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1 轻敌的苦果/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悲愤的哀嚎并不能震慑华族的士兵,伤者的哭泣也不能让这些中国人有丝毫的心软,山林中伏击的狙击手们依然沉默不语,他们嘴角的冷笑证明他们根本就懒得和这些侵略者有丝毫的废话。

尼古拉斯的问题谁能回答?只有大炮!濑户内村的炮兵阵地此刻已经打疯了,炮团指挥官每一次齐射后都兴奋的冲上战地耀武扬威,他对着濑户内村的敌人和海湾中的战舰比划着中指,嘴里破口大骂。

“炸!继续炸!炸死这群狗日的侵略者……这是我们华族的土地,爷爷我又没请你们来!这场杀戮要让这群罗刹鬼记住一百年!”

六轮齐射之后,濑户内已经变成了一座燃烧的火城,整个村镇里没有一间房屋是完好的,不是被炸塌就是被点燃,火光中罗刹鬼们人头攒动,身上被点燃的士兵惊叫着跳下大海,远处抢摊的运兵船急速向前冲去冒着搁浅的危险,想要多救走一些陆军。

“上船啊!抓住绳梯……抓住绳索……”运兵船两侧抛下无数条绳梯和粗大的缆绳,噼里啪啦把水面砸出了一片水花。

此刻港湾内一片混乱,栈桥已经被破坏,海滩周围都是杂物和死尸,运兵船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位置抛锚,他们甚至无法顺利的靠近岸边。

现在只能靠士兵们自己跳到海里往运兵船旁边游,然后抓住绳梯往上爬,这样的撤兵效率可想而知有多低下了,将近两万士兵如果想撤走恐怕没有八个小时以上是不行的。

分舰队的赫曼斯基眼睛里在冒火“不能这样了!不能让中国人再这么肆无忌惮的轰炸下去了……要全军覆没的!我们会被困死的……”

眼前地狱样的场景在他面前旋转,海浪中沉浮的尸体撞击着战舰,心理素质差的新兵趴在船舷上哇哇的吐。

远方的炮兵阵地还在倾泻着怒火,俄军连续组织了三次反攻都被中国人顶住了,而赫曼斯基的舰炮还击也因为距离和角度的问题而效果甚微。

“该死的!听我的命令……以斯维特兰娜号为首,分舰队全体都有,向北航向五百米……继续轰炸敌人炮兵阵地!”

“什么?”众人立刻惊呼“舰长不行啊!前方是浅海区,都是礁石,我们会触礁的……”

“闭嘴!”赫曼斯基大吼一声“我难道不知道前面是浅海区?你当我是瞎子吗?但是现在我们能怎么样,我们的战舰距离敌人的炮兵阵地最近,如果我们的火力无法压制上去,两万陆军兄弟就得全死在这里……”

“生死存亡之刻,如果我们的死能够换两万兄弟的活,那么死又何妨!你们真的以为来东亚是旅游来了?真以为是来享福的?”

赫曼斯基的怒骂让在场的官兵闭嘴了,这句话直接点透了很多远征军官兵的小心思,小盘算。这场让世界瞩目的远征,其实在很多官兵眼中就是一次漫长的度假旅游,在他们的心中亚洲人是羸弱的,这些割地赔款的中国人更是弱者中的弱者。

强大的俄国军队只要在这些绵羊面前秀一秀肌肉,就能吓的他们尿裤子,就能把最美味的食物和美酒,最漂亮的女人,最多的财富敲诈出来。

清政府在对抗西方文明的战争中,一败再败直到万劫不复,现在清国内恐洋症已经出现,而西方人对中国人蔑视心理也已经取代了中古世纪的仰视。

中国不在是文明古国和强大的标志了,虽然中国依旧富饶但是这种富饶已经变成了无人防守的肥肉,只要欧洲国家的工业水平够强大,能够调集到远征亚洲的船队,那么你就能随便切走最肥的一块。

肖乐天曾经说过,19世纪甚至20世纪前半叶,西方文明都是无法吃掉中国的,并不是他们没有那个野心,而是当时的科技水平还很底下,能够跨越半个地球去投放重兵的国家就那么几个。

英国、法国、俄罗斯,只有这三个国家能勉强做到……美国当然有这样的工业实力了,但是美国此刻正处于经济复苏期,和内战后的平复期,发展民生是美国的重要任务,孤立主义思想非常泛滥,所以这个时代美国的海军只是一支防御性的军队。

其实翻开晚清和近代史,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和大清国作战的欧洲国家其实就是三个,一个是英国,一个是法国,这是唯一的两个能够从欧洲向亚洲输送重兵的工业国家,而俄国主要靠的是陆军从北面大陆向南压。

第一次鸦片战争是英国人自己打下来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是英国和法国一起打下来的,然后就是清国和法国之间的安南战争,随后就是甲午那个小邻居的逆袭。

而真正等到欧洲各国都能派出兵舰组成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城那可要到1900年去了,而那个世界人类早已经进入完全蒸汽战舰的时代,是科技的巨大发展才让意大利、奥匈帝国这样的二流欧洲国家拥有向东方投放重兵的能力。

可以说,在1869年,俄国能够组织出三万兵力的远征军,横跨大半个地球去征伐中国,这在俄国内部绝对是一件极其振奋人心的事情,在欧洲也是让各国瞠目的壮举。

西班牙、葡萄牙没有这个本事,荷兰、意大利也没有这个能耐,就连陆军强大的奥匈帝国和普鲁士也得摇头叹息自愧不如。

这就是现实,无可争议的事实,在这种赞誉崇拜下启程的远征军怎么能不高傲?赫曼斯基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这些官兵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甚至都没有考虑过伤亡的问题。

在他们的心中好像远东的胜利就象树梢上熟透的苹果一样,只要踮起脚尖就能轻松摘下。

看着那些面红耳赤的官兵,赫曼斯基低吼道“我们的轻敌铸成了大错,那么就只能用血弥补这个错误……战局就是如此,现在我们不牺牲谁来牺牲?”

“现在听我命令,分舰队全部北上,抢到最佳射击位置……开炮给我压住山坡上的华族炮兵!”

注:今天只有两更,家里有白事实在脱不开身了,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