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 以股换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国商人的悲哀传承了数千年,从古至今士农工商四民分野就已经把商人的地位给压的死死的了,虽然生活中巨商有钱看起来很是风光但是中国商人的势力跟西方比那是绝对不如的。

甚至中国自古以来商人的社会地位还不如东邻日本,在日本历史上商人的地位一直都是很超然的,甚至他们都拥有自己独立武装的城市,战国时期连大名都控制不住他们。

而中国的商人则被封建大一统的王朝吃的死死的,商人势力完全无法成长,表面风光掩盖不住他们作为权力依附的可怜境遇,几乎所有商人都必须要找到权力进行依附。

甚至你开一个饭馆子,只要买卖红火了,就会有当官的或者八旗贵胄找你来‘入股’其实所谓的入股那就是红口白牙找你要干股,一分钱不出坐地白分红。

可是你不给还不行,不给你这买卖就开不下去,甚至还有性命之忧。这一点在四九城尤为明显,京城内部的各大商号跟王宫贵胄们的联系非常紧密,二百年的纠缠已经让他们融合成了一个整体。

江南情况其实也差不多,满清二百年的经营让他们对江南的经济控制非常的深,几乎所有行业都有朝廷内部的靠山,否则就没法生存。

太平天国那时候这种情况有所改善,战争中大量江南的满城被毁,八旗势力被杀了不少,朝廷对江南的控制也相对弱了下来,可是随后的湘军势力却填补了所有退出来的空白之地。

庞大的湘军是一股强大的势力群体,就算曾大帅不贪财但是不代表他的手下们不贪财,战争时期打打杀杀到处劫掠,争抢战利品的习惯也带到了和平时期,江南各行各业让这些人蚕食了一大块,就苏州现在这些大老板背后要说没有湘军将领吃干股,鬼都不信。

不掏钱,吃干股,遇到危机了袖手旁观看热闹,这就是那些当权者的嘴脸,反正在他们的眼中商人不过就是一群可以随时宰杀的肥羊,虽然比百姓要强壮一些但羊就是羊,养着你就是为了吃肉的。

当江南危机兴起的时候,这些商人多么希望他们的靠山能够伸出援手拉他们一把,让他们度过眼前的危机,可是那些贪婪的家伙喝血吃肉都是一把好手,你让他往外掏钱?那真是痴人说梦。

本来这个残酷的现实商人们也都认了,千百年来都是如此,中国的商人阶层对这个现状已经彻底麻木不仁了,想反抗?呵呵,等着你的只有刀子和抄家灭门。

无数血淋淋的现实向他们证明了一点,商人想要对抗强大的朝廷和官僚贵族集团,那就是做梦。

而今天,本来已经麻木不仁的重商们,他们已经磨出老茧的心脏被柳踌躇一番话给撕开了一个血淋淋的伤口,那些他们从来都不敢正视或者说装作没看见的苦难又一次从心底浮现了出来。

大厅内一片哀叹,很多商人想到了自己过去刚起家时候的苦难甚至哽咽难忍,掏出手帕擦起了眼睛。

贾老板早就已经哭成了泪人,坐在他旁边的桑爷长叹一声“踌躇先生啊!万般都是命,我们还能说什么?这次江南钱荒能平安度过,我们能保住这条老命就算烧高香了,三分利能怎样?哪怕是四分利,五分利我们还能有的选择吗?”

“为今之计只有求乐天银行速速放款,让江南市面上赶紧有钱流动起来,让所有工坊都开始干活,让那些停顿的产业抓紧时间弥补损失!”

“尤其是桑蚕业,那跟种庄稼一样都是要看天吃饭的,节气一旦过了那就全年收成皆无啊!到时候就不是什么亏损不亏损的问题了,而是整个行业数百万人都得饿死,都得上吊!”

“踌躇先生您给个痛快话,银行究竟要几分利钱?这么大笔资金调动,银行不赚钱那也是没道理的,这个钱我们认了……至少乐天银行还管我们的死活呢,至少没有袖手旁观看热闹……”

桑爷说不下去了,掏出手帕擦了擦眼角,作为一名商人这话已经说的够多了,就差点明朝廷两个字了。

柳踌躇长叹一声“饮鸩止渴啊!以前对这个成语理解不深,可是今天我算是彻底大彻大悟了,有时候明知道那是一杯鸩酒,人们也得捏着鼻子喝……”

此话一出更让在场的商人悲从心来,嘴巴不严的贾老板顿时嚎啕大哭“不会吧?乐天银行真要三分以上的利钱?呜呜呜……丞相啊,您可怜可怜江南的百姓吧,我们真承担不起啊!”

“丞相到底要几分的利息?四分?还是五分……不会吧,难道要到五分以上,呜呜呜……”这下哭的人更多了,大厅内一群老头子哭的比阿庆嫂还惨呢。

就在这时候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柳踌躇拍案而起“说什么屁话呢!丞相是趁火打劫的人吗?实话告诉你们,今天我叫大家来,就是要跟大家想出一个不要你们一分利息,还能解决了钱荒的好办法!真当我这个特使吃饱了撑的找你们闲磕牙?”

一声吼震住了在场所有的重商,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柳踌躇,一个个长大了嘴“啊?难道……难道丞相一分利都不要吗?丞相真要当活菩萨?”

咣当一声,直接就有商人滑到在椅子底下撞翻茶几,趴在地上就磕头“菩萨啊!丞相就是活菩萨,丞相若是活我全苏州百姓,我们苏州城千家万户都给丞相立常胜牌位!”

轰的一声,整个大厅内重商都跪下了,他们知道这个恩情可实在是太大了。

柳踌躇替丞相受了这一拜,然后一个个把人拉了起来“想知道我的计划吗?其实很简单,就是以股换命!”

“以股换命?”众人一脸的茫然。

“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说过西洋有一个市场叫做股市!这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眼下危机的法子,也是唯一能够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你们眼下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总结起来很简单,就是几句话……第一是缺钱,缺大量的现金,第二是害怕高利息因为今年的生意已经耽误了一个开头,利息太高你们根本就承受不起……”

“第三,你们害怕,你们现在最怕的就是趁火打劫的人,当钱荒一起,就会有人拿着现金来吃你们的产业,你们害怕几代所积累的买卖就此易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