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0 蠢蠢欲动的奕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师小五爷奕誴,就是道光帝的五儿子,鬼子六的哥哥,他的王府并不在四九城内,而是在城外,这这侧面的反应了小五爷在朝堂上的边缘化位置。

按照满清的规矩,皇子一生下来只能称呼为阿哥,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皇上的喜爱程度,当然还有自己的努力和功劳,皇子会被封为贝子、贝勒、多罗郡王等等,功劳再大就要封亲王,再往上就是继承大宝当皇帝了。

小五爷奕誴是个挺悲催的人物,从小读书就不如那几个哥哥弟弟,然后还不会讨好父皇,也没有个大臣靠山,渐渐的就不被道光帝所喜,最后甚至被过继了出去。

奕誴被过继给敦亲王绵恺,也就是说奕誴虽然最终也能得到王爵,可是却被抛弃在了继承权之外,他这个亲王可远不如鬼子六那个亲王值钱。

后来奕誴成年后,父皇赏赐的宅子也不是在四九城之内,而是在四九城外,靠近万寿山昆明湖的东北面(大体位置在如今的清华大学)。

京城里奕誴也有宅子,但那是干爹醇亲王留下的,他并不喜欢,所以小五爷大部分时间都在城外过,尤其跟一些市井之徒还有三山五岳的好汉们一起玩。

值得一提的是,奕誴过去和老祖宗关系不错,和老祖宗的那些弟子们私交甚密,这在京师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奕誴也知道避险,在结交这些江湖朋友的同时,却小心的躲开了朝廷上的风风雨雨,从来没听说过他和那些大官们来往过密。

正是因为这种小心谨慎,再加上厮混市井的无赖样子,这才让他躲过了朝廷上的明刀暗箭,才没有人把他当成竞争对手。

在慈禧慈安还有奕譞奕?的心目中,这就是一个比较亲近的哥哥罢了,他的政治威胁度几乎为零,所以谁都不愿意跟他为敌,当然了也不会故意的去讨好他,那就是一个边缘化的王爷。

奕誴后花园的暖房里,巧手花匠在初春时分就能养育出盛开的牡丹,怒放的碗莲,满暖房向阳的一面全都是玻璃窗,虽说现在玻璃价格比以前便宜了不老少,但是这价格也相当不菲,为了这个暖房奕誴可是没少花钱。

今天凑在这里喝酒的都是一群老朋友了,也算是奕誴这几年发展出来的嫡系队伍,背叛华族的杨智,军机处的李拓还有总理衙门的老姜,旁边倒酒的是奕誴包养的女人胭脂虎。

“算出来了,算出来了!”王府养的帐花子,手里捏着厚厚一沓电报纸,吱的一声干了一杯美酒,兴奋的鼻子头都红了。

“恭喜王爷啊,贺喜王爷,杨爵爷真是神机妙算,这次江南钱票危机,到最后咱们赚了整整一千二百万啊!哈哈哈……”

吧嗒一声,正捏着胭脂虎的下巴喂酒的奕誴手里白瓷酒杯被惊掉了地上“多少?一千二百万?五百万的本钱就能赚这么多?”饶是奕誴王爷出身见过大场面,也没想到赚钱会这么容易,这么快。

杨智此刻正跟一只酱肘子较劲呢,啃的满脸都是油,李拓老姜他们看着杨智就跟看见了神仙一样,他们没想到杨智判断的如此准确而且赚的还这么多。

“老天啊!五百万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啊?就翻了一倍还多……”老姜手里的酒杯都顶到鼻子上了。

杨智把酱肘子往桌子上一丢“什么?才翻了一倍?是不是没按照我说的去做?我的计划至少能翻两倍到三倍之间啊……”

“怎么搞的?是不是江南那些笨蛋到最后关头胆子小了?”

杨智猜的还真没错,他准确的判断了肖乐天最后的胜利,也制定了一项大胆的计划,就是赌南票最后会赢。

小五爷奕誴在江南也有不少包衣奴才,他们在地方也有不小的势力,这次钱荒中他们逢低吃进,逢高抛出,到最后足足囤积了一千七百万的南票纸币。

抛出启动用的五百万本钱,这笔大买卖奕誴纯赚一千二百万!

可是没想到如此辉煌的战果在杨智的面前却成了胆小怕事的象征了,他居然想赚更多,这也太贪心了。

杨智万分痛心的说道“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就这么白白糟蹋了,太可惜了……”他说的没错,江南那些包衣奴才们虽然在地方上做官,但是眼界和胆量绝对是不如京师这群人的,在整个钱票危机中,他们虽然执行了王爷的命令,但是却处处谨小慎微。

很多次大笔吃进的机会都错过了,到最后战果仅仅定格在一千二百万。

“算了吧,一千多万也够干很多事情的了,王爷咱们得招兵买马了!”杨智一言既出,整个暖房内一片死寂。

在场都是奕誴的嫡系,小五爷也不不用装蒜直接开口问道“和解?你难道认为本王有不臣之心吗?”

杨智冷笑一声“现在就别说这种场面话了,未来三四年内大清国必定会有巨变,王爷不提前未雨绸缪,难道眼看着楼塌了吗?”

“看看这个吧!老姜刚刚送来的,肖乐天在江南已经取得了源源不断的财源,你们觉得朝廷还有后路吗?”

华族战争股票上市的消息,也是刚刚送到老姜手里的,别人还没分析明白里面的门道,杨智已经看清楚这里面的道道了。

“用股份和江南财富捆绑在一起,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合体,这招高啊!说实话,朝廷在江南已经没有棋可以下了!”

“肖乐天并不是个小气吃独食的人,这个股市一定会有一部分财富分润给湘军,一部分分润给陛下!他这是用利益捆绑多方势力,他这是要借江南的财富打远东这一仗了……”

“五爷啊!肖乐天聪明啊!他不造反,可是这一记又一记的阴招可是比直接造反还阴损无比,从现在开始,江南已经分裂成两个朝廷共管了!”

“明着的那个是咱们大清国,而暗的那个就是华族……可是你明知道他有这样的举措,咱们却无可奈何!这个肖乐天太善于合纵连横了,他不仅自己本身强大,勾连的势力还众多!”

“五爷啊,抛弃一切幻想吧,未来三四年内,大清必定有大乱!”

阴冷的口气和悲观的论调让在场的人都紧张了起来,奕誴坐正了身体恭敬的问道“乱从何处起?乱源在哪里?”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陛下亲政那一天,必将是朝廷相互摊牌的时刻,别忘了现在谁的手里有兵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