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5 踌躇满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场上死多少人肖乐天从不心疼,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战争的本质就是人类对资源的占有,地球上的资源就这么多,你多吃一口别人就少吃一口,这个道理千万年都改变不了。

想活下去就得打,民族和民族之间就得竞争,这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选,既然无可避免那就只能奋死一战,为了生存别说士兵可以牺牲了,就算肖乐天自己战死沙场也无怨无悔。

但是金融战跟战场上的热战不一样,战场上都是国家所训练出的军队在拼死搏杀,上战场之前,男人们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心理准备。

可是这种渗透到民间,渗透到百姓之中的金融战,冷酷无情而又隐藏的极深,遭到伤害最大的就是那些妇孺和升斗小民,这种战争毁灭的是千千万万小家的幸福。

让弱者成为大国争锋的牺牲品,这并不符合肖乐天的价值观,可是他却别无选择。

王怀远看着低声痛哭的肖乐天,不敢让外面的人看见丞相如此软弱的一面,赶紧关上舱门并插上插销。

“丞相,不要悲戚,其实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大,但是对于江南上亿的人口来说,四十万什么都不算,每天江南光意外死亡的数量都不止这个数啊……”

“人活一世,总有三灾八难,总有人过不去千门万坎儿,掉水里会淹死,马路上车撞死,遇到贪官污吏会冤枉死,甚至吃饭还有噎死的……”

“江南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口,每天自然死亡的人又有多少?成大事者,想行大善者,就不能拘泥于这点小账啊!”

肖乐天擦了擦脸“我懂,你说的我明白,但是我就是心里走不出去这个坎啊!毕竟他们死的因果在我身上,我有责任啊!”

“这是什么话?”坂本龙马反驳道“因果不是这么算的,因果并非外力法则,而是内心的法则,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人们活的这个世界就是光怪陆离的,你抵抗不住诱惑那还能怪别人?”

“钱票危机覆盖人口上亿,可是死的毕竟只是那么一小部分,其他的人怎么不死?难道因果定律就在那些人身上失去作用了吗?”

“丞相你就是打仗时间太久了,这段时间过于疲劳,这点小事您应该比我们看得更明白!”

“对了,这里还有这么一份小情报,我想您看了应该有所感触……”坂本龙马从厚厚的档案袋里翻出一张二指宽的小条子,笑着说道。

“这次危机中,您知道什么地方百姓死的最少吗?是苏州啊……苏州出了一个奇丐,这是青帮外围毒头蛟送来的一份有趣的情报……”

按照正常的流程来看,肖乐天和柳臭虫之间隔着比长江还要宽的身份鸿沟,他们之间本来是不会发生任何的交际的。

柳臭虫会从无数评书画本中听到看到肖乐天的名字,但是肖乐天终其一生也不会知道江南有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乞丐。

但是难以预测的命运之手发出来巨大的威力,柳臭虫在层层贵人的帮助下,进入把自己的名字送到了丞相的耳朵中。

毒头蛟是他的贵人,中情局王怀远没有拦下这份情报也算是贵人一位,而机缘巧合今天丞相心情不好,坂本龙马为了劝解丞相,故意拿他的故事开导,那么坂本龙马更是他的贵人。

这一连串的贵人缺少一个,肖乐天都不会认识柳臭虫,更不会有未来华族第一财神,中国证券和期货奠基人的用武之地。

人生际遇就是这么微妙,柳臭虫从此以后再也不是一只臭虫了,就算是,他也是一直附在隐龙尾翼之上的一只幸运的臭虫。

听着苏州府所发生的不可思议的故事,肖乐天眼睛亮了,柳臭虫那睿智的判断,冷静的心都让他有所触动,尤其是最后柳臭虫满城救人,用一把铜钱就能救活一条人命的行为更是让丞相赞叹不已。

“聪明!真是个聪明的家伙!救人能找到窍门,尤其是在全城都乱了心的节骨眼上,他能小钱大乱别人的求死之心,利用人们心中敬天畏神的心理,借用财神、菩萨的声望救人,这家伙真是够聪明的!”

肖乐天不停的点头,这可以说是整个金融风暴中让他最欣慰的一丝温**彩了。

“积大德之人,必有大气运,这个人可以重用!苏州城所有的聪明人都万马齐喑了,那些看透钱票布局的小聪明人,一个个关门闭户明哲保身,或者趁乱渔利,这些人都不知道信赖!”

“这个柳臭虫不错,确实不错,值得栽培,你们中情局重点关注一下,完全可以在江南再扶持出一个属于我们华族的财神吗!”

“这样吧,我赐给柳臭虫一个新的名字,柳踌躇……怎么样,谐音臭虫,而且寓意很不错哦!踌躇满志,踌躇者从容自得的样子……这小子半辈子受苦,我就给他后半辈子从容自得!”

丞相半开玩笑的一句话对于华族来说就是圣旨,他的命令将会有数万甚至数十万人努力的推动并执行。

柳臭虫……不不不,现在应该叫柳踌躇了!他仅仅因为肖乐天的一句话,就得到了江南所有华族势力的力捧。人生际遇从此刻起天翻地覆!

肖乐天办完了这一切笑着说道“乱劲已经过去了,咱们收网吧!准备一切,致远号准备入黄浦江口!”

“是!丞相……”二人领命马上下去传达,在驾驶舱内的项英得到命令轻松的深呼吸“明白,致远号准备起航,所有水兵上甲板打扫卫生,悬挂最新的旗帜,这是致远号第一次在江南,在大清国亮相!都给我收拾的干净一点!”

“我干什么?给我个任务呗!”载淳兴奋的眼睛都亮了,他跟他的祖先们一样对江南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一听说能再次下江南他整个人都快乐飞了。

“嗯?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陛下!”项英一脸坏笑的说道“要不陛下去监督这群水兵洗衣服吧!瞅瞅他们那个脏样子,不收拾干净了怎么在江南亮相呢?”

“嗯,就这么办吧,您现在就是致远号的卫生督导,看谁衣服不干净你可以随便处罚!哈哈哈……”说完项英笑着扭头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