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7 皇威如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载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次抛头露面居然产生了如此多的困扰,并给未来埋下了冲突的种子,此刻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好好完成师傅的任务,用自己的无上皇权来为江南股市保驾护航。

他微笑着向着两侧的万民和大江上的官员们挥手示意,他心中暗自发誓“我一定不辱使命,师傅的任务我绝对会圆满的完成,不就是说说股市的好吗!这么简单的任务就能换来师傅开心,那就一定办!”

“更不要说丞相承诺了,只要我任务完成的好,以后每年都给我一千万的军费呢!哈哈,好开心啊,御林新军的扩军军费终于有着落了!”

想到这里载淳大喊一声“让江南的地方官上船,我要见一见我的牧民官们!让岸边选宿老上船,我要见一见他们……”

“是!”甲板上的士兵敬礼接令,很快致远号两侧的官船上一片欢腾,这些无缘看见圣驾的地方官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在皇帝面前露脸的机会,更何况这艘战舰上还有那个真正的实权男人,东海肖丞相。

纯粹的铁甲战舰,带着欧洲工业革命的威武之气,直接压上了百官的心头。越是靠近这艘战舰,人们就越是能感受到那股磅礴的力量。

火炮、钢铁、铆钉、锈迹……甲板上仰着下巴高傲的如同一枚枚钉子样的水兵,笔挺的海军服,帽带飘飘。

这让熟悉了大清国一切的官员们,不由得凛凛然一个个如避猫鼠一样坐着吊车登上了战舰。踩在柚木甲板上,人们甚至能嗅到火药的味道,百战名舰它的每一条甲板缝隙里都充斥着呛人的火药气味。

“我的娘啊!这是什么大炮,怎么这么老粗!”

“别说话了,听洋商说这炮就连英国战舰上都没有这么大的,快低头给皇上磕头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甲板上跪下一大片屁股撅的老高的官员,脑门磕在甲板上根本就不敢抬头。

噗嗤一声,不知道哪个龌龊的水兵居然笑了出来,长官杀人样的目光在水兵群中巡视,警告这些胆大妄为的小子们。

不过等到长官扭头再看这些大屁股官员,一个个也都忍俊不禁。这种场景在琉球,在华族官场上是永远看不见的,现在才明白丞相废除跪拜礼这是多么的明智,这种礼节真的是太丑,太可笑了。

载淳也觉得有点不舒服,跟丞相时间久了,他自然也沾染了很多新思想、新习气,十几岁的孩子正是人生观塑造的关键时刻,这个阶段他最崇拜人的价值观就能影响他一声。

现在的载淳已经极其厌恶过去的长袍马褂了,反而是西洋式的裤子、西装甚至军服更能吸引他,灵活易动、剪裁合体、笔挺有型……这种风格更适合年轻人的口味。

看着那些翎顶辉煌的官员,载淳心中不由得显出了一丝厌恶,可是没法子无论喜欢与否那都是自己的子民。

耐着性子,载淳走下舰桥“众爱卿平身!请起,来人啊!搬座位赐座……嗯?我想要见大地方宿老代表呢?怎么一个都不见啊?”

苏州府尹赶忙笑着说“陛下明鉴,由于时间仓促,这甄别工作着实烦难,百姓代表正在选,正在选啊……”

“胡闹!”载淳眼睛一瞪“我的子民我还信不过吗?你要甄别什么?难道这两岸的百姓还有要刺杀我的不成?你们不让我见百姓万民,是何居心!”

“陛下赎罪!”刚站起来的官员又呼啦跪倒一地“陛下赎罪,我等真的是一片忠心,害怕出意外啊!”

“好了好了,朕知道你们的好意,朕心领了!但是朕时间有限,视察完江宁后,还要去视察股票市场,时间紧任务重啊!我再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我看不到江南宿老们,那我可就坐船直接离开啊!”

一听说皇上要走,所有官员赶紧嚷嚷道“这就办,这就办好!来人啊,一刻钟之内各州府马上选宿老和地方良善上船,聆听陛下教诲啊!”

有机灵的官员突然脑子灵光一闪,刚刚陛下说什么来着?去了江宁后还要去看那个股票市场?那不就是一群商人们凑在一起搞的度钱荒的互助会吗?

扬州府尹小心翼翼的赔笑道“陛下!您此次来江南,视察过江宁后……还要去看,去看股票市场吗?”

载淳点了点头“当然要去,股票市场是个好东西,能救百姓钱荒,又能给朝廷提供赋税,这么好的新生事物,朕总要去看一看的!”

呃……众官员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左右相看,他们对换了一下眼神,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苏州府尹舔了舔嘴唇“这个陛下啊!不知道您视察股票市场……京师里的太后和王爷们,可对下官们有什么指示没有?”

不敢直接问,苏州府尹选择了曲线救国,不说太后王爷们同意不同意,只说给下官们有没有指示,按说这种八面见光的场面话,应该惹不了人。

可是没想到载淳也是个暴脾气当时眼睛就瞪起来了“哎呦?这位是苏州的王磊山吧?我记得你是我父皇点的官啊!怎么我记错了?”

“你原来不是我父皇用出来的,怎么好像是我额娘和叔王用出来的啊!”

王磊山当时脸就白了,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在下是先皇提拔的官,在下是皇上的忠臣啊!下官是先皇提拔的,先皇对臣恩重如山,陛下对臣也恩重如山……”

咣咣咣,三个头磕完了,鲜血从他的额头迸溅而出。

载淳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块白手帕丢在他的面前笑道“行了,起来吧!官不大,你想的还不少……我逗你玩呢!朕还没有亲政,这次下江南,多听多看多问,是不会给你们乱指挥的!”

“吾皇慈悲!”在场的官员赶紧顺杆爬,他们一个个心有余悸的嘀咕道“这跟情报里说的不一样啊,北京的同乡、同僚们都说皇帝孩子气,好糊弄的很啊!可是今天一见,言辞如刀,手腕高妙,这是个玩政治的天才儿童啊!”

“难道是肖丞相教出来的?我靠,这肖乐天还真教干货啊?不都说他就是糊弄小皇帝玩,好换个身份吗?这他娘的水也太深了……”

从此刻起,在场所有人都凛凛然再也不敢小觑同治帝,顺带着所有人都对股票市场高看了十分,大家都明白了那个股票市场就是小皇帝的心肝宝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