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 江南剪羊毛/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劲爆的消息是美国商人送出来的,在这段时间内,琉球王国所有的电报机都已经被官方封锁,大海上的船不让靠近码头,港口内的船只不让出海,人员往来和信息传递都已经被肖乐天所断绝。

这就是大战开始的先兆啊,黄浦江畔各国的租界内,几乎所有洋人的报纸都在讨论这场战争,无数评论家在地图上画来画去,推测俄国舰队在什么地方,战斗力有多强大,肖乐天又有什么反制的本事。

洋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都被吸引到这场战争上了,这段时间内根本就没人去看戏、跳舞、交际,甚至连他们最爱的酒吧也不常去了。

不光洋人在关注这场战争,所有中国的开明仕绅们也都在关注这场战争,不关注不行啊,华族和沙俄的这场战争事关整个江南的经济安危,南票到底是一张废纸还是在这一战中打出自己的声誉,就看这一锤子买卖了。

肖乐天胜了,南票信用就会暴涨,民众对这张纸的信心就会增加好几倍,到时候纸币的发行量就会越来越多,江南的经济就会因货币供应量增加而愈发的繁荣起来。

如果肖乐天败了,南票变成废纸,华族在江南的所有经济布局全都完蛋,洋人和满清势力开始反扑,所有因为南票危机而失血的企业都将遭到洗劫。

不仅如此,南票失败也就注定了纸币的信用破产,中国民众到时候更会不相信纸币,再想发行新纸币可就不可能了。

到那时候,江南又会回到过去缓慢的通货紧缩的状态中。

这些经济常识不光洋人懂,其实很多中国的大商人如胡雪岩之类的也都懂,不过就是表达的方法不一样而已。

在黄浦江畔,胡雪岩焦虑的坐在礼查饭店二楼西餐厅的窗户旁,眼光看着滚滚流淌的黄浦江,心情极度的沉重。

他在思索这场货币战争胜负对江南经济的影响,如果肖乐天失败了,将近20亿的纸币就会成为废纸,江南经济被剪羊毛不说,还会陷入非常大的钱荒之中。

目前江南经济的繁荣,一方面是战后经济复苏的结果,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市场上货币流通充分的结果。

假如说过去江南的市面上飘着一百亿两白银,这就是江南经济血管中血液的总量,那么一切经济发展都要依托于这一百亿货币来进行标的,也就是说只要白银没有多大的流出流入,那么江南账面上的经济总额就永远是一百亿。

无论你的商品量增加了多少,因为钱就只有这么多,那么用钱来标的的经济总量永远都是一百亿。

现在凭空多出来将近20亿的纸币,也就是说肖乐天一个人就给江南的经济增加了20%的体量,这下很多小商号,小买卖家借钱融资变的容易多了,很多新的作坊、店铺甚至工厂也就林立而起了。

江南经济这几年的超长发展,其实跟肖乐天的纸币是有非常重要的关系的。如果这20亿纸币变成废纸了,那么江南的经济就会无法遏制的进入紧缩状态。

失去安全感的商人们会把银子变成土地,或者干脆埋在后花园里,100亿的流通货币会雪崩一样的锐减,到时候江南市面上能留下四五十亿的流通货币就算烧高香了。

土地还是那么多土地,工厂还是那么多工厂,货物还是那么多货物,江南经济还是那么大,有没有发生战争,也没人去烧毁这些财富。

实物总量还是那么多,可是市面上的货币总量一下子没了一大半,这会造成什么恶果呢?那自然是物价暴跌但是还没人愿意买,或者买不起。

道理很简单是不是,原本值钱一百个亿的经济总量,你却只投入50亿的标的货币,那么账面上这明明一百亿的经济总量,也就只能按照50亿来标的了。

金钱其实就是人类财富的标的物,金钱不能吃也不能穿,他只有一个标的作用,从而保证人类商品流通的顺畅而已。

如果大清国还是康雍乾三朝的大清国那也无所谓,关起门来一点点化解这场危机不就得了,货物市价贵了同时民众的收入也会增长,市面货物价格便宜了同时民众们的收入也会降低,背着抱着一般沉而已。

可是现在不是那个封闭的时代了,现在是列强敲开大清国门的时代,这是半殖民地的时代,你江南的流通货币白银被淤积起来了,人家洋人手上的廉价白银可有的是啊!

趁着你市面上闹钱荒,所有物资价格低廉的时候,这些洋人就会疯狂的入场抢筹。你的茶山不错,开个价吧,洋大人买下了。

你的酿酒作坊不错,缺钱花了?来来来,跟我们银行签个协议,我就要你六成的股份好不好,以后你就给我好好打工干活吧。

土地、工厂、货物、店铺、农田……数不清的有形和无形的财富,都将在这场风暴中被洋人席卷一空,很多买卖表面上看还是老字号,但是内部的股权分配早就已经大变样了。

胡雪岩想到了那天塌地陷的一幕,面前雪白的餐布上三成熟的牛排那就是江南众生的肉啊!血淋淋摆在餐桌上,等着刀叉切落的那一刻。

坐在胡雪岩对面的正是花旗银行亚洲总行长恒利文,他笑眯眯的盯着对面的中国对手如同戏鼠的老猫一样波澜不惊。

“牛排不和口味吗?我记得您曾经说过,很喜欢西餐的啊?礼查大酒店是上海滩最早的欧洲酒店,这里的饭菜请的都是巴黎的名厨,不可不尝啊!”

胡雪岩还是吃不下,他放下刀叉“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让我背叛大清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胡家还没出过叛国贼呢!”

“不不不……胡先生弄错了吧?我要对付的仅仅是肖乐天而已,据我所知现在你们北京朝廷不是也在和肖乐天进行南票的对手盘吗?他们要做的和我们是一样的,都在等南票信用崩溃啊!”

“好好想一想吧,挤走了肖乐天的势力,谁最占便宜呢?当然还是北京的朝廷喽!”

“所以说,跟我们合作,就相当于和北京朝廷合作了,我们的利益才是一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