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4 皇权之威/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京城内英国公使和参赞看着电报正在猜测肖乐天有什么诡计,上海租界内恒利文躲在酒吧内大白天的开始酗酒嘴里骂骂咧咧诅咒肖乐天下地狱。

奄美大岛的汤湾山上,红发爱克森听着敌人阵地上不眠不休的思想攻击,那些发音怪异的俄文已经折磨的他要发狂了,肖乐天此刻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梦魇。

而在琉球那霸城中,尚泰王举行了全城游行狂欢,数十万市民走上街头庆祝战争的胜利,更庆祝苏州股票市场和琉球股票市场的同时开业,丞相的画像在人群中被抬着传来传去,万岁的吼声惊天动地。

……

一场海战,一场陆战,一场金融战!肖乐天彻底变成了1869年东亚的狂潮,整个亚洲都被这场风暴所席卷。

致远号在长江上逆流前行,航道中间没有任何一艘船敢抢丞相的风头,那些耀武扬威的西洋货船,远远看见致远号驶来赶紧吓得让开主航道,两船交错之时船长和水手们无不脱帽鞠躬致敬。

更让大清百姓瞠目结舌的是,大清国的五爪金龙旗也升了起来,身穿龙袍的同治帝居然亮明了身份接受万民的朝拜。

一时间大江两岸的官民全都蜂拥而至,上一位下江南的清朝皇帝还是乾隆爷呢,六下江南的故事早就已经成了传奇故事在戏台上传唱。

八十五年了,整整八十五年过去了,从乾隆爷第六次下江南到如今整整过去了八十五年,这次同治帝的突然现身彻底震动了整个南中国。

地方官都疯了一样,他们打开府库动用所有金银,把全城富户逼到一起乐输银两,沿江彩棚都是临时搭建的,黄土垫了一层又一层。

凡是致远号路过的地方,地方官和仕绅百姓们跪的黑压压一片,所有人的山呼万岁,人们恳求皇帝能够赏龙颜半点薄面,来他们的治下看一看。

数千年中国百姓对皇权的迷信,已经融入到了血脉之中,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圣君和明君的情节,在这种集体的亢奋意识下,同治帝其实只要稍微聪明一点点稍微做做样子,就能非常轻松的取得民心。

载淳当然知道师傅的目的,把自己公开化,这就是要为他的股票市场做宣传呢,利用皇权的强大加持力给他的经济布局提供正统性。

肖乐天是帝师,这个身份全世界都知道,现在帝师在江南推行股票市场帮助江南度过这次的钱荒,这样的大事件当徒弟的来站站场子也在情理之中。

载淳没有丝毫的怨言,他希望师傅能多多的这样利用他几次,多拿他当民情民怨的挡箭牌,只要能让他多看看自己的子民,他宁可让师傅利用。

载淳顶着烈日站在高高的舰桥上,向大江两岸的民众挥手致意,其实行驶在长江正中的致远号,距离两岸还远着呢,百姓们根本就看不见战舰上的同治帝。

人们能看见那艘船,和桅杆之上飘扬的巨大五爪金龙旗就足够了,只要他们知道皇帝在上面,他们精神信仰中的圣君明主在上面那就够了!

“皇上万岁!”两岸百姓磕头如捣蒜,吼的声嘶力竭,甚至有老人激动的痛哭流涕都晕了过去。

沿途无数地方官跪在黄土中高喊万岁,手里捧着自己写的称颂圣君的折子,也不管载淳能不能听到,一个劲的喊自己的名字和履历,这些小官不奢望能有皇上接见的机会,但是他们依然想赌一赌自己的运气。

小官们只能在岸边吃土,但是到了府台、道台级别以上的官员那就胆子更大了一些,甚至还有满人驻扎在江南的武官们,那都是皇帝的家奴,他们自然特权更大。

无数游艇、画舫、甚至洋人的小蒸汽明轮船都被征用了过来,上海道、苏州府、太仓府、扬州府、常熟、镇江……所有地方大员们乘坐小船全都汇集到了致远号两侧,如众星拱月一样护着战舰前行。

“皇上万岁!万万岁!来我们常熟看一看吧!常熟百姓盼望天颜已经望眼欲穿了,求陛下移驾啊!”

“扬州府已经打扫名园,地方仕绅恳求陛下上岸啊!”

“求陛下来苏州……苏州股票市场已经挂牌交易了,陛下来看看吧!”

……

大江之上到处都是乱哄哄的请安、称颂圣上的吼声,载淳现在已经醉了,他在紫禁城里虽然没少听这种称颂的声音,没少见官员给自己磕头,但是那都是程式化的流程,看着就没诚意。

但是今天不一样,这些大清国的中级官员们,在北京城内都无缘和皇上说话,此刻能在他们任上接驾,那是何等荣幸之事,这样的请安称颂就带来十足的诚意。

再加上万民山呼海啸的叩拜声,一切的一切都让载淳迷醉了!

“这就是朕的江山啊!这就是朕的子民啊!”

项英在驾驶舱内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淡淡的,不过他没有什么羡慕嫉妒恨的情绪,他只是觉得很可怜,载淳所有的风光都掩盖不住他的可怜。

“好好享受你的游学生涯吧,等你再回到紫禁城那座监牢之后,恐怕很难再有这样的亲民机会了!”

项英继承的是肖乐天的衣钵,他对眼下政局的观点都来源于丞相,很多独特的观点都是那个时代人们所不具备的。

载淳不过就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这个年纪的孩子就算他是天才,可是又有什么功绩值得百姓如此称赞呢?他都没来得及施政,甚至没有亲政好不好。

可是就这么一个十三岁没有亲政,被藏在皇宫内的小小少年,一旦出现在大清国的民间,却能引起如此巨大的浪潮,释放如此庞大的能量。

归根结底不是载淳很有本事,而是中国数千年的大一统皇权思想很厉害,几千年的洗脑让中国人对皇权有一种宗教般的迷信,君权天授,皇帝就是上天在人间的代表。

天地君亲师,皇帝的位置排在了父母之上,这种思想现代人觉得很腐朽,但是在那个时代就是人们都遵循的道德,或者可以说是法律。

载淳仅仅顶着这样一个大义名分,他只要戴着这样的一顶帽子,他就已经成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