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1 钱荒/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爷!您好您好!今年城外的桑田收成如何?您家可控制着苏州城三成桑叶的产量呢,今年丝绸产量多高可就得借您的福气喽……”

“客气客气!贾老板这是捧我,我就是种桑田的,能赚点钱还不是靠着各位养蚕、缫丝、绸缎行的大老板托着,您们要是不买我的桑叶了,我早就饿死了……”

苏州绸缎行一直都很强大,满清朝廷特地在苏州设了一个苏州织造的衙门,就是专门为皇族提供优质绸缎的部门,由此可见一斑苏州的丝绸制造业影响有多大了。

桑叶这都是丝绸行业的最上游资源,就相当于后世的煤铁油一样,属于基石类的产业,最是稳赚不赔的的买卖,当然了这种行当竞争也不小,在江南每一亩养成林的桑田那都是多方势力争夺的对象。

没有一点本事的人根本就别想守住这金饭碗,早有黑白两道给你抢夺走了。桑爷能够一人独占苏州城三成的桑叶产量,这人的能量之大那就不用猜了。

可是就在王六一的面前,以桑爷这样的身份也得在银行门口站等,而且一点不耐烦的样子都没有,可以想象银行里这次会议级别究竟有多高了。

王六一就跟个胆小的老鼠一样在这些大老板身边游走,侧耳倾听着他一辈子都没有听过的商业情报,有时候这些老板无意中流露出的一句话就是一条大大的商机,大的都能改变王六一的命运。

桑爷和那几个绸缎商们虚客气了几句,马上话锋一转人人面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哎……今年不好混啊!虽说咱们哥几个在这次钱票危机中都没有什么大损失,可是单靠咱们几个人是撑不起一个行业的啊!大河都没水了,小河不也得干吗?”

“没错,贾老板说的对,做买卖讲究上游下游都有水,光咱们几个赚钱没有用,一个行业得转的起来啊!桑田产桑叶,养蚕户买桑叶,产出蚕茧来缫丝厂才能缫丝,然后生丝才能进入织机变成一匹匹的丝绸……这还不算完,丝绸最后还得让众位有门路有铺面的掌柜们卖出去……”

“这样下来,上上下下各流域就都赚到银子了,这一条产业事关数十万百姓的饭碗啊!只有这一条产业都赚钱了,数十万的百姓才有钱去买粮食,去买青菜和肉,饭馆、酒庄也就跟着兴旺了起来,包括咱们苏州的地价也起来了……”

“一理通则百理明,咱们绸缎行业是这样,茶行、瓷器行、盐商等等也都一样,一环套一环缺了谁都不行……可是现在市面上现金短缺,现银稀少纸币虽然恢复了价格但是毫无供应量!咱们还能坚持一下,可是那么多小商号都已经没现金流了,他们都没法开工了!”

“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啊!”贾老板忧心忡忡的说道。

桑爷长叹一声“就是啊!这几天我每天都遇到十多个养蚕大户,来我家苦求赊账,他们已经没钱买桑叶了,我当然知道同舟共济的道理,桑叶我可是赊给他们,但是他们遇到的危机可不仅仅就是一点桑叶就能解决的啊!”

“我能赊,那些粮商能赊吗?给养蚕户打工的工钱能赊吗?衣食住行人活着需要的各行各业都能赊吗?哎……还是得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啊!”

王六一都听楞了,他不顾身份下意识的开口道“江南这二年一直都是现银和南票平分天下,现在现银虽然不够了,可是我们还有南票啊?官府都已经恢复了南票的信用了,我们花南票不就行了吗?”

几位大商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谁也搞不明白这么一个寒酸的家伙怎么就能进来,再看看远处警戒森严的防线,他们知道不是受到邀请的人,是绝对不会靠近银行的。

也没有人太过瞧不起他,桑爷点了点头“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可是我们想花南票,可是南票在哪里呢?南票都被那些帮会的赌档收走了,到现在全城的赌档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世面上可流通的纸币已经被抽干了,上哪里去找啊?”

王六一紧锁眉头搓着手说道“是啊!这件事还不能求丞相,乐天银行也不敢开足马力拼命的去印纸币,这东西都是要求跟银币价值锁定的,如果印太多了钱一旦毛了,那后果更不堪设想!”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谁要是能放出一大笔纸币出来,那可真是积大德了!”

重商纷纷点头“是啊,现在苏州市面上只要多流通出两亿的南票,咱们百行百业可就全都盘活了,一年之内这点危机的后遗症全都能弥平……”

正说着呢,突然银行一块门板被卸了下来,在场的商人们都以为要开门了赶紧上前两步,可是没想到门板只开了一块,从里面走出一个小伙计,眼神在人群中来回晃荡,最后一眼看到了王六一躲闪的身影。

“王六一,王老板……来来来,我们特使有请,这边来!”小伙计认识王六一,冲他直招手。

王六一愣住了,周围的大商人也愣住了,他们不由自主的给他让开了一个胡同,目视着这个不起眼的男人往银行里走。

“这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还有刚刚小伙计说什么呢?特使?哪里来的特使……”

人们议论纷纷,王六一飘飘忽忽就跟自己踩在棉花上一样,上台阶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个大跟头,多亏旁边的桑爷扶了一把。

这苏州城里,能让桑爷亲手搀扶的人可屈指可数,王六一已经彻底晕菜了。

走进门板,里外就是两个世界,王六一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了!钱啊!全都是钱!一捆捆,一沓沓,一摞摞……硬木柜台后面堆的就是纸币钱山。

足有三十多号伙计正在清点,大厅内全是沙沙响的点钞票的声音,密密麻麻如同春蚕啃食桑叶一样,在苏州人的心中这种沙沙声就是最悦耳的音乐了。

在大厅的正中,一名身穿月白色湖绸长衫,腰系玉带头顶披散着头发的男人正背对着他,只见这个男人抬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浑然没有注意到王六一的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