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 历史真相/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辱骂者有之,反驳者亦有之,无理由狂喷者更有之,甚至还有大量的死亡威胁开始散步,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华族群情激昂一片喊打喊杀之声。

那名学者的生命已经收到了严重的威胁,不得已寻求警方的保护,可是警方能保护一时但却无法保护一世,有人劝他在网络中道歉,可是这个牛脾气却死活不愿意低头。

就在事态僵持之声,另一种声音从网络上传了出来,这次发声的却不是华族的学者,而是以西方为首的学术界。

尘封已久的资料被打开了,1869年大清国内也有无数洋商的存在,他们所留下来的旁证也一样是历史的一部分。

在西方人的眼中,那次金融危机对江南的影响极为深远,表面上看肖乐天是保护江南经济的护法神,他高举大旗对着西方银行家和满清政府高呼“向我开炮,勿伤百姓”看起来是那么的大义凛然。

但是洋商们都很清楚,那场危机受益最多的就是肖乐天,一场钱票危机肖乐天至少获利在25亿银元以上,他的华族就是通过这次掠夺,才攒够了建立海军和初步工业化的第一桶金的。

没有这25亿纯利润,就没有后世鼎鼎大名的华族海军,更没有环太平洋L形华族联合王国,更不会有一个工业发达的现代化华族世界。

而且洋商们对江南金融危机的记载更为残酷,恒利文的后人打开先祖的笔记本,那上面写的清清楚楚,黄浦江面浮尸上万,恶臭充斥全城。

整个江南金融危机中,活不下去而自杀的民众应该在五十万之巨。

这下网络更爆炸了,华族专家推测了一个二十五万的数字,而西方专家推测了一个五十万,网络大战终于爆发了。

一时间各种思想,各种争论此起彼伏,对于历史的观点百家有百家的分析。究竟为了成功能不能不择手段?或者说这仅仅就是有预谋的抹黑行为?

不正义的过程去追求正义的结果这究竟可不可以?用正义的手段却得到了失败的结果,那么正义又有什么意义?

果然是人过三个,就必定要分左中右,天底下就没有意见统一的时候,各人的屁股坐的位置不一样,自然也就有了百般解答。

人类历史上这种争论不止一次,而且这种争论注定会很快就歪楼的,开始人们还就事论事呢,结果几天的功夫网络就变成了东西方价值观的大冲撞,到最后居然变成了东西方人种孰优孰劣的争吵。

楼是越来越歪,倒最后居然歪到所有都把那个最早挑起战火的学者给忘记了的程度。

当警方认定那名学者已经安全,并拒绝再次提供安全保护后,那位苍老了十多岁的老人,看着网络上啼笑皆非的怒骂,仰天长叹。

“国父啊!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求求您给我托个梦行不行啊!也许你现在就在天上看我们笑呢吧?”

百年前的肖乐天当然是听不到后人的呼唤的,不管这位后人分析的有多么正确,他也听不见。

从钱票危机开始收网之前,肖乐天所乘坐的致远号就已经在黄浦江口北面海域游弋,他们小心的躲避洋人巡逻舰的路线,并在中情局强大网络的支持下,从海上直接指挥这次收网行动。

假消息的发布,针对上海银行家的围攻,协调湘军和帮派势力,并隔绝满清得到最新情报的渠道……方方面面的重任都砸在了肖乐天、王怀远、龙侍大和尚他们三人身上。

项英身为致远号舰长要指挥战舰,载淳跟着师傅来长见识,但是有些绝密的东西也是不能给他看的,所以弄的他跟个闲人一样每天就是适应大海上的生活。

从江苏的海边无数情报船没日没夜的来回穿梭,给致远号送去最新的情报,关在舰长室中的肖乐天每天休息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小时,短短一周的时间,他熬的眼眶都乌青了。

“丞相,江宁送来的最后一份统计报告已经上船了,这次金融战我们大获全胜!这是所有的数据……咳咳咳!”

王怀远咳嗦着冲入船舱,手里捏着几张无比珍贵的统计报表。

“念!”肖乐天冲龙侍大和尚点了点头,坂本龙马接过统计表一项项的开始念了起来。

“我不要那些杂七杂八的数据,告诉我咱们初步统计的战果,还有这次金融战民间的损失,其他的数据你们看就行了……”肖乐天闭上眼双手揉着太阳穴。

坂本龙马前后翻了翻,然后左右打量没有外人,无比惊叹的说道“佛祖在上,阿弥陀佛!太可怕了,从上海一直到武昌沿江两岸的商业重镇,咱们搜集上来的南票已经达到19.5亿,其余更远的州县,数据还没有送上来!”

“但是这里已经有了推算比例了,这次我们的战果至少要达到27亿元以上!阿弥陀佛!有钱了,丞相您的海军终于有钱了!”

王怀远也笑了“是啊,有钱了,不光是海军,就连工业特区也有钱了,很多想建但是一直搁浅的工程都可以上马了,塘沽通向滦州的铁路现在就能修了……大铁厂和化工厂、机械厂的规模都能扩大好几倍,总算是有钱了……咳咳咳!”

肖乐天欣慰的笑了笑,紧接着又问道“民间呢……这次死人的统计数据交上来了吗?”

一句话问的船舱里都沉默了,坂本龙马小心的笑道“这么大的金融风暴,哪能不死人的,大海上刮台风还得死人呢,这个不用看了吧……”

“念!”肖乐天阴冷的说道。

“呃!是……江南中情局各地统计汇总数据已经出来了,这次……这次保守估计……江南一共死难军民……三十万!”

嘶!肖乐天倒吸一口冷气“才刚刚统计就死这么多人?如果加上其他路途偏远的州县,难不成人数会超过四十万吗?”

肖乐天双手捂脸“造孽啊!这真是造孽啊!”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