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5 收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历史上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股票市场,就是荷兰股票交易所。而当时交易的股票品种只有一个就是荷兰东印度公司,那是一所集合了荷兰整个国家力量所打造的超级托拉斯,当时几乎所有荷兰中产家庭都配备了东印度公司的股票。

正是集合了全国之力,这才让东印度公司拥有了和葡萄牙、西班牙、英国在海上争锋的实力,并给荷兰打下了一个海上马车夫的威名。

荷兰海上力量最强大的时候,就连英国也要退避三舍,要不是最后法国人动用陆军从大陆上直接包抄占领了荷兰领土,恐怕荷兰人的海上力量还没有那么快就退出历史舞台。

一切的起点都在金融,聪明的荷兰人知道自己国家小,底子薄为了争夺海洋利益,他们想出了股票市场这个非常绝妙的点子,让弱国也拥有了以倾国之力办大工程的可能。

肖乐天并不是赌徒,他不想弄一个集合了全天下赌鬼的一个股市,他所看重的也只有这一点,就是利用人类的yuwang而凝聚资金,从而进行国家战略级别的大投资。

肖乐天不想当暴君,也不想鼓动血腥的革命,但他同时还想调动民间的资本集中在一起办大事,怎么破局呢?

想来想去,借鉴一下荷兰人的成功经验还是很不错的,资本这玩意天生有避险和追求利润的两种yuwang,而股票市场自然可以满足资本追求利益的yuwang,可是避险的yuwang如何满足呢?

肖乐天一直以来所造的这个势,就是给天下的资本一个非常强大的印象,那就是在我保护下的股市将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资本可以放心的进入这里,任何上市的资金都将得到华族的保护,不仅如此我还能找到更多的势力来为股市站队。

华族军队的强大就不必说了,能够远征欧罗巴,并战败法国和沙俄的强大军队,自然让民众们放心,唯一的不足就是有点远,远水不解近渴。

那好,我就请湘军也来为股市作保怎么样?曾国藩和曾国荃两个人同时出现,你们有没有放心?

还有疑惑?害怕满清做手脚?害怕贪官污吏?那好,我把同治帝请出来如何?明黄色的店招特权拿出来又如何?

华族、湘军、皇权……我都摆在明面上了,再加上之前的钱票危机中,肖乐天所控制的团队把整个江南资本玩了一个团团转,上海洋鬼子银行家都已经哭瞎了眼睛。

这证明,华族的精英们不仅有对股市的设想,同时还有非常具体的操作经验,也就是说这个股市并非纸上谈兵的冲动之举。

这盘棋肖乐天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了,随着时势的变化,随着突发事件的出现,肖乐天的棋局也做了很多次的调整,这其中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在努力,其实也是华族内部一个非常庞大的商业集团在共同起作用。

这期间的辛苦自然不必说了,但回报也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今天,肖乐天将要在苏州布下最后一颗棋子,收官的时刻终于到了。

载淳的演讲简单有利,没有什么废话,句句直指人心,他把一个贤明君主所能表演的戏码基本上都演到位了,就差跳下台去亲自搀扶那几名宿老了。

拉拉感情,鼓舞鼓舞士气,说股市两句好话,就已经燃爆了现场的气氛,而当肖乐天走上台接过发言权之后,现场又一次鸦雀无声了,这是肖乐天第一次对江南百姓的公开演讲,他究竟会说什么呢?众人拭目以待。

如今的肖乐天已经声望日盛,处于亚洲的巅峰位置,他早就不用邀买人心的那些套路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台下的万民,一言不发任由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很多人以为演讲就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但是真正演讲大家则善于利用沉默的力量。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肖乐天囤积着强大的气场,冰冷的目光扫射着全场,每一个被他盯住的人都感觉到后背发凉。

人群开始紧张了起来,尤其是那些荷枪实弹的陆战队士兵在丞相左右,更增添了几分触目惊心的视觉冲突,精致的欧洲军服绝对不是松松垮垮的满清官服所能比拟的,那种英武的气势力压全场。

足足三分钟,肖乐天最终冷笑开言“今天我来江南,不是给大家说拜年话的,我也不想说那些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吉利话……既然我来了,那就上点干货吧!”

啪的一声,肖乐天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就在股市的侧门内,陆战队员突然押出了一队五花大绑的人出来,直接推到了人群中间,推到了那个高台下面。

邱威冲上去,咣咣几脚提在膝盖窝上,打头的三个跪在地上抖若筛糠。

“江阴三义?听说过吗……”肖乐天抖了抖手里的纸,极其轻蔑的问道。结果江阴三义的名字一传遍现场,苏州百姓轰的一声全炸锅了。

“江阴三虎?不不不……江阴三狼?就是被通缉的那个王家灭门案的罪犯吗?不是说潜逃到上海去了吗?怎么会到苏州城里……”

人群面面相觑,这江阴三个悍匪成名于十多年前,在太平天国还没定都南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横行江南的大匪了。

多少富户被灭门,财产劫掠一空,女子被奸 淫至死,连几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在老一辈苏州人心中,这就是天杀星下凡。

肖乐天扭头又看了看贵宾观礼席“桑氏股份的负责人是哪一位?站出来……”桑爷好像猜到了什么,整个人抖如筛糠从贵宾席内走前几步,直接跪在了丞相面前。

“拜见……丞相……”

“嗯!你跪我一下也是应该的,你家四十口子人命差一点就全没了,谢我一个头吧!”肖乐天笑道。

桑爷当时就瘫在地上了,额头咣咣的撞地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下全明白了,怪不得三天前苏州府派差役叫走了家里四名家丁,到现在都没送回来,原来根子在这里。

注:出差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