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3 海面下的恶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从大战略上看永远是国力的交锋,强国胜弱国,多军胜寡军,战术不够人数凑,就好比二战时期的美国一样,其实美国的胜利就是国力的胜利,德意日那边连石油都已经耗干了,这边航空母舰跟下饺子一样的噼里啪啦往水里开。

这种拼国力的世界大战,没有技巧和花招可言,只要强国舍得牺牲人力物力,并认为这场仗必须得打赢,那就一定能打赢。

这是从战略层面看战争,但是如果单独看局部的战役,这就有趣多了,以弱克强的经典战役为什么层出不穷,因为环境、士气、科技、指挥官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再加上人类自身的yuwang,这些都会给战争创造各种各样出其不意的变化。

俄国海军们永远也忘不了今天,如果他们之前能够知道肖乐天手上有如此多的花招的话,他们一定会向上帝发誓这辈子都不和华族军队作战。

主场战斗就是有优势,项英他们手上的海图要比斯特凡斯基手上的详细百倍,在巨大的地图上,不仅有岛屿和暗礁的位置,甚至还有海水深度以及洋流、暗流的数据。

而这一切都是可以用来克敌制胜的法宝!随着致远号汽笛有节奏的吹响,旗手向大后方打出了行动命令。连十分钟都没到,在海角悬崖之后俄军视线所未及之处,三艘满帆的大船乘风破浪疾驶而来。

三艘隶属于中情局的大船显然早就已经熟悉了这里每一寸海域,他们迅速行进到暗流入海峡上方位置,无数水手开始往大海里丢一个个巨大沉重的不明物体。

“那是什么?上帝啊!难道那是……”斯特凡斯基心中涌现出了一个不详的念头,那些中国人丢下的东西为什么如此熟悉。

怎能不熟悉,人类历史上第一种自动触发式水雷就是俄国人发明的,在1853年至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这种触发水雷被俄军大量使用,土耳其的海军吃够了这种武器的苦头。

作为俄国海军上将,他怎么可能不熟悉这种可怕的武器!当年那场战争中,水雷是制约英法土舰队进攻的利器,如果没有水雷那场战争俄国输的会更惨。

水雷这种武器造价低廉,结构简单,圆形的雷体经过精心的射击正好可以悬浮在海平面以下半米左右,在浑圆的雷体上平均分布着十四根长长的触杆,这些处杆就是水雷的触发装置。

任何船只只要撞到其中任何一根触杆,内部的爆炸物就会引爆,并随机引爆水雷内部的爆炸物,原理和子弹的撞针非常接近。

水雷好用但是在战场上的使用禁忌也不少,因为水雷一旦抛入大海就会敌我不分,甭管是谁家的船撞上就是一个死。

而且水雷这东西本身没有任何的动力,在大海上会受到海流的影响而随意漂浮,并不是你想让他炸哪里就炸哪里,所以在实战中水雷更是一种防御武器或者说封锁武器。

斯特凡斯基打死也想不到肖乐天居然把水雷用成了进攻武器,他绝望的拍着脑袋,最后甚至用拳头砸自己的额头。

“我是白痴啊!我为什么如此愚蠢!这里是肖乐天的主场,他当然知道这片大海的所有秘密,海流图就在他的手上,这仗我怎么打?我还能怎么打啊!”

“分散突围吧!让各舰小心水雷,水兵用步枪排除危险……现在我们只能把命运交到上帝的手上了,阿门!”

宽约五公里的海峡上,此刻彻底乱成一团,舰队已经没有了阵势可言,所有战舰选择各自的方向夺路而逃,甲板上除了射击的炮手之外还多了无数持枪的士兵,他们一个个把眼睛瞪得如铜铃一样,企图发现藏在海水中的那些恶魔。

“水下有异物!快看水下有黑影……开枪啊!”啪啪啪……战舰上水兵疯了一样往下开火。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该死的,那是一只海龟……继续搜索!”

战场本来就是让人紧张的地方,远方致远号正不停的开后,高钵山炮台也在居高临下的轰炸,海峡口到处都是浓烟火光,海面上漂浮的全都是残骸和尸体。

这种恶劣的环境,士兵想找到隐藏在水中的小精灵那简直就是做梦,无数情绪崩溃的水兵歇斯底里的向大海盲目开枪,嘴里还大喊大叫“水雷在哪里!水雷在哪里啊……”

轰!回答他的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护卫舰舰首左侧正中一枚水雷,高爆炸药顿时点燃,大海中瞬间出现一个爆炸的空洞。

水雷的威力大过炮弹十倍,仅仅一枚水雷就把护卫舰的舰首部分给炸成了粉碎,成吨的海水开始往船舱里灌。

绝望的士兵崩溃了,即将沉没的战舰两舷就跟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跳人,大海上到处都是往岸边游的士兵。

“好!炸得好!”肖乐天一拳砸在指挥台上,兴奋大喊大叫“我给你们准备三百发水雷,我就不信堵不住这小小的一道海峡!留在这里吧,你们谁都别想走了……”

“项英!前方护卫舰阵型已经崩溃了,圣彼得号就在眼前!击沉他!给我击沉他!彻底撕碎这些罗刹鬼的士气,让他们绝望到死!”

年轻的同治帝此刻就跟抽羊角风一样双拳紧握浑身打摆子“好好好……炸的好!这才是大海战呢,这才是真正的战争呢!海军万岁!”

“等我亲政了,我要倾国之力建造大清的海军,我要建造世界第一强大的海军!到时候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我再也不要当窝囊皇帝了!”

项英斜眼看了看跳脚尖叫的小皇帝,嘴角一裂轻蔑的一笑“哧……一帮就知道骑马的满人大屁股,还想上船?做梦去吧……”

项英不喜欢载淳,从他的家乡项家庄被烧了之后,他就已经恨死了这个腐朽没落的朝廷,更何况这个好色的小王八蛋居然敢吃蔡璧暇的豆腐,那是我的女人好不好!

你等着吧!这个仇我算记住了,当着丞相我没法收拾你,但是丞相不会保护你一辈子的,绝对不会!

“是!丞相……如您所愿,圣彼得号我帮您击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