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2 醒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语惊醒梦中人,牵马坠蹬在中国文化中有一种特殊的象征,能给大人物牵马坠蹬者无疑不是心腹之人,是信得过之人,是重点培养之人。

项英带致远号回国,一路上胆大心细杀的欧洲人瞠目结舌,并最后成功的完成了任务,这样的功劳就已经奠定了肖乐天之后二代领导人翘楚的位置。

肖乐天让他牵马坠蹬,这就是一个很明确的政治信号,可怜载淳那时候还迷糊着呢,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啪的一声,载淳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的愚蠢!怪我,怪我……”

悟了,全悟了!坂本龙马的话点的已经非常透彻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你载淳别牛,也别摆皇帝的谱,你以为自己是皇帝就牛逼了?大错特错,将来你有为难的时候,你照样还得来求你师父。

可是肖乐天毕竟是整个华族的领袖,他不可能为你一个人服务一辈子,就算他下达了命令可是最后执行的人是谁?还不是手底下这帮重臣们?

你说你把这些师兄们都给得罪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万一以后有个救援你的任务,人家阳奉阴违故意慢半拍怎么办?该用十分力气的地方就用五分力气你怎么办?

这世间的事情,不仅仅是看高位者会怎么想,更要看低位执行者会怎么做,可怜世人愚痴总以为占住一个名分就成皇帝了。

就好比肖乐天前世,很多人站在一个经理的位置就天然的以为自己牛逼吗?浑然不知你的权力是那个位置赋予你的,而不是你赋予了那个位置权力。

这种心态的错位,就会让他自我膨胀,并最终走向毁灭!在肖乐天当年工作的那座硕大无比的写字楼内,各家公司都有办公室秘闻传出,肖乐天亲眼所见的就不下十名经理被手下的职员给集体阴死了。

载淳本来是懂这个道理的,可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而孩子的最重要特征就是情绪化非常严重,这也是所有中二少年的通病,明明懂这个道理但是就是做不到,事到临头情绪总能代替理智。

今天载淳一共犯了三个错误,首先在众人非常担忧的时刻发出漠视生命的不当言论,其次就是他之前对蔡璧暇的骚扰,让早就和她确立恋爱关系的项英极其愤怒。

而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项英和载淳之间的冲突深层原因就是肖乐天入室弟子之间的争宠。

这是非常重要的冲突,他们争夺的其实就是相互的排名,以及对师傅名望的继承权多寡问题。

四天王属于第一代弟子,在肖乐天的面前完全属于半师徒半兄弟友人的关系,他们的身份很特殊,由于和肖乐天是同龄人,也就注定了他们很难在华族内部有机会成为第一领袖。

当肖乐天垂垂老矣之时,四天王一样也垂垂老矣,除非肖乐天半路夭折否则四天王绝对没有上位的可能。

这时候丞相声望的继承权争夺,就自然的延续到第二代入室弟子之中了。而这第二代入室弟子身份最高的一共有三个人尚泰王、项英、载淳……至于日本的伊藤博文等弟子,则非入室弟子而跟蔡璧暇、金三顺一样属于第二梯队的徒弟。

尚泰王已经明确摆明了态度,作为一个小国国王,依靠华族这颗大树能够护佑国祚,这就已经足够了,尚泰王没有丝毫的野心,而且他不止一次和肖乐天表示要成为一名游历全球的旅行家,未来的理想就是要写很多很多的游记。

肖乐天很支持尚泰王的决断,因为从这些年的观察中,肖乐天发现尚泰王确实不适合混权力场,再加上琉球土著势力根基太弱,完全无法形成决定性的力量,所以退下去让开路反而是一种保护。

现在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了载淳和项英两人身上,表面上看两人好像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内里两人却有无法调节的矛盾。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导火索罢了,关键是两人心中都有火气,他们本身就是敌对的两面,华族这个庞大的集团只认肖乐天这个正朔,华族上上下下百万千万民众,只听肖乐天这个开创者的命令。

这是一笔想当庞大的精神财富,无论肖乐天是什么身份,他将来当皇帝也好,当国王也罢,甚至当总统、总理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头衔……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个名字对华族庞大的影响力,这就是声望,而声望这种无形的东西也是可以继承的。

谁是第一大弟子,谁是第二,谁是入室弟子,谁是外门徒弟……不同的身份都能继承到丞相的名望,将来也就能在华族内找到无数自己的拥趸。

撕开了政治表面光鲜的外衣,露出里面血淋淋的伤疤,载淳瞬间就脱离了他的年龄而变得异常成熟了起来。

他正容向龙侍大和尚双手合十鞠躬“多谢大师指点!我懂了,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向师兄赔罪!在这里,我不是什么大清国的皇帝,我就是载淳,我就是师傅身边的小小弟子……”

“哈哈哈,阿弥陀佛!懂了就好,懂了就好……”坂本龙马挠了挠头。

载淳微微一笑“大师!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供养您呢?我愿意在北京城内为您专修一座寺庙,我愿意毕生都供养大师……”

嗯?坂本龙马眼睛微微一眯心说小子挺上道啊?这就学会挖墙角了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陛下真的想好了?别忘了我可是一名日本和尚啊!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是外来的和尚也遭排挤哦!”

载淳鞠躬的腰弯下去就一直没有起来“希望大师怜悯小子,京师虎狼之地,载淳我太年轻了,如果没有大师的扶持,恐怕就是羊入虎口啊……”

“天下何人不受排挤?要说受到排挤,我就是第一个,请大师怜悯小子,请大师慈悲小子!”

坂本龙马微微一笑“再说吧,现在你的任务是夹着尾巴好好在欧洲游历,其他的别多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