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0 大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民众会为钱而疯狂,贪婪和恐惧究竟是怎么控制住的人心,那么简单而且漏洞百出的一个局怎么就让全江南的百姓都疯狂了?

一切的答案在此刻有了解答,嚎啕大哭的王老板告诉了柳臭虫一切。

柳臭虫手里有将近一千万的纸币,但是他却能如老僧入定一样冷眼观瞧这些疯子们的悲喜剧,黑板上的数字变化丝毫不会挑逗柳臭虫的任何yuwang,整个江南钱票危机中柳臭虫就是一块无情的大石头。

为什么他能冷静,而且其他人无法冷静?为什么他不贪婪,而其他人必定要贪婪?为什么他不恐惧,而其他人就是要恐惧?

一切的一切,此刻都有了答案, 因为钱在每个人的心中所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柳臭虫什么都没有,他就是一个乞丐,在钱票危机爆发之前,他所有的财产就两个干馒头和一个稻草堆的破窝棚而已,他已经是赤贫毫无牵挂了。

在他的心中钱跟自己是无缘的,那就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东西一样,根本就不搭边。但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当第一次崩盘的时候,就是这个乞丐却一举得到了将近千万的纸币。

从那一刻起柳臭虫就是懵着的,他到现在都不认为那些钱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在他眼里那些钱就是可以当枕头用的麻袋而已。

但是在王老板还有所有江南百姓们的心中,钱可绝对不是麻袋一装然后当枕头床垫用的废物,钱就是他们的生活。

在王老板的心中,钱代表了儿子的学业,代表了媳妇想要的新房,代表了他在所有无情无义亲戚们面前的尊严。

在阿庆嫂的心中,钱是女儿未来的嫁妆,是自己最喜欢的胭脂和发簪,是没有儿子的女人将来养老的指望。

在青龙大哥的眼中,钱是自己进入华族的一张门票,是可以洗白自己的一份功劳簿,更是能够得到丞相奖励甚至未来封爵的一种可能。

在慈禧和奕?的心目中,钱是全新的宫殿,是万邦朝拜的尊严,是震慑朝中宵小的实力。

在肖乐天的心中钱就是华族的军费,是华族工业化的基石,是民族未来强盛的助燃剂。

……

钱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是不一样的,他并不是一个具体的符号,钱在每个人心中都代表着一种梦想、尊严、yuwang……掺杂了无数情绪的钱,已经不是空洞的符号了,那就是他们的人生。

柳臭虫看着黑板上的数字变化他可以毫无感觉,因为他从始至终就没有投入一分钱在里面战斗,就算是投入了他也不会发疯,因为那一千万都是白捡来的,他还没来得及用那些钱幻想出自己的一个什么人生理想。

在柳臭虫的心中钱就等于钱,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可是在江南百姓的心中,钱就是他们的人生,钱票崩溃就代表他们人生的崩溃。王老板眼睛里看着数字变化,心里想的却是儿子的人生走上了绝路。

别的人看着数字变化,心里想的却是养老的棺材本,亲朋面前的尊严,甚至就是自己一辈子都戒不掉的鸦片还有那二两老黄酒。

那是他们一生的追求,是他们认为的幸福之源,而钱票危机所崩溃的可不仅仅是那一张纸啊,崩溃的是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幸福。

如此一想,柳臭虫恍然大悟了“原来是这样,人们先是把金钱和自己人生的幸福锁定在了一起,当金钱这艘小船沉没之后,铁链所捆绑的幸福这条船也自然跟着沉入了水底,在人生感到绝望之时,又有几个人会理智呢?”

“我能超脱在外,并不是我有多么的厉害,而是我一生都穷,刚刚得到一笔大财富,但是还没来得及跟我的人生捆绑在一起,就他娘的崩盘了!”

“没错,钱在我的心中不代表未来,不代表希望,也不是什么面子尊严,更没有什么庄园、美景、美食的yuwang勾着……所以我才能保持心中的一丝清明,冷静到找到整个灾难中的所有破绽。”

“没错,就是这样的!”柳臭虫兴奋的原地来回打转“我一定要记住这个感觉,一辈子都不要忘记,尤其是静心不动这个感觉,更要牢牢的记住……人不能当钱的奴隶啊!绝对不能!”

柳臭虫一把攥住王老板的手腕“王大哥,你别死了,真的想死等过个六七天再死行不行?我知道你不敢进家门,我知道你害怕见到嫂子和儿子,这样吧……”

“我这里有十个银元,是我攒的,你先拿去……你别发傻了快装起来,至少你进家后能用这点钱安慰一下嫂子和孩子的情绪啊!纸币千万别丢了,好好留着,总有云开雾散的时候的!”

王老板愣住了,手里捏着一把沉甸甸的银币,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个乞丐给他的,看着柳臭虫狂奔的背影,他擦了擦眼泪“这世道这是怎么了?乞丐给我钱?还是银币?嗯……等等,银币!我有银币了,我得先给我媳妇、儿子送去……”

这时候的他也忘记什么寻死了,把银币往怀里一塞撒腿就往家里跑,一路上不知道撞倒了多少人,王老板连声抱歉都来不及说。

等到他跑回家之后才发现自己那小脚媳妇已经快哭晕在门口了,小儿子拎着灯笼想出门可是又舍不得母亲,正急的抓耳挠腮不知所措呢,一看父亲来了小儿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娘啊!我爹没寻死,我爹回来了……”一句话救活了那个女人,哭晕的媳妇冲上去死死的抓住男人的衣服。

“你可不能死啊!钱没了就没了,咱们再赚钱去,赔了就赔了只要人活着以后什么都会有的,呜呜呜……我们不要钱了,就要你活着啊!”

一家三口抱头痛哭,老王此刻把银币捏的死死的,他这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严重,今天要是没有柳臭虫救他,他死的可就太冤了。

“对,我不死了,好好活着,没钱也是过日子,有钱一样过日子,我再也不跟钱较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