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9 平地一声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东亚,拼命的又何止一个华族,一个肖乐天,当‘华族战争’这支军工股票成功上市后,北京城明明是艳阳高照的暖春天,却一下子来了一场狂暴的沙尘。

太阳就跟雾蒙蒙的一颗咸鸭蛋黄一样挂在天空,西北风呼啸着裹挟着来自蒙古草原上的黄沙,如墙一样滚滚而来。

天地上下到处都是砂砾,噼里啪啦的往窗户纸上打,茶馆里刚摘下来没两天的棉帘子又给挂上了,桌子上半分钟不擦就是一层黄土沫子。

一般这个天气茶客们早就骂娘了,要不就直接回家猫着去,可是今天人们任由黄土飘在他的茶碗里也不知道盖上盖碗,所有人都被这惊人的消息给震傻了。

“华族战争?这是什么鬼?他肖乐天那军队刀枪入股吗?”

“天爷啊!一天融资两亿八千万银元?我的祖宗啊,这江南是要造反不是?这么多钱不给朝廷,居然给肖乐天了?”

“丫的个呸……这群汉人都该杀,都该杀!接着扬州三屠,杀光抢光不封刀啊!有钱不给朝廷,却给海外的二鬼子,这些人都该杀!”

四九城的八旗大爷这要是骂开了街,那就不带重样的,茶馆顿时变成了赶大集的集市,一帮窝里横砸桌子、摔凳子、丢茶碗……吓得伙计和老板直往角落里面躲。

在这些八旗子弟的眼睛里,大清朝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汉人就好比他们家的长工和奴才,创造了财富大头就得交给我们,剩下的小头也得算我们赏赐给你的。

以前是真不知道江南这么有钱啊,大家一个劲的说什么江南富,江南富!可是究竟富成什么样,大家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大清不过就是年年从长江流域往北方调钱粮,稻米、茶叶、丝绸、瓷器……纵观整个大清朝,其实就是长江流域养活了整个王国,更供养的满人富贵荣华。

在满人的心目中,江南汉人已经搜刮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点小钱就留给他们吧,总得给人家一口饱饭吃啊!

可是今天现实狠狠的打了他们一巴掌,两亿八千万巨款,这是在江南经过了太平天国战争之后,又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金融危机之后,依然能够轻松汇集而成的巨款。

这下所有满人都疯了,他们感觉自己好像被愚弄的傻子,原来自始至终汉人都只是奉上小钱,大钱都自己留着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们要骂,要骂到天上去!

口沫纷飞的八旗子弟们,在幻想中挥舞起祖宗留下的铁枪还有钢刀,身披三层重甲,一人带双马驰骋在中原大地上,抢钱、抢粮、抢女人……

“咳咳咳……哎呀哥几个累死我了,这见鬼的天气还没见天日啊!走走走,抽各泡去……”一群骂够了的唾沫侠,拱手相让连账都没结直接奔胡同深处的大烟馆而去了。

“老板记账啊!”临出门就甩了这么一句话。

此刻老板和小伙计这才站起身来,愤愤不平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抽死你们丫的,就凭你们还想打仗去?上了战场也摔死你们……”

掌柜的叹了一口气,拿起扫帚扫地上的碎瓷片,他不会象年轻的小伙计那样张嘴就骂,上了点年纪的人,只会把这个恨深深的藏在心底,直到爆发的那一天。

早晚有一天,丞相会再次攻破北京城的,到时候有你们哭的时候。

底层的满人只不过是最肤浅的羡慕嫉妒恨,他们所痛恨的就是银子没落在自己腰包里而已,可是朝堂上的高层看的可就不一样了,鬼子六奕?得到这份最新情报后,足足震惊的半个小时没有说话。

他已经没有愤怒了,他呆坐在椅子上不吵也不闹,那一刻他清楚的意识到,肖乐天的根基已经深深的扎入江南的土壤中,已经再难把他拔起来了。

股票市场是个新鲜玩意,虽然大家都不熟悉但是以奕?的聪明劲,只要稍微用点心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出来。

肖乐天这是用入股分红的形式,把自己和江南的所有富商链接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那些人贪图肖乐天手中的周转资金,而肖乐天又贪图他们每年的巨额盈利。肖乐天手上有枪,那些江南巨富手里有钱,一个需要军费,一个需要安全。

干柴遇上了烈火,潘金莲遇上了西门庆啊!

半个小时之后,鬼子六终于想通了,他决定暂时先放下对载淳的狠,还是得跟两宫太后合作,眼下最大的威胁依然是肖乐天,必须是肖乐天。

“来人啊!给我更衣,我要进宫……不不不,我要去景山绮望楼!”

正说着呢,管家撩着大褂前襟一溜小跑气喘吁吁的跑进了书房“王爷!王爷!公里的李莲英李公公来了……您见不见啊?李公公说今天要是见不到王爷,那就不走了!”

“见,为什么不见?请进书房来,我跟他谈……”

不一会的功夫,李莲英满头大汗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书房一进门这位紫禁城的总管太监噗通就跪下了。

“我的好王爷啊!请您看在大清朝的份上,就进宫见一见太后吧!在这样不行啊,大清朝的江山可就让他人给篡走了……呜呜呜……”李莲英跪在地上放生大哭。

“今天奴才我来,也是替我家主子给您陪个不是……太后说了,小皇帝是错了,真的是错了,可是看在他是您亲侄子的份上,看在他年龄小的份上,就消消气吧!大清朝得共度时艰啊!”

“我替主子给王爷赔不是了,我给您磕头了……”说完秃脑袋瓜子咣咣往地上撞。

鬼子六奕?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冷血枭雄,他长叹一声拉起李莲英“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咱们进宫,我这就去见见我那两个嫂子去……”

朝堂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当大家面对一个共同的强敌之时,小小的仇恨可以先放一放,现在肖乐天拿出人们前所未有的招数来挖江南的墙角,为了护住江南这个钱粮赋税重地,满人中的保守派还有革新派领袖只有放弃之前的隔阂,选择共度时艰。

就在景山绮望楼内两位太后和两位王爷关门密谈之时,在京城西北郊外,靠近万寿山昆明湖不远的一处庄园里,另一场密会正在召开。

注:就快回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