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1 苦思良策/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统越是正,也就越能凝聚人心办大事,因为质疑的声音少,因为他不用提防兄弟之间的明枪暗箭!渐渐的国朝也就兴旺起来了,到时候咱们干什么不成?”

“你当我不知道你和奕?睡觉的事儿?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非但没有生气,我还很佩服你,一个当娘的为了孩子的皇位,不惜以身侍奉那个隐患,这一点你还真有孝庄太后的气魄!”

“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了,你到底看我哪里不顺眼就非要除之而后快?我一个无儿无女的可怜人,究竟碍着你那条路了?就因为载淳平日里和我比较亲近?那你怎么不想一想你的教育是不是有问题呢?”

“载淳不是不心疼你,他就是烦你总控制他,这是你们母子之间的心结,你不去想办法解开,你总想杀我干什么?”

痛心疾首的慈安眼泪啪啦啪啦的掉“结果生生把一个朝廷分成了两团,你是不是指望我为了顾全大局,可以连命都不要了?你当我傻吗?”

慈安喘着气,狠狠的喝了一杯酒,足足沉默了三分钟,而慈禧一句话都不敢回。

当慈安情绪平定一些之后,她指了指椅子“坐!”慈禧摇头不敢,慈安一瞪眼睛声音提高八度“坐!!!”这回慈禧不敢违逆赶紧欠着半拉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慈安仰头看着房梁上的繁花轻声说道“其实如果一切都如九年前一样,那么你所选择的路也没什么错的!站在你的角度上来想这个问题,你除掉我就能做到大权独揽,然后扶持着载淳长大亲政,慢慢栽培自己的朝臣势力,最后架空咱们的小叔子……”

“这一套流程都没有错,错的是时代变了!你算来算去就是没算到肖乐天吧?从一开始你就没想到他会变得如此强大,强大到能抢走你的儿子!”

“呵呵,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肖乐天愿意看见的,咱们越是分裂,他就越能从中取利……甚至如曾国藩那些汉人督抚们,也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满人越是内乱,他们就越叫好!”

“甚至鬼子六也在等着这个机会,他心里很清楚,没有乱也就没有趁乱上位的机会!你啊你,叶赫那拉.杏贞!正是你的肆意妄为,割裂了朝廷,如果朝堂没有派系混乱的话,又怎么会引来肖乐天攻打京师,他又怎么能带走陛下?”

“正因为陛下走出宫门开了眼界,再加上他让肖乐天丢到军营里接受了铁血的训练,所以他的野心才不可思议的膨胀起来!载淳表现的越是强势,那些朝臣们就越是害怕,因为越来越害怕,所以他们就会更加依附到奕?的身旁!”

“别忘了现在奕?手里有枪!他手里攥着三四万的新军呢!你就等着吧,出了这件事他更有借口扩军了,你真以为你还能控制得住他?别做梦了!”

“你和他的同盟就是一个笑话,相互利用而已,你以为最后你是大赢家?可惜你全都算错了……”

“妹妹啊!咱们那个小叔子,可跟先皇有仇啊!难道你会不知道咱们的男人是从他手里抢来的皇位吗?鬼子六心中怎么能没有恨?这种人可以利用,但是不能重用啊!”

慈禧哇的一声就哭了“我懂,道理我都懂,可是当时那个局势,咱们不仰仗他也不行啊!”

这就是朝堂上的无奈了,处在政治风暴中,人和人之间的交往、距离、亲密度完全靠时势,鬼子六和哥哥挣过皇位,可是当年对付顾命八大臣,两个嫂子就得仰仗这名宿敌。

慈禧当然也知道奕?是有野心的,可是为了和慈安争权她必须选择和奕?结盟,甚至还得陪睡。

这无关乎道德和正义,一切只不过是当时那个势态而不得已的选择,大洪水来了哪怕小船上有一只老虎,你也得硬着头皮赌一把选择上船,万一你能降服那只老虎呢?

慈禧以为她能够降服鬼子六这只猛虎,但是她错了,老虎的智商其实一点都不比她次,老虎也有计谋。

慈安长长的指甲套在桌子上轻点“其实我们现在面临的一切问题,关键点并不在朝堂上,而是朝堂之外,咱们姐俩现在哪怕给奕?跪下哀求,他也是不会放弃权利的,尤其是那支军队,他更不会放弃……”

“还是得搞平衡啊,平衡不能被打破,只有相互制衡,我们才有闪转腾挪的空间!”

“八旗和绿营已经老朽不堪了,这只不过是纸面上的军队罢了!现在大清朝能打仗的几只军队不过就是湘军、京师新军,肖乐天的军队,还有洋人的战舰士兵……”

“还有别人吗?对了,载淳手里还有几千人,但是人数太少根本就没用,不是决定性的力量啊!”

生死关头慈安终于放下对慈禧的仇恨,选择共同度过艰难的时局,保住小皇帝的权力,保住朝局稳定,这是她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其实朝廷上的问题,看起来复杂烦难,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势力派系的问题,而势力派系的问题最后还是要归结到军队这个问题上。

把大清国内能够征战的军队仔细研究一下,仔细分分类,仔细归归位,那么派系的势力范围也就搞清楚了,相互之间的矛盾冲突也就一目了然了。

慈安说的对,现在能影响大清的几只军队都在台面上摆着呢,湘军算一头,洋人算一头,肖乐天算一头,朝廷的新军和有限几只能作战的军队算一头,剩下就是凑数的八旗和绿营,那些兵充其量也就是摇旗呐喊罢了。

四方面军队,四方面的势力,两位太后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手上其实什么都没有,她们所拥有的只有大义名分,就是对帝国名义上的控制权。

过去为什么没有这么剧烈的冲突,那是因为过去是三方势力形成了相互抵触的三角形,洋人、督抚军阀、朝廷三方力量相互扶持又相互遏制,居然出现了罕见的稳定状态。

可是当肖乐天这股力量突然崛起后,三角形的稳定性被破坏了,局势重新排列的这个过程,注定充满刀光剑影,鲜血和尸体铺路。

酒菜已冷,两位太后已经渐渐勾勒出了一个大体的破局之策,而解决问题的关键之处居然不在国内,而是在国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