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1 涨停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场初创,一切都以简单为重,包括股票价格的制定也采用了统一的价位,一元一股,各家只不过根据自家资产数量,然后拆分的股票数量不同而已。

一级市场卖方是各家上市公司,买家是银行、洋行还有财大气粗的华商交易员。

二级市场就换了位置了,卖方是乐天银行、洋行还有华商交易员,而买方则无任何限制,所有人都可以入场来买,哪怕你是洋鬼子,我也卖给你。

刚刚一元一股的股票,转眼间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用到,就变成了1.2元、1.3元、1.4元……这么巨大的涨幅让在场的民众看的触目惊心。

“老天爷啊!坐地就涨价两成、三成、四成?这不是抢钱吗?”

“没事没事,听人家说了,二级市场每天挂盘价格不能超过昨日的涨跌四成,四成就是最多了……”

“老天啊,四成也受不了啊!哪有一天就赚四成的……”

“你傻啊,赚四成不就那么几千股吗,你让他卖十万股试一试?看看有没有人买……”

人群议论纷纷,有些想出手试一试的赌徒也吓住了,他们有点懵,根本就不知道这潭水到底有多深,场面一下子就僵住了。

桑爷脸都白了,放下茶碗低声对王六一说道“王长官啊!这不行啊,哪有这么漫天要价的?这不把人都吓死了吗?”

王六一却胸有成竹的摇头笑道“先看看,先看看吧!买卖讲究个你情我愿,股票卖给人家了,那就是人家的东西,人家愿意多少钱出售也是人家的问题!咱们可不能乱插手啊!”

“卖贵了,百姓不买不就行了,卖便宜了,自己吃亏呗!咱们操这个心干嘛?”

“哎啊!哎呀……话是这么说,可是……”众人交头接耳、抓耳挠腮不知道应该怎么组织语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二级市场的开门红并没有出现,人群聚集在市场门口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伙计,面色都有些尴尬。

三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四十分钟……人群中开始出现了嗡嗡嗡的议论声音,那些如阿庆嫂一样的悲观主义者,那些心理阴暗之徒开始眉飞色舞的叨叨开了,他们好像在为自己的睿智称赞一样趾高气昂。

“我说什么来着?不行,就是不行啊!这种东西,就是那些大老板们玩的,咱们小民百姓才不傻了吧唧的往里扔这个钱呢……”

“瞧见了吧,这就是个赌场,跟以前炒南票的赌档一样,都是骗人的!吃一堑长一智,不长脑子早晚钱还让人圈走了……”

人群议论纷纷,高台阶上的众位商家脸色也都变了,冷汗顺着脖颈后背就往下流。唯一冷静的就是王六一还有股市里的那些工作人员。

一个小时过去了,就在底下的人议论纷纷吵成一锅粥的时候,从人胡同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居然是个背着麻袋,手里还拖着两个麻袋的乞丐。

“哎?这不是柳臭虫吗?你上这捡破烂来了?”

“哈哈哈,臭虫啊,你来玩了,刚刚开业的时候撒过喜钱,你的那些同行都已经抢光了,你怎么才来呢?”

“这柳臭虫这废物,吃屎都赶不上热的!哈哈哈……”

人们笑着闹着,在这么一个严肃的关口,嘲笑一个最低贱的人,正是缓解情绪的最好办法。

乞丐早就已经习惯了人们的嘲笑的侮辱,他古井无波面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拖着麻袋向前,从人胡同里居然走出了千里走单骑的气势。

刚到股市第一阶台阶前,上面早就心烦意乱的贾老板就怒气冲冲的吼道“保安呢?干什么吃的,这种人怎么放进来的?一点规矩都没有,冲了喜气那就更没人来二级市场买股票了!”

柳臭虫抬头看了贾老板一眼,突然咧嘴一笑“轰我干嘛?我是上门买股票的,你难道还要把主顾往外轰……”

“就你……哈哈哈哈……”贾老板捧腹大笑,一个肮脏的乞丐,苏州城里的讨饭花子居然说自己是上门的主顾,这真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了。

可是才笑两声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诡异的发现周围所有的老板们居然没有一个随声附和他,更让他后背汗毛乱炸的是,这个柳臭虫怎么如此的面熟?声音也如此的熟悉?

定睛观瞧,柳臭虫脸上横七竖八抹的都是污泥,身上的衣服破烂流丢的油泥都快成铠甲了,批头散发上面插的都是草棍。

但是这家伙笑起来怎么那么阳光,那么自信,而且牙还那么的白?

周围的那些大老板们也傻了,桑爷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柳臭虫?柳臭虫!柳臭虫……”这个名字越念叨他脸上的表情就越古怪。

至于盐商温财神,此刻连吸了三口鼻烟,呛的他连打四五个喷嚏。之后脑子一片清明,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浮现在他的脑海。

王六一笑了,他站起来冲柳臭虫拱手说道“开门都是客,来的都是财!您有钱,我还有股,就冲您是二级市场第一位买家,今天您的交易手续费,全都免了!”

“好好好……这买卖做的大气,你大气,我也大气……头上黑板上所有挂盘的股票,我今天全吃进了!”

刺啦一声,柳臭虫撕碎了麻袋,里面滚出一捆又一捆的南票,居然全是五百面额一张的。

轰!整个大街一片沸腾!

“柳臭虫……他他他……他怎么这么有钱?”

股市内的交易员不敢怠慢,一个个吼的惊天动地“2100股桑氏股份,成交了……福昌丝绸3200股成交了……秘制瓷,4500股成交……”

“001交易席位再次抛出太湖盐业股票11000股……”

“006交易席位抛出徽州酒楼6100股……”

“007交易席位抛出鼎香茶叶21000股……”

“1.2元……1.3元……1.4元……涨停!涨停!涨停!”

“桑氏股份涨停了!福昌丝绸涨停了!秘制瓷涨停!太湖盐业涨停!徽州酒楼涨停!鼎香茶叶涨停!”

轰隆隆……人群沸腾了,他们眼瞅着涨停涨停涨停的粉笔字写在黑板上,两个小时不到仅仅柳臭虫一个人,耗资345万元巨资,把三十只股票一口气全部拉到了涨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