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5 载淳离死不远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要在江南推行股票市场,就不能仅仅在苏州一地推进,苏州、琉球、上海等地不过就是交易场所的所在地而已。

未来肖乐天的布局就是要用一连串的交易市场把江南所有的重要产业都进行股份化,华族的资金未来要控制江南至少40%的股权。

要的不仅仅是股份,要的更是庞大的股权!一家商号我吃你40%我当然无法影响你大股东的经营,但是如果我能吃掉整个江南经济的40%股权呢?恐怕到时候单个的商家谁都不敢和这样庞大的资本对抗吧!

以资本的威力控制江南,让江南经济所创造的财富能够源源不断的回补华族,并且通过控制股权,间接的控制无数的商号,这样中情局在江南的渗透能力就会成倍的增长。

华族思想对民间的渗透,就会借着商人的嘴更加深入民心。

想要达到这样的计划,就得加快更多商号入驻股市的速度,闹钱荒当然是推进股市的一个助力,而再加上载淳用皇权做担保呢?那样岂不是双保险。

看看这些狂热的官民吧,八十多年没有见到大清国的皇帝了,可是忠君思想依然如此顽固,这要是载淳登高一呼‘江南股市是个好东西,你值得拥有!’就这么一句话,这群百姓就得疯了。

民众最后的一点点质疑也会烟消云散的,股市推进的速度就会加快十倍甚至更多,这就是肖乐天允许载淳挂出龙旗并在万民面前现身的目的。

项英冷笑着心中暗道“好好享受享受属于你的欢呼吧!以后有没有还不一定呢!在这个大清朝,你知道有多少人不愿意你亲近百姓吗?数不胜数啊!”

项英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中国古代的皇帝并不都是强势君主,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很受气的,尤其是受臣子的气。

这话怎么说呢?比如说皇帝养在深宫中,没接触过百姓,那些儒生官员们会骂,他们骂皇帝不知民间疾苦,总是说那些何不食肉糜的蠢话。

但是如果你皇帝真的想亲民了,想去民间看一看,放心吧这些儒生官员们又会跳出来叫嚷,说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甚至直接跟你说皇帝出行劳民伤财,隋炀帝不就是这么亡国的吗?

你看看,正反都是他们的道理,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不听那就是昏君!

如果你来一句,我做好安保措施,我少花钱不扰民行不行呢?呵呵,照样还是不行,他们又会说了,你一个皇帝出行弄的那么寒酸,还不如五六品高官出行威风大呢,这不是有损皇权威风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这个逻辑到这里就成了死循环了,好吧当你终于不胡思乱想了,决定这辈子就守在紫禁城里不出来了,这样总应该没错了吧?

可惜结果还是过去那一套螺旋,你又一次的成为了儒生们口中那种不知民间疾苦,天天喊着何不食肉糜的昏君了。

反正到时候哪里地震了、干旱了、发洪水了……这就是你皇帝不修私德,你德行有亏,你就得下罪己诏!

当时肖乐天半开玩笑的和项英讲明白这个道理之后,项英顿时恍然大悟他说了一句让在场人都很称赞的话,非常精辟。

“我的天啊!他们这是把皇帝当替罪羊养着啊!这不就背黑锅的专业户吗!”

没错的,其实中国历史上大部分的皇帝都属于这种背黑锅的专业户,而且越是文臣势力强大的时候,这种情况就越明显。

道理其实就在今天这次长江之行上,当项英亲眼看见十三岁的孩子仅仅是因为顶着皇帝的头衔,就能得到如此众多的百姓狂热的崇拜。他终于知道那些儒臣们害怕什么了!

正是他们来自于民间,他们知道百姓对皇权有多么的崇拜,所以他们害怕九五之尊和最底层的百姓发生接触,因为制高点和最低点一旦碰撞在一起,那可就没他们文官什么事情了。

皇帝一旦走入民间,他依靠几千年君权天授的强大光环,就能瞬间吸走所有民心,而且振臂一呼万民景从,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裹挟民间的力量向其他任何的政治势力发起攻击。

试想一下,就眼前这么狂热的景象,载淳如果走入民间软言温语对百姓们示好,然后在一起说说话,吃百姓家一块凉馒头,喝口野茶,再抱一抱老农家的小孙子。

这种场景一旦出现,指望那个时代的民众能有抵抗力?到时候他们会狂热的把自己的命都交给皇上。

到时候载淳随便说一句,我身边的这个项英是奸臣,大家干掉他!就这一句话,成百上千的民众就能疯了一样的把项英撕成碎片。

这种场景其实就是大臣们心中的噩梦,明君和圣君或许是百姓们的理想,但绝对不会是官僚阶层的理想。

因为官僚阶层和皇帝是要一起治理天下的,权力和义务总归是要分一分的,皇帝把权力拿得多了,官僚阶层不就少了吗?甚至皇帝权力大了,官僚阶层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一名君主如果能够权力大到,一言而杀重臣,那么这个皇帝绝对是百官心中的噩梦!

现在载淳所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困局,百姓希望他是圣君明主,但是官僚阶层和八旗贵胄阶层,是绝对不希望同治帝最终变成一个强势的君主。

老天啊,康雍乾三朝强势皇帝杀官员的例子还少吗?这要是再扶持一个同治帝,比雍正爷还狠怎么办?比康熙、乾隆声望还高怎么办?我吃饱了撑的扶持载淳当圣君明主啊?我那不是缺心眼吗!

这就是当年肖乐天企图带载淳出紫禁城,所遇到阻力的最根本思想源头,在那些人的心中皇帝就是一只猪,好好养在紫禁城里玩女人不就得了吗!

当什么圣君?你当什么明主?再当我就弄死你!

这就是载淳的噩梦,一个他自己还没怎么意识到的噩梦,其实今天载淳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把他自己往死路上推罢了。

载淳越是优秀,他离死也就越快了,那些人就越不会放过他!

项英眼神怜悯的看着他低声说道“可怜的小家伙啊!你那里知道你的命运有多悲惨哦!好好努力吧,希望你有一天真的能悟出师傅教你的一切……你手里所攥着的这股强大力量,就看你要如何运用了!”

“好好感谢师傅给你的亲民机会吧,这种机会并不多,你要珍惜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