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 精分的丞相/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项英如此想,在船舱里闭门不出的肖乐天其实也是同样的想法,而且肖乐天想的要更加的深渊。

爱新觉罗载淳在历史上的死,绝对是一个大大的阴谋,无论是死于天花还是梅毒,但是有一点是历史公认的,在载淳亲政之后,就有那么几个侍卫和太监偷偷的引诱载淳出去玩,去寻花问柳。

这里面的问题就多了,紫禁城的城防有多森严?数万护军,三四条防线,就算挡不住皇帝的脚步,难道还不能把消息传递出去吗?

事实证明,在皇帝出宫寻花问柳的过程中,很多人和势力都选择了缄默。

更大的疑点是,晚清再穷,也不至于穷到皇帝没钱玩女人去,八大胡同的女人再金贵,一千两够不够?一万两够不够?

那些带毒的低贱货究竟是怎么靠近皇帝身边的,这里面究竟有没有人在暗中操纵呢?

紫禁城里抠出一块砖来都能变出万八千两银子,堂堂大清国皇帝腰上挂的一块白玉就能买下半条胭脂胡同,他至于去玩脏女人?

真相已经湮没在历史之中了,但是当时的利益关系网却无法被泯灭!

看看历史上载淳亲政后的所作所为吧,他先是要求重修圆明园结果得到了众人的反对,而借着这个反对声,他居然把亲叔叔鬼子六的王爵给夺了!

这在当时大庆国内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甚至连东交民巷和鬼子六打交道多年的公使们都愣住了。

这就好比,普鲁士的卡尔亲王刚一上台,就把卑斯麦的所有权利都扒光了,这种场景想一想就很刺激啊!

或者再举个栗子!二战中的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就因为丘吉尔反对他修个花园,然后就把丘吉尔给夺权了?

这样的对比当然是不恰当的,因为双方的政治环境根本就不一样,但是这种戏剧性的冲突感,人们绝对是触目惊心的。

才亲政的载淳,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就敢把亲叔叔大清国总理王大臣鬼子六奕?给拿下?这本身就不是一个成熟政治家能干出来的事情,用百姓的话来讲那就是作死啊!

事实证明,载淳的圣旨几个月后就被两位母后给废了,圆明园重修的工程也被停止了,这一连串的打击让载淳怒火中烧。

肖乐天在舱室内来回绕圈踱步,他在不停的自言自语,好像一个疯子。

“历史上载淳曾经强势过啊!他曾经想过当圣君明主,他真的想搞一次满人的中兴……正是这种过早暴露的yuwang害死了他!”

“实力不够,就先暴露自己的yuwang,你是不是找死?你手里一点忠诚于自己的兵都没有,甚至你都无法控制紫禁城里的太监和侍卫,你就敢冲权臣呲牙咧嘴?”

“你这不是敞开胸怀向全世界宣布你的理想吗?你的理想就是想当康雍乾,你不就是想当集权度最高的帝王吗?你一句圣旨就能抄重臣的家,灭他们的满门……请问这样的皇帝,那个臣子想要?”

“可笑啊,可笑!你真的以为天天看见臣子给你磕头,向你宣誓效忠,他们就真的效忠于你了?你这是让儒生们洗脑给洗的有多惨啊!”

历史上的载淳是个悲剧,那么现在的载淳就不是一个悲剧了吗?肖乐天哭丧着脸软坐在椅子上,双手捂着脸痛苦的哀叹。

肖乐天对载淳的感情非常矛盾,如果抛开载淳皇帝的身份淡淡看师生之情,肖乐天还是爱他的,那么一个聪颖的小孩,谁不喜欢呢?更何况载淳对肖乐天已经产生了如父亲一样的崇拜。

可是如果把同治帝的身份往他的身上一套,肖乐天就必须要从冰冷无情的政治上来考虑问题了。

他知道,现在让载淳抛头露面以皇帝的身份去亲近百姓,这其实是一份掺着毒药的蜜糖。

载淳越是亲民,越是在百姓面前展露圣君的形象,那么满清内部的反对派势力,就越不会放过他。也许以前双方还有和平谈判的可能,但是当载淳走进民间,和百姓们见面了,当他裹挟到庞大的民意向北京城施压之后……

从那以后,敌我双方的矛盾就是不可调节的,就是生死之间的选择,没有任何和平的希望。

以为那些人害怕!他们极度害怕载淳作为皇上,这个身份光环所带来的强大实力加成,这种对人心的庞大裹挟能力,就是君权天授。

王宫贵胄也好,权臣也罢,谁都没有这个实力,也许他们用半辈子所邀买的人心,不如皇帝一次登高振臂一呼!

这种不对称的战争,他们极其的恐惧,所以这些人就必须要把皇帝锁在紫禁城内,如果锁不住了,那就只有杀之!

可是现在载淳不抛头露面的去亲民也不行啊!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企图,那么反抗是速死,不反抗选择投降则是缓死,反正都是一个死为什么不去争一争呢?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他娘的不懂这个道理吗?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啊……”肖乐天情绪极其混乱,他就好像在和一个幻想中的他进行辩论一样,他在不停的对着空气说话。

“载淳有他的命运,他生在帝王家了,你让他怎么办?命运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哪怕他是个三岁的孩子,该承担的也得承担!”

“可是我过不去我这个心里的坎啊!我这不是利用他吗?我这不是利用孩子达到自己的目的吗?我为了让江南股票市场尽快深入人心,就把载淳推了出来!我这是害他啊!”

“他会死的!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会让北京城里的那些人恐惧无比,他们会铁了心的要杀载淳!载淳就更危险了……”

“他愿意!”肖乐天面目狰狞的说道“千金难买人家愿意!载淳是自愿走上这条残酷的杀伐之路的!人家愿意你管得着吗?”

对啊!只要载淳愿意就行了,下地狱也是自己愿意的,路不都是自己选的吗!

想通了一切,肖乐天从精神分裂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又回复到了冷静、睿智的表情中,他站在镜子前,淡淡的笑道“载淳啊!想当康雍乾那样的强势帝王,这就是你的yuwang……人只要有了yuwang,就会有痛苦!”

“做好下地狱的思想准备吧!”那一刻玻璃镜中的人影恍惚一闪,肖乐天突然发现镜中的那个自己,青面獠牙头上峥嵘长出了利角。

鬼气森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