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7 我执的人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从来不想让华族的军队和传统完全割裂,他所指定的军规中保留了一些中古世纪军队的特点,有些看起来无意义的东西他也保留了下来,比如说祭祀。

华族军队每次战争之前都有比较简单的祭祀战神的仪式,琉球的战神庙里面供奉的不是某一名战神,而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影响力都非常大的军事家。

比如说孙膑、孙武、鬼谷子、蒙恬、乐毅、卫青、霍去病、李广、李靖、岳飞、戚继光……等等一系列的军事家。

如今的华族战神庙,已经越来越像战争博物馆的样子了,几乎每一名青史留名的名将、军事家都有独立的祭祀区域,也可以称之为展厅。

这是一种近乎于庙宇和博物馆的综合体,人们在这里不仅可以烧香祭祀以求心灵的平安,更可以深入展区去探寻每一名战神的人生经历,和那一段历史中所发生的一切。

保留住华族的尚武精神,这是战神庙的核心精神!

正是因为肖乐天有这样的构想,所以在华族军队中都允许各自的部队祭祀历代战神,在大战之前祈求胜利,这并不是迷信更象是一种激励士兵士气的仪式。

**的仪式感总能凝聚人心的,而人心士气则是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

致远号也不例外,虽然现在处于大海之上,但是依然能够找到一些简单的祭祀用品,足够丞相遥祭范儒的了。

三根清香,水果贡品,龙侍大和尚诵经祈福,中情局长王怀远亲自写挽联,项英下令鸣礼炮八响,这样的祭祀标准对于范儒来说已经算是超高的规格了。

肖乐天脱了军服换上家庭便装,以子侄的身份给范儒的灵牌磕了三个头,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突然长叹一声“没想到您去世的这么快,本来想让您见一见以后华族的一系列大胜呢,那样也能改变一下您心中的固执,可惜您还是没有挺住啊!”

王怀远在一旁看着厚厚电报纸小声说道“这上面写的很清楚,老爷子最后油尽灯枯了,还被媳妇和儿女逼着向老掌柜施压,他们逼着老掌柜帮着卖官鬻爵……”

“呵呵,当然不是咱们华族的官了,而是大清国的官!冥顽不灵啊,这脑筋难道是水泥浇筑的不成?局势已经到这样了,还幻想朝廷呢?”

肖乐天瞪了他一眼“小声点,载淳还在船舱里呢,现在还不是和满清撕破脸面的时候,说话都谨慎一点……”

这时候旁边诵经完毕的龙侍大和尚站起身来说道“没事,刚刚陛下说也要祭祀一下范儒,蔡璧暇帮他准备一些祭品,估计得一会才能上来呢……”

肖乐天长叹一声“范儒也是个可怜人哦,他那个家就是他的债,老婆孩子就是用他的老命向我老丈人相威胁,这是要榨干他最后一点利用价值……儿孙债,这就是儿孙债啊!”

“要不是如此苦苦相逼,恐怕虎妞的大伯还能多活一两个月也不一定哦!”

人们为范儒的死唏嘘不已,虽说对这老头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毕竟也有一层亲近关系,人死为大稍尽一下敬心也是应当应分的。

感慨之后王怀远说道“老掌柜电报中的提醒也是很重要的,范儒这类人并不孤立,在大清国内这样固执的人数不胜数,这将来都会是我们的阻力啊!”

坂本龙马叹息道“毕竟满清立国二百年,人民一代代的传承下去,心念的改变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肖乐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翻浪的海水好半天才开口“我们的事业为何如此艰难?其实在战场上击败敌人很简单,我们有无数种方法战胜敌人,可是我们将要如何战胜人心呢?”

“我们的敌人真的是明刀明枪的八旗绿营?还是船坚炮利的欧洲侵略者?我看都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人心……”

“从范儒临死前的表现其实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我们想要改变民心的时候,我们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满清朝廷,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心中所铭刻的人生记忆……”

肖乐天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说道“每一个人的思想价值观并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类的思想是有传承的,我们小时候听到的母亲的故事,父亲的教导,爷爷奶奶讲述的道理,这都是塑造我们每一个人性格的关键因素!”

“当然还有后来师傅的教诲,朋友的影响,以及家乡环境的熏陶!在人类成年之前,正是这些耳融目染的信息,最终塑造了一个人的基本性格,而性格一旦成型,这个人就会出现一种我执思想,来保护住这种性格!”

“知道我执是什么吗?就是自我保护,就是以自我为中心,严重一点就是自己完全正确,总企图改变周围的环境来适应自己的心,这就是我执!”

“当我们走上这条天翻地覆的道路之时,我们就会面对一场和民心进行永久战斗的不归路,我们希望改变他们的价值观和思想,就要和我执进行战斗!”

“我们战斗的敌人到底是什么?说白点吧,我们和那些人心战斗的对手,就是每一个自然人心中对父母,对祖先,对师长的那些美好记忆!”

“对于无数个范儒来说,你的观点如果是和他记忆中亲人的教导相违背,你觉得他会听你的还是听记忆中的爷爷、父亲的话语?”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谁会为了一个外人的道理,而去否定自己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还有师长、乡亲呢?”

“人家认识你是谁啊?凭什么要听你的啊?你说大清朝腐朽没落就是对的?靠,老子我就是不信,你就是胡言乱语,在我的心中大清国就是万万年,我就是要忠君爱国,我就是要给皇上磕头……”

“为什么呢?”肖乐天表情异常的丰富“因为那是他亲人从襁褓时候就教会他们的,人家不听爹妈的话,难道要去听你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乱逼逼吗?”

“哈哈哈……这就是人心啊!不想出一个解决这个障碍的绝妙法子,还想扯旗造反?还想改天换日?做梦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