么声音?大海上有动静……发射火弩!仔细查看!”

十多名水兵从库房内报出中世纪欧洲常见的十字弩,安装好火箭点燃箭头上浸满煤油的棉纱,一声令下十根火箭以四十五度角抛射向天空。

这些偷袭的舰队可无所遁形了,舰队上数百名水兵异口同声的吼道“上帝啊!有敌人偷袭……一千米外有敌人偷袭,怎么这么多!”

赫曼斯基撞开舰长室的大门,冲出了甲板,此刻天空中又有数百根火箭腾空而起,大海上密密麻麻的小船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谁都猜不出这些小船要干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没有好事!

暴露了身份的琉球水鬼们,再也不用藏着掖着的了,船老大一把撕开上衣,让冰冷的海风吹着他正在燃烧的胸膛。

“满帆!撞上去!死也要完成丞相的任务……撞上去!”

“所有船只抛缆绳!连成一体!堵住海峡!把这群强盗堵死在这里……”

赫曼斯基这边也喊开了,舰长用沙哑的声狂吼“开炮……所有战舰自由射击!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我们,立刻开炮……”

轰轰轰……早就做好准备的火炮手拉动牵引绳,大口径的线膛炮喷涂着火焰,在华族舰队中炸出一道道冲天白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