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3 财不露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道啊,跟聪明人交流就是好,真上道啊!不过几句话而已,潜台词什么的就全都听明白了。

柳踌躇为什么要提及中国人那种窖藏金银的坏习惯?其实说白了就是要点醒他们,点醒这些商人们,让他们意识到这几千年来,官僚们是怎么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的。

在中国大一统封建王朝中,商业是四民最低的一层,历史上很少见有巨商得到善终的,比如沈万三,比如胡雪岩。

无论你曾经立过多大的功劳,只要你富可敌国,那么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是财神爷,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就是一头肥猪,可以任意宰杀的肥猪。

这个道理江南的商人早就懂了,就比如说桑爷,对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有多少的财产,哪怕南方闹长毛的时候,他也只是拖家带口逃难到广东避货。

而桑爷家中的桑田在那十多年里,一直处于无人管理,谁愿意占就占的状况。但是没人知道桑爷就在那万亩桑园里,窖藏了十多万两白银,这些白银还有他手上的地契就是他东山再起的基础。

长毛被打败了,桑爷回到家中,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桑爷想要收回已经被乱民私占的土地,不靠官府和湘军可不行,那十万两最后全都成了贿赂送到了层层官僚的手上,有文臣也有武将。

浮财耗尽,桑爷终于收回了原本就属于他的固定资产,然后全家小心翼翼的精英,这才有最近几年的家族复兴。

由此可见,桑爷这类人早就在中国数千年的王朝更迭的历史中,找到了安身立命的生存法门。这些不传之秘,就是商人阶层在中国艰难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赚钱,然后藏钱,绝对财不露白,或者说露财只露一小点,最后遇到天灾人祸战乱什么的,这些浮财就是家族复兴的希望。

永远都是浮萍,永远都是随波逐流,没有任何一个商人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肖乐天太了解他们了,他们知道这些人想什么,怕什么,所以肖乐天绝对不会在安定太平的时候推动股市,因为他知道股市中的很多规则都是和这些商人们的生存发展相违背的。

上市就要接受外人的财务监管,上市就等于告诉全天下自己有多少钱,这些都是商人最恐惧的东西。

可是刚巧遇到了这场金融危机,这场生死关头的钱荒,把江南的商人逼上了绝路。

所谓的同治中兴其实并不是说满清朝廷有多么的厉害,这场经济复苏其实就是战争过后的自然经济增长罢了。

人口增殖,土地深度开发,百行百业在勤劳的民众手里开始复苏,生产力得到了恢复。仅此而已,这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盛世,只不过是一个失血过多的士兵,暂时缝合了伤口,身体正常造血功能显现的结果。

战争结束已经九年了,但是零星战火彻底结束也不过四五年的时间,如此短的时间内,江南经济其实只恢复了三四成而已。

桑爷他们外面看还是风光八面,但是跟战争前对比,那可大大的不如了,浮财基本上被洗劫一空,所有的商家资金链条都很紧张,正因如此这次钱荒对他们的打击才如此巨大。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十年太平天国战乱,江南商家藏在地窖里的银子还没有丢,那么这点小小的危机算个屁啊!单凭他们家族百年的积累,就足够度荒的了。

种种因缘际会造成了这次非常独特的金融危机,战争的因素、时间节点拿捏巧妙、满清政策上的漏洞、甚至连英国首相换届这种因素肖乐天都考虑进去了。

一场危机,换来的是股市的顺利上马,哪怕那些巨商们心中再有忧虑再有恐怖,可是资金链条断裂的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肖乐天的鸩酒,他们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融资是很顺利的,但是资金到手之后,商人们就要开始考虑安全的问题了,这么大的财富暴露在大日头地下,如果那些贪官污吏,土匪豪强不惦记那才有鬼呢。

而现在谁能保护他们?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肖乐天,除了他之外谁都指望不上。

徽州酒楼上的宴会一直持续到了午夜,谁都不知道柳踌躇和重商们约定了什么,也不知道邱威又带来了多少丞相的承诺,至少人们知道当子夜过后,那些商人们走出酒楼后,那面上的表情一个个都如满血复活一样。

肖乐天怎么能不保护他们,这些人都是未来华族这部战争机器的动力之源啊!华族商人确实很厉害,但是毕竟他们的历史太短了,真正有底蕴的还是清国内部的这些古老商业世家。

如果没有肖乐天,这些商业世家会在历史长河中渐渐的湮灭消失掉,甚至没有人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其实这些传承数百年的商业世家,未必就比那些犹太家族差,他们所缺的只是一个能支持他们的政治环境,还有一支能保护他们的军队而已。

江南的商人们那个不希望自己买海船,把自己家的绸缎、茶叶、瓷器 卖到全世界呢?谁不希望在南洋,在欧洲开设自己家族的分号呢?

这些理想谁来帮助他们实现?指望满清?还是指望洋人?都不行,眼下这个世界他们只能指望肖乐天,也只有肖乐天愿意帮助他们。

“诸位老板,听我一言,苏州的最近这几天就不要离开苏州城了,而其他地方的如果没有紧急情况也请多逗留几天……如果时间安排的没差错的话,十天后丞相会来苏州,到时候有缘的肯定能见一见的!”

徽州酒楼门口,正准备告别离开的众商们,一个个惊叹不已“丞相要来?我的天啊!十天后丞相要来?”

想一想,刚刚密会上的那些承诺,本来还有点不相信的他们,此刻再也不敢质疑了,众位商家齐齐约定,不等到丞相到苏州,他们就不走了。

邱威望着远去的众商背影,深吸一口气“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今天真过瘾,华族的战车上,又绑上了一群财神爷!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