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9 啪啪打脸/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南票彻底崩盘前,把纸币兑换成银币,这是阿庆嫂自认为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这几天她没事就去各赌档口看那如潮的人浪,或者去店铺用现银去采购大量便宜的不像话的名贵货物。

市场闹起了钱荒,所有商家都出现了严重的现银紧张现象,此刻拼的不是谁的经营更好,完全拼的就是手上现银的存量,说白了资金链就不能断。

为了搞到现银,江南大大小小的商家拼命的给顾客打折,象阿庆嫂刚刚买到的湖绸,她居然一路杀价到三折还能拿到手,可见绸缎商们手上的现金已经紧缺到了何种地步。

整场南票危机其实说穿了就是一场人为制造资金短缺的局,江南本来是现银、银票、南票三种货币共同流通的商业格局。

银票由于种种原因,它的市场份额已经被南票所取代,现在市面上已经不多见了,整个市场基本上就是纸币和现银共同流通的现状。

钱这种东西本身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价值,金银作为贵金属在工业上有一定的用处,但是大部分还是用于货币流通,这玩意其实就是一个财富的标的物。

市场上有多少货物,再看看有多少流通货币,那么大概的物价水平也就一目了然了。相同的货物数量,如果货币供应量增加那么表现出来的物价体系自然是偏贵的,如果相反货币供应量突然减少,还是那么多货物需要标的,自然物价就处于一个下跌的状态。

精明的商人只要能够踩对一次金融危机的节奏,那就能大大的发一笔横财,在纸币即将崩溃之前大量储存现银,然后在危机爆发后用现银搜罗实体货物或者产业,正反之间自然赚的盆满钵满。

阿庆嫂一直以为自己踩对了节奏,她在危机爆发之前把纸币全都换成了银子,然后在物价暴跌的过程中,开始大采购这简直就是躺着天上往下掉馅饼啊,而且呼呼的往她的脸上摔,全都是油水最多的馅饼。

自己赚钱赚的风生水起,然后再看着其他破产的人跳河、上吊,这更能证明她的本事,在强烈的对比下,阿庆嫂飘飘然已经找不到北了。

小人得志那就得显呗出去,尤其得在失败者面前显呗显呗,这自然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老王家的儿子长的俊俏读书又有出息,阿庆嫂早就给自己闺女盯上了。

只不过她也知道自家口碑不好,老王家条件也不错,这门亲事恐怕没门,所以一直都没有开口,而今天正好是她占上风腰杆硬的时候,想了想这门亲事觉得可以一试,这才有了今天所谓的大街‘偶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王六一这一家纯粹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都已经穷到破产了还端着往常的架子,恼羞成怒的阿庆嫂自然就是一通打骂泄愤。

可是人生境遇起伏之快完全不是她一个泼妇所能想象的,丞相大获全胜的消息就跟一把重锤敲在她心上一样,完全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直接就气昏了过去。

庆嫂子虽然人品恶劣但也是多年的老街坊了,周围的人也不能干看着,纷纷冲上去施加援手,按人中的按人中,扇扇子的泼冷水的,一群人忙了半天这才算把她给救活了。

“哎呦……我的祖宗啊……”一声幽怨的哀叹就跟唱戏的一样阿庆嫂总算活过来了,可是她一睁眼就想到自己赔掉的那么多钱,不由得悲从心来放声大哭。

“哇……啊啊……”这真是闻者心酸,听着落泪,人们实在难以想象居然有人能哭的如此悲惨。

坐在地上的阿庆嫂眼泪把脂粉冲成了一条条沟壑,嗓子跟破锣一样的嚎叫,双腿在地面上乱踢,屁股上的绸缎都快磨破了。

冤啊!她实在是太冤了,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最后一次赌南票去,那是用98元的纸币换来的一块现银圆啊!

“我这是造孽啊……呜呜呜……我还活着干吗啊?我用98元钱换一元钱,我是不是傻啊!我是不是傻啊!”一边骂自己傻,一边还抽自己大耳刮子。

啪啪啪……满大街都是啪啪啪的声音!

阿庆嫂周围都是穷街坊,没有几个人是做大买卖的,普通百姓花的更多的还是铜钱,偶尔有那么一两枚银元就已经算很小康的日子了。

他们对成百上千枚银元完全没有概念,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替阿庆嫂惋惜,也是啊谁能想到就这么五六天的时间,原本一文不值的废纸又变的和银子一样贵重了呢?

不不不,听衙门差役们刚才喊叫,这纸币的信用不仅仅是恢复了,看这样子还得增加,毕竟官府红口白牙说了用纸币交税有折扣啊!

这样一来,所有买卖家都愿意接受纸币,你用南票买东西可比用银元买更受欢迎。98枚银元换1枚银元,想一想阿庆嫂给自己几个耳光还真是不委屈,换二一个人也得抽自己的大嘴巴。

一枚银元在晚清时候究竟购买力是多大?这个实在是不好比对,肖乐天曾经用粮食的价格和后世进行过对比,但是想一想晚清时代粮食的亩产量绝对是比不过后世的,现在又没有转基因,也没有杂交稻,更别说化肥农药了。

不过用人工工资来对比一下,或许能看见点端倪,史书记载毛主席在民国七年也就是1918年,曾经在北大当过图书馆管理员,那时候他每个月的薪水为8圆袁大头。

而就这8元钱基本上就解决了毛主席在北京衣食住行的问题,而那时候工厂里的蓝领技术工人,如果全月不休的话,月薪也就在13-15元之间。

而当时北平一所小型的四合院市价也就500枚袁大头左右。

肖乐天所铸造的龙纹银元,银子含量和净重跟袁大头是非常接近的,这也就能推测出一枚龙纹银元大概的购买力是多少了。

江南钱票危机,其实就是对商人阶层的一次财富掠夺,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还真的影响不大,因为那时候的百姓还真存不下多少银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