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5 民心可用否?/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项英眼睛顿时一亮“计将安出?”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会议室的舱门推开了,蔡璧暇露出脑袋喊道“厨房准备了晚饭,赶紧吃点吧……”

“别管我们,不吃了!”师徒两个居然异口同声的低吼了一句,结果说完两人一愣紧接着就嘿嘿的诡笑了起来。

蔡璧暇当时一愣嘴一撇“有病吧?”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舱门不搭理他俩了。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下来了,致远号的舱室的各个角落还有上下旋梯之间,都挂上了一盏盏的防风煤油灯,远远望去数百盏煤油灯的光芒勾勒出整艘战舰优美的弧线。

借着不远处微弱的灯光,二人点了一支烟迎着海风继续刚刚的话题。

“项英啊!我肖乐天现在虽然在华族有声望,但是你说我在大清国里有没有声望呢?假如说,我现在带兵杀回大清国去,举旗造反了你说有多少百姓会拥护我呢?”

项英仔细想了想紧锁眉头的摇了摇“恕我直言,十中无一……”

“哈哈,你这是捧我啊!哪里是十中无一,百中也无一啊!”肖乐天摇头叹息道“这人世间最顽固的是人心,最善变的也是人心,自古造反就是一个技术活,与其说是金戈铁马浴血厮杀换来的王朝更迭,我更愿意相信机关算计顺应民意的推行革命!”

“华族的百姓们视我为救世主,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了我最新的民族主义思想的熏染,就在现在琉球街头上那些义务的学生宣讲团,就是这种思想所变化出来的,而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们……”

“流落在海外的华族,是睁眼看世界的一群人,他们知道西方列强有多厉害,也知道大清有多弱,更品尝过被洋人欺负的滋味,现在遇到了一个能够给予他们希望的人……那就是我了,自然会毅然决然的投靠之……”

“可是大清国不一样,那个国家是封闭的,民众被户籍政策所在自己的家乡不能动弹,如果你不是有功名的人,那么你离开家乡百里去走亲戚都要官府开路引!”

“再加上消息的极度封闭,就连县城里的百姓也都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中情局曾经做过一次秘密调查,在直隶省只有50%的百姓知道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城的那场战争,这可是爆发战争的主战场啊!”

“你不必惊讶,真的只有一半的人知道,在直隶南部的乡村里,很多百姓压根就没听过过英法联军这个词,甚至不知道圆明园是个什么东西……”

“在山西,知道那场战争人口比例直接下降到25%,在河南下降到23%,在山东则为21%……”

“这可是中原啊,沿海一带大省份,至于其他内陆省份,比如说陕西、甘肃、四川、贵州等地……知道那场战争的人数比例不超过3%去,你自己想一想这种极其封闭愚昧的环境里,你觉得人心会跟着谁走?”

项英一愣嘴里喃喃自语“是啊!我是从哪个环境中走出来的,他们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甚至不知道有肖乐天这个人的存在,他们都不知道有丞相这个人存在于世界上,这人心又怎么可能为您所用呢?”

“传统!对了,没有错的,左右大清国民心的其实不是皇帝,而是传统,是惯性的力量,一切都是习惯使然啊!”

啪的一声,肖乐天打了一个响指“没错,没错!你猜对了,就是习惯……每一名大清国的百姓,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们有爹妈有爷爷奶奶,三亲六故!”

“在他的身边,有无数的人在用习惯的行为给他们洗脑,太爷爷说康熙爷的故事,爷爷说雍正爷的传奇,父亲说乾隆年间的繁花……再加上说书艺人还有读书先生的有选择灌输,自然就形成了一种所谓的忠君爱国的思想!”

“我记得我在一次小课堂上跟你们讲过!人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东西,当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在20岁左右成型之后,一般来说就会牢牢的控制他一生了……”

“人是很固执的,当他18岁,20岁左右形成了某种思想,那就如大树生根一样纠缠控制他一辈子,强烈的自我意识会让他不停的给自己洗脑!”

“洗什么东西呢?就是一直自己给自己灌输‘我永远正确’的念头,我是最正确的,我爹说的也是最正确的,我爷爷和亲人说的更是正确的,谁说我想错了我就跟谁急眼!”

“这种人在人世间不是数不胜数吗?多少成年就因为想法不同而爆发争吵,甚至大打出手,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你否定了我的认知,你说我想的是错误的!这就是佛家所说的我执啊!”

“我执!执着于自我为中心,永远都是自己最正确,错误的永远都是别人,都是社会!这种人会成为他自己思想的奴隶,而那种思想其实在18岁之前就已经被环境所灌输,所洗脑而成了!”

“哈哈……还记得西水门的故事吗?哦对不起,我忘了你刚刚回国,塘沽西水门的故事你可能没有听过……”

“我不过就是希望那些难民,放掉老婆闺女的小脚,剪掉辫子,工作按劳取酬吗?这些要求很过分?其实一点都不过分,但是依然有无数的人选择拒绝,甚至在撒泼耍赖之后还要用无比恶毒的言语去痛骂!”

“为什么呢?这种行为其实也是人心啊!就如我刚刚所说的那样,人心固执己见,拒绝改变,但同时他还想在不改变自己一星半点的前提下,分享到你的幸福!”

“这样的大清国你觉得我能改变?四五亿人口难道我一个个的去讲道理?我有那个本事感化每一个人吗?”

“拜托啊!我也是人,不是神,我无法战胜人心中那根深蒂固的我执啊!”

肖乐天神情落寞的站在那里,身形如山随着波浪而起伏,在那一刻项英清楚的感受到了丞相眼角的那一丝老态、疲态。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难道就任由大清国的百姓们,顺着那个所谓的习惯沉沦下去?在所谓忠君爱国的梦里面睡死过去?”

注:书友QQ群号116253076

微信书友群由于人数过多,不能自主加入,请先加我好友,然后我拉你入群。

微信昵称:码字机心净

微信号:mzjxj66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