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0 两宫太后摊牌/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慈禧直接瘫软在椅子上,她知道儿子已经闯下大祸了,原本就脆弱的朝局让载淳这么一折腾彻底四分五裂。

“走!我们去景山,去绮望楼,我要去给姐姐请安!”

关键时刻慈禧又想到了她的那个姐姐,虽然两人政见有分歧,但是有一件事他们的利益是统一的,那就是载淳的地位。

慈安没有孩子,他身为两宫太后之首,有载淳这个儿子撑腰她就是个实权的太后,如果换了一个皇帝,那么他这个太后的地位也就逐渐边缘化了。

慈安讨厌慈禧但绝对不讨厌载淳,就是这个道理。

一行人向北穿过神武门直接奔景山而上,这时候的慈安好像早就意识到慈禧要来看她,所以早早就就温好了一壶花雕,让御厨做了几道小菜,正午时分两位姐妹就如过去一样,对饮两杯聊聊天。

慈禧见面就想和慈安倾诉委屈,她想求慈禧救救小皇帝,可是慈安却抬手阻止住了她的话,只是倒了一杯温酒给慈禧步了一块鱼肉。

“尝尝吧,这是总理衙门副大臣富庆推荐的厨子,听说在扶桑学过几年厨艺,善做河豚鱼,尤其是这生鱼片别有一番风味,妹妹不可不尝啊!”

慈禧咽了一口唾沫心说,对啊,我现在就是鱼肉,你为刀俎,行啊你让我吃我就吃,有毒我也拼了。下了狠心的慈禧一口就把那片河豚肉吞下了肚子,连什么味道都没品尝出来就咽下去了。

慈安淡淡一笑挥手让周道英带着其他太监宫女都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姐妹二人。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有求我的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我这不是对你说风凉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以前走的那条路已经错了!”

“载淳是你的亲儿子,你的地位谁都取代不了,这是朝野的共识,所以你想更进一步!别急着否认,大家都是聪明人,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

“你处心积虑的从我手里毁掉了先皇密旨,你害怕的不就是我借先皇的手铲除你吗?而你的最终理想不过就是想做一位有权势的太后,往好里想你,你是想当孝庄……我要是往不好里想你,你是不是想当武后啊?”

冰冷的口气吓的慈禧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她也是能屈能伸的聪明人,这时候不跪还直着腰子硬挺着那就是找死。

朝中势力分配就是这样,慈禧和恭亲王算是一伙的,大家都把她们视为保守派,而慈安加上富庆还有一大批官员属于激进改革派,然后这两派之中还有派系分布,清流势力也掺杂其中,湘军和其他地方督抚的势力也在里面搅合。

晚清的朝局一片混乱!

慈禧表面上看是保守派的领袖,就连鬼子六也得听她的,但是谁都别忘了她同时还是载淳的亲额娘,儿子的所作所为也会影响到母亲。

今天载淳的肆意妄为已经让保守派对慈禧产生了反感,保守派内部已经出现了深深的裂痕,这时候慈禧就别嘀咕什么政见不和的问题了,先跟慈安联手保住儿子的地位,保住自己的富贵才是真的。

别的不说,在这个黑压压的紫禁城里,先保护住自己这条小命才是真的,事态如果真的严峻到势如水火了,你当那些人不敢给慈禧投毒?

慈安淡淡的看着她轻声说道“你早就该跪了,如果不是你,大清的朝局也不至于乱成这个样子……”

慈安突然面色变的异常的愤怒,长久以来压制的怒火此刻全都爆发了出来“以前咱们朝堂上确实也不团结,但是自从辛酉年那场宫变之后,至少场面上我们已经圆了过去!”

“顾命大臣那一伙人被轰下了台,朝堂上已经是多年未见的一派和睦了,正是大家劲往一块使,我们才最终战胜了长毛,还压制住了那几十万的湘军,压住了曾剃头!”

“那时候那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保守派和改革派?大家的矛盾说到底就是一些利益上的,银子上的……你再看看现在,朝堂已经势如水火,矛盾已经上升到念头上了!”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银子吵架咱们可以想办法多赚银子,因为官位吵架我们可以多方协调甚至轮换着当官……可是这人的思想上要是不一样了,这吵起来那就是不死不休啊!”

啪的一声脆响,慈安狠狠的给了慈禧一个耳光,东太后眼泪都气的流下来了“哀家什么时候愿意当这个改革派?我改什么改,我的目的和你不是一样的吗?我不就是想着让载淳早日成人吗?谁在乎什么狗屁的改革!”

“是你啊!是你活活把我逼到这条路上的,你毁我密旨,还想投毒杀了我,你好歹毒的心肠!哀家如果不拉出一个改革派出来,我就活不下去了……”

“是你这个愚蠢的贱婢!就是你的贪欲一手毁了朝廷!”

慈禧捂着脸,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今天真的是害怕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九年前那个运筹帷幄的她,怎么就消失不见了呢。

看着慈安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慈禧磕了一个头“妹妹的罪过倾三江水也洗不清,我也不辩解了,今天来我也不是求姐姐原谅我,我只求姐姐出手帮一帮载淳,帮帮咱们的儿子啊!”

“只要平安过了这场劫难,只要载淳能够顺利的亲政,我这辈子青灯古佛,我再也不出来了……求求姐姐慈悲,不冲我的面子,冲载淳的面子吧!”

载淳是慈安心中最大的软肋,想到那个聪颖的孩子,慈安心中的火气渐渐的消散了。

“冤孽啊!冤孽!国朝二百多年,登基法统之正的君主,只有载淳一个,其他任何皇帝都是靠竞争出头的,都是有兄弟的!”

“只有载淳没有兄弟,他是先皇唯一的男丁,他的继承权干净的无可挑剔,朝野上下没有任何人有异议!这是多好的局面啊,只要我们稳住了不乱,让载淳慢慢长大,权力自然会顺理成章的流到他的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